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明王的道门势力(1/2)

加入书签

  墨白沉着脸起身,再未多花,直接一掌印出。

  而感受到威胁铁雄,这一刻竟悍然抬头,一拳直击而上。

  这一拳,黑光大盛,不再是方才那般明灭不定,仿佛已经突破障碍,登师者位!

  然而!

  “咚!”

  一声轻响!

  拳掌交接,只是一声轻响,完全没有他们出拳出掌时威力。

  并没有多大动静,但铁雄周身黑光,却骤然隐去无踪,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人已倒飞出去。

  “轰!”他撞在墙上落地,这一次声响大了。

  “六爷!”伴随着这动静,门外一道中年人声音响起,并不激动,也未破门而入,只是请示。

  “进来!”墨白望了一眼趴在地上,似乎才情形过来,有些懵铁雄,直接转身,同时嘴里喝道。

  门开,一个遮脸汉子进入屋内,先是打量了一下屋内情况,却见墨白依然盘膝坐着,为阿九疗伤。

  目光偏转,看见趴在地上铁雄,眉头微微皱了皱,但并没多说什么,只是再次冲着墨白恭敬一礼:“六爷!”

  “将他带下去,和梅志峰关在一起!”墨白闭目,声音低沉道。

  “和梅志峰关在一起?”汉子一怔,又看向铁雄,明显不解。

  很明显,他将梅志峰一带回来,先行带着阿九和宁儿回来铁雄便了疯,非要杀了梅志峰不可,他奉命带回,自然不会让铁雄得手,可铁雄不依不饶,最后六爷回来,才摆平他,如今竟然要将他们关一块,那梅志峰还有命活……

  而一边铁雄此刻已经清醒了过来,墨白这一掌不轻,否则也不可能将他一掌便干趴下,浑身好似闪了架一般。

  他能忍住疼,却不得不为墨白这句话而惊,抬起头看向墨白。

  墨白闭目,但仿佛知道铁雄在看向他,声音严肃开口:“如果你一定要杀他报仇,那你就去杀,不再拦你。杀完他,若不解气,你也可杀,宁儿是派出去,她受伤是元凶,你杀报仇无可厚非,只是就凭你现在实力,恐怕还不够。杀了梅志峰你就离去吧吗,至于宁儿,还是留在这,等哪一天你能有本事来杀,你再来将宁儿带走。”

  铁雄脸色大变,立刻挣扎着爬起身来,跪倒在地:“六爷,铁雄绝非背主之人!”

  墨白眉心微紧,刹那又松开,没再多说,只是轻声道:“带走!”

  “是!”那汉子当即拱手应命,随即二话不说,上前一把提起铁雄,转身便出了门。

  铁雄并未反抗,只是嘴角微颤,最后目光望着躺在那儿宁儿,咬紧了牙齿。

  并不远。

  这一片地下早已有了布置,数间密室相连,梅志峰也被关在这地下一间密室之中。

  门被打开声音,让披头散,犹若惊弓之鸟梅志峰刹那间朝着墙角退后。

  “进去吧!”门外传来声音,让梅志峰骤然色变,他听得出来,正是那位将他擒回来师者。

  铁雄深吸一口气,走进密室中,目光抬起便是梅志峰身影,几乎刹那他浑身被墨白拍散黑暗气息便再次凝聚。

  而梅志峰一见,竟是就在方才非得宰了他疤脸之人,更是吓面无人色,口中大叫道:“你们把他带来干什么?让他出去,快,让他出去,他若杀了,你们全都得死,一个也别想逃。”

  真人嫡孙身份,已是作为阶下囚他,唯一保命武器。

  可没人理会他,外面汉子盯着铁雄:“恕多嘴一句,能得到六爷倾力培养,是你莫大福气,莫要辜负!”

  铁雄眼中又有清明一闪,他咬着牙,身躯颤抖转身背对梅志峰,看向了门外汉子,声音低沉:“你是什么人?”

  虽然此人遮着脸,但铁雄却能肯定,今日之前,自己从未见过此人。

  而且此人竟然是一位师者,他却不知。

  “像你这样实力,六爷如果想要人做事,随时都会有很多人求着上门应召,所以莫要以为六爷没了你不行,你应该想清楚,不要凭着六爷对你恩泽而一再忤逆,身在福中不知福。”汉子并未回答自己是谁。

  门关上,他声音渐渐远去。

  铁雄慢慢低下了头,久久未转身。

  而他身后,梅志峰一张脸早就煞白……

  ……

  不知过去多久,墨白睁眼,阿九依然闭眸,只是脸色却已再次升起一抹红润。

  “呼……”墨白缓缓吐出一口气,伸手擦拭了一番额头汗珠。

  不敢休息,便再次为宁儿和陈掌柜施针诊治。

  他们两人一个剑伤,一个枪伤。

  却都还好,不似阿九那般垂死之症,虽看着吓人,但在墨白手上,却并非大事。

  施针完毕,三人皆还未醒,墨白再为他们把脉,已然度过危险期,生机平稳。

  只是宁儿稍麻烦一些,她今日以死相拼,已到了极限,经脉受损不轻,需要好好调养。

  “也不是坏事!”墨白望着小丫头苍白脸,眼里同样闪过了一丝心疼,但随后又摇头轻语:“论武道天资,你比你兄长更为出众,这几年,你虽玩玩闹闹,但修为实际上却已经不弱了,可空有修为,却不知应用,经历了这一战,你宗师之路将指日可待!”

  墨白说着这番话,眼里却反而并不庆幸,有深深地无幕闪而逝。

  最终,他摸了摸宁儿那被剑斩过后留下一头短,摇了摇头,轻叹一声,转身出门。

  “宁儿,不是六爷狠心,让你去历经生死。过去几年,你性子灵动,贪玩,也由得你去,曾想,你那家仇有你兄长,他不行,还有,可以护得住你,你便是就这般悠闲一生,也没什么不好。但今时却已不同往日了,战事来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