第199章 镇压(1/2)

加入书签

  “他……是谁?”他话音一落,道门宗师这边那上清山出身,曾在山卫所那位宗师,便是豁然转头,望向崔朝远,眸中凝练万分,眼神瞪爆开口喝道,不过声音却有颤音。

  他没敢直接问墨白,而是朝着崔朝远喝问。

  崔朝远此刻却没有心情理他,只是双目神光爆闪盯着墨白一动不动,仿佛要看清他每一丝表情。

  墨白静静屹立,默zhaishuyuan默zhaishuyuan调匀了自己刚才面对围攻而陡然激荡气血。

  此刻闻声,他终于有了动静,他目光抬起,先望向了道门那三位师者。

  三位师者见目光望来,皆是神情一紧。

  墨白望着他们眼神犹如一滩死水,看不出任何情绪,但就是这淡漠,却令三位师者心中不断下沉。

  墨白移开目光,这才看向崔朝远。

  黑暗中,崔朝远在他目光望来一刹那,浑身师者玄光就猛一涨,可见他此时,心中有多么忌惮。

  事实上,没有一个宗师能够面对墨白无动于衷。

  不止因为他身份,更因为他是立斩师者性命而证道宗师!

  师者艰难,多少年也未曾听闻有因厮杀而当场至死师者,便是这场战争,也不过只死了两位师者而已。

  谁能言谁手段更高强,谁又敢视对方如无物。

  有一个人敢!

  那位少年宗师,明王!

  修行界,他在宗师境实力很恐怖,这没人敢反驳。

  而且就算没有他名声,崔朝远也不得不对他忌惮,因为他已经确认,自己曾与这人交过手,不是刚才,而是数月之前那个夜晚……

  “崔朝远!”墨白声音仍然那么清朗,只是看似只是嘴角轻轻张合,吐出声音却是仿佛在夜空中回荡,即便离很远,都可以轻易听清。

  这一刻,所有人凝神倾听这青年开口,没有人敢有丝毫轻忽大意。

  “那一夜曾警告过你,明珠城还不是你们可以为所欲为地方,你能侥幸逃得一次,算你命不该绝,但若是再敢出手伤明珠百姓性命,便让你上天无路,下地无门,你是忘了吗?”

  墨白声音淡漠而冰冷,在上空回荡不休。

  他瘦弱身形,无丝毫光泽闪烁,但话语中那不容置疑意味,却令人心神震颤。

  崔朝远浑身气息陡然激荡,一瞬间他恐怖气势,即便相隔很远都令人心寒。

  便是那道家三位师者,这一刻心中也不得不忌惮,他们知道崔朝远实力很恐怖,不但是货真价实以武入道宗师,更是曾在天下论道,力压群雄而扬名存在,极其难惹。

  想到这些,他们却更是对着敢随意对其生死威胁青年人心中震撼,这气魄就足以令人心惊。

  而且,其中意思自明,这青年人已经曾与崔朝远照过面,甚至已经交过手,并且曾败过崔朝远。

  崔朝远眸光凌厉,浑身劲风鼓荡不休,眼中凶光如箭,直射墨白,口中却雷音爆喝:“白长青……”

  话语到此,却突然一顿,眼中光芒更是暴涨:“不,你不是白长青,想不到,真是想不到,堂堂夏朝明王,居然会如丧家之犬般隐藏在明珠城阴暗角落里苟且偷生……”

  他神情紧紧盯着墨白,观察着他脸上每一丝动静。

  而道家那三位师者更是在他道出明王二字一刹那,腮帮子不自禁抽搐,同样盯着明王。

  其实已经能够确定了,但还抱着一丝侥幸,万一不是他呢?

  而四周无数暗藏人马,更是眼神一动不动,怕漏掉一点声音。

  墨白面色依然那么淡漠,并不为他提及明王二字,有丝毫动容,完全看不出他有什么反应,他声音再次响起,依然那样冰冷:“这数月以来,你还算识相,乖乖守在你主子身边再不敢放肆。但七日前,你曾雷音弯弓,箭伤明王妃,斩你蛮兵数十!你当知,你脑袋已经随时准备搬家,而今日你居然还胆敢出来兴风作浪,是真以为你那三脚猫修为能保命?”

  修行界也是一个世界。

  一个修行中人世界,这个世界比世间国度还要大。

  对修行中人来说,这个世界里有他们荣辱,有他们道行,有他们声名,也有他们所在乎一切。

  崔朝远除了是旗国人,他也是修行中人,而且是一个极为有成修行中人,在修行界中赫赫威名。

  三角猫功夫

  他或许可以容忍墨白羞辱旗国,但如此羞辱他武道,他忍不了:“狂妄!白长青,当日你不过趁不备,偷袭于而已,老夫纵横武道数十年之久,是你区区小儿所能放肆?”

  “上一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