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疗伤(1/2)

加入书签

  天色还未明朗。

  这间小院中,阁楼里灯火却还亮着。

  林素音半靠在床头,姣好面容此刻却异常苍白,被子半遮盖住她身躯,沉默zhaishuyuan无声听着一个女子再说话。

  “后来遇到了蛮子,们就一路逃到了医馆,被父亲好友搭救,送来医馆治伤。”郑玲珑带着拘谨,慢慢讲述着她和她父亲出现在墨白这里原因。

  不是林素音开口问,而是她主动说。

  而她之所以在这里,是因为墨白封了林素音修为,甚至下手不轻,还限制了她行动,故而在离去之前,曾请她过来照看一下林素音。

  但她之所以主动对林素音说起与医馆关系,却并非墨白要求,而是她父亲在她过来之前仔细交代,一定要对林素音说清楚。

  其实郑玲珑并不傻,她知道这是为什么,虽然林素音说是在这里疗伤,但实际上当日情形他们看清楚,林素音根本就是被白大夫拿了人质扣押在此。

  都是京城人,而且她也出身望族,虽然从前并未和林素音有过太多接触,但林素音大概情况,她自然是知道。

  凤凰之命、天之娇女、明王妃、上清山道师之徒、南方势力自立为王林华耀之掌上明珠……

  如此身份,哪一个了得?

  即便她是望族出身,也难以和林素音相提并论。

  而就这样人,却被白大夫给拿下了,这事有多严重,只要不傻,都会知道其中利害关系。

  父亲让她主动说一说这些,是为了白大夫一旦有祸,他们或许能够不受牵连。

  说实话,她心底其实并不愿意这样,觉得这样不好,尤其是当初陈掌柜与她父亲去信时,所提到姻缘笑说……

  这次见到墨白之后,她心中难以平静。

  但是没办法,父命难违,而且事关全族之性命,她不能太过自私,她知道父亲也并非坏心想害白大夫,只是不想受牵连。

  解释完后,她看向林素音,见林素音面色还算平静,心中还是忍不住开口:“林……姑娘!”

  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只好叫声姑娘。

  林素音抬头看向她,轻轻点头,示意她说。

  先前她还曾怀疑这女子或许本就是墨白一系人,但此刻却觉得,这女子应该说不是假话。

  他们应该并无太多瓜葛,只是凑巧也来了这里。

  郑玲珑心里砰砰跳,脸上很紧张,低下头,轻声道了一句:“白大夫其实本性应该不是坏人。”

  林素音眼神微微一顿,明眸望着低头捏着衣角郑玲珑,有波光闪烁了一下,一直少言只是倾听她,居然开口道:“哦,为什么这么说?你们之前不是不认识吗?怎么知道他为人好坏?”

  “们之前都不认识,可在被蛮子追杀后,他却还肯冒着风险救们,而且还答应帮寻找哥,这不像是做坏事人。”郑玲珑想了想道。

  林素音沉默zhaishuyuan,其实说真,她也未必就多了解明王。

  当初其在京城恶名,早就随着他突然暴露少年宗师修为而模糊,谁敢说一个少年宗师会是庸才?

  修道,不止武力,没有一定智慧,不是心思通透之辈,又如何得道?

  林素音眉目微征,但很快却又皱眉。

  当年,初次见他时,他那无礼该死模样,至今仍然记忆犹新。

  今日,他喜怒shubaojie无常,突然过来给自己一掌举动,更难以称为一个心性好人吧。

  没有与郑玲珑争论,她也不是那个性子。

  也就在这时,窗外突然响起了一些声音。

  “林姑娘,可能是白大夫回来了,去看一看。”郑玲珑起身。

  ……………………

  ……

  一间地下密室之内。

  并排躺着三具人影。

  宁儿、阿九、陈掌柜!

  三人皆是昏迷不醒,墨白并没有时间去理会林素音,他此刻正在这间密室,神色深沉,眸子微闭,盘膝坐于阿九身后,双掌紧贴阿九后背,额头竟隐隐有白色雾气散。

  很明显,他在为阿九疗伤,看他神情之凝重,在医道之上他这种时刻绝对不多。

  而另一旁陈掌柜和宁儿,此刻身上却插着银针,仍然昏迷不醒,应该是阿九伤势最为紧急,墨白先行为他疗伤。

  想一想也是,阿九无论在武道又或医道,如何能与墨白相比?

  然,就是墨白当初动用此未伤敌,先伤己之术,都多年命垂一线,他又如何能够幸免,此术,墨白曾严令,非入死地绝不准动用。

  不过,好在是他到及时,在救下阿九那一刻,便已施法,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