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宣言(1/2)

加入书签

  一言不合,两名道家弟子被干脆利落斩杀。

  道门三位宗师眼神又惊又怒shubaojie盯着墨白,浑身颤抖不已。

  尤其是刘世元,再看着面前那张清秀面孔,心里更是仿若惊起了滔天巨浪。

  他咬着牙齿,嘴唇翕动,却不敢出声音。

  此刻脑海里回荡只有一个意念:“他怎么敢?”

  他确有资格怀疑墨白胆色,事实上,这天下虽乱,但他道门人却认可尊贵。

  就连这敌占区明珠,他们也敢来,便是战场上兵锋锐盛旗国,也因各种顾忌,而不敢轻易杀他道门弟子。

  可就在他眼前,那年轻人却是在他大义相压之下,毫不顾忌连斩两人。

  他真是明王吗?

  他就丝毫不顾及国朝与道门之间最后体面吗?

  他怎么敢?

  即便是宗师,他心境也难以稳住。

  但,此刻便是冲天怒shubaojie,他也只能满头冷汗忍着,再不敢置一言。

  只因地上只剩下最后一人,梅志峰!

  道门魁,上清山掌教真人之孙,梅志峰!

  在一个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敢杀人人面前,他们道门显贵,他们大义威严,他们至高武力,都将毫无作用。

  若因他再有丝毫动作,惹怒shubaojie了墨白,导致梅志峰被杀,那真人一怒shubaojie,便是他们三位已登师者,后果也将难以承受……

  “砰!”一声闷响。

  那被踹飞之人落地,毫无动静。

  四周暗藏人等,此刻也早已瞪大了眼睛,任凭心跳加快,呼吸粗重。

  这天下间是有规则运转,什么人是怎样身份,要达成怎样目,又该做怎样事,是有迹可循,在规则之内,大体上不应该偏离太远。

  而明王!

  一个消失了五年名人,骤一现身,便颠覆了一切。

  再没有人能拿规则往他身上套,没有人再能分析他是怎样人,怎样性格,他顾忌什么,又会做什么?

  墨白浑身依然冰冷,他站在这杀伐场,稳如泰山。

  杀了两名道家高足,他身姿却仍然笔挺,并无丝毫彷徨之意,脚步抬起,踱步而至那地上唯一躺着梅志峰身边。

  这一动作,令道门三位宗师心中愈加紧张,眼皮直跳不停,各个死死盯着墨白脚步,浑身那刺眼师者玄光骤然亮起,很显然,他们随时将用毕生功力,一击而至。

  所有人都能想象到,一旦墨白朝梅志峰动手,那这三位宗师必然将不顾一切狂。

  一旁崔朝远眼中也开始急剧闪烁起来,双目死死盯着墨白,就等待爆一刻。

  “咚!”墨白止步,停在了梅志峰身边,双眸再次抬起看向那三位宗师,出声音:“你算什么东西?上清山又算什么东西?不过区区一山野道宗而已,大夏立国数百年来,你们不事劳作生产,却能养尊处优,逍遥世外,你们可还记得,凭何如此?”

  三位道家宗师,听着墨白羞辱道宗,心中之愤怒shubaojie可翻江倒海,可以这么说,出道至今,他们也还从未见过有如此胆大之人,居然敢说上清山不过一山野道宗。

  要知道,他们可是道门魁,有真人坐镇天下啊。

  便是金銮宝殿之上帝皇,也不会如此口出妄言,梅真人若亲至宝殿,至尊也要起身相迎……

  是可忍,孰不可忍……

  可他们还是忍了,眼中冒火,但一看墨白脚边梅志峰,却又只能压着。

  数位宗师,愣是沉默zhaishuyuan不敢言。

  可他们不顶撞,墨白脸色却并未好转,反而声音陡然带着锐利杀意,高响在空中,传遍fanwai四野:“你们不事劳作,那是大夏百姓在为你们劳作。你们能得逍遥,那是大夏兵锋在流血牺牲护你们逍遥。你们能得尊贵,那是国朝赐予你们尊贵。即便是到了今日,大夏已是山河破碎,军兵喋血,百姓民不聊生之境地,百姓受冻挨饿却依然在为你们劳作,军兵缺甲少粮却依然在护你们逍遥,国朝事态艰难却依然敬你们为贵。凭什么?尔等可敢告诉,你们凭什么能得此待遇?”

  远处枪炮轰鸣,墨白话却在夜空回荡不休。

  没有人知道,墨白这番话到底传达给了多少人听。

  也没人知道,他们听了之后,又是怎样心情。

  但,毫无疑问是,随着这番话,这四周空气,却更加沉重了。

  道家三位宗师,已经有些忍不住了。

  道门不能被否认。

  “阁下!”刘世元眼皮直跳,望着墨白脚边梅志峰,终于还是开口了,但很明显他很克制,并不敢顶撞:“道门承天下功德,自也为苍生而修法……”

  “为苍生?哪个苍生?”他话没能说下去,因为墨白眼中光芒陡然亮起,让他感觉到了极致危险。

  “修法?修是什么法?”墨白话音不停,接着又逼问道:“丹法?世间多传,道门丹师神通广大,可度天下一切疾恶,更传闻你上清山执丹法之,有真人以丹入道,那你告诉,如今战乱,军兵百姓蒙难,尔等丹师可曾下山,为天下百姓除疾?”

  “武法,你上清山,上有真人在世,可千军万马中枭敌,又有师者数人,可乱军中斩敌将于马下,然,至今日,尔等杀得几名敌帅,又斩得几名敌将?再甚之,尔等就算灭得几名敌兵都行!”

  “器法,你上清山,更是一向贯绝天下,然如今蛮子野心,侵国度,数十万兵锋手持长枪短炮,凭兵戈之利杀军民百姓,非等军法不济,非等武力不堪,不过器械不如人也,尔等器法盖世,又可曾为兵马制得一件挡弹之甲,杀敌之利器?”

  “经法?尔等经传文章盛传于世,天下敬仰。太平时,尔等天下布道,一日间,国朝境内遍fanwai地道音,而等扬名立万,著万世根基,气魄震古今。然今日战乱起,为何不见上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