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可歌可泣(1/2)

加入书签

  太元门老道,眼见除自己之外,明王麾下此刻居然又出一师者境。

  这一幕,几乎让他刹那心神失守,震撼非常。

  虽然他们确投效了明王,并未有异心,但正如墨白所说那样,他们还做不到如铁雄等人一样,为兵为将,身为道门人他们,心中自傲始终都是存在。

  从一开始,他们慑服于明王手下,并不止是因为敬畏,更多是出于利益考虑。

  当今道门一百零八山,虽然在民间同样都是显赫非常,但实际上在内部,却等级森严,上者衡上,下者衡下。

  从黄庭府弟子不打招呼就干死了他们人,他们也都只能忍了,憋屈了事,就可以看出这一点来。

  明王出现,毫无疑问给了他们野心飞腾,改变如今格局希望。

  不仅仅是靠着明王指点,自身修为提升,更是想让整个太元门都一跃而上,有朝一日能显赫道门之内……

  正是如此,他们才投效在了明王麾下,潜心用命。

  说白了,在他们心中,他们所希望局面,不过是将自己变成上清山而已,并非同意改变如今道门与皇室互相礼敬格局。

  在这一点上,墨白并没有看错,今日老道听了墨白一番话之后,也是陷入了纠结之中。

  他当然是希望在明王身边办事,他师者境便是明王助力,当然希望能更加得明王信任,能如视铁雄等人那般也视他为心腹那就最好不过了。

  只要明王肯给予他大力培养,他相信自己在道法修为上定能更进一步。

  然而,明王表态了,他可以给他们太元门想要,但却不能再以如今关系格局,他要是臣服,彻底臣服,如兵将一般,一声令下便不得商量臣服。

  再也没有如当今道门一般,可以想战或不想战,有只是命令一至,便只能赴命。

  这和太元门想法绝不一样,所以他纠结,也不知师门中最终会如何抉择。

  事实上,他们是有所自恃,一直以来,包括他在内,太元门高层始终都以为,明王殿下始终有出山一日,到那一日,明王必然还是需要他们效力。

  因为明王麾下,铁雄一众人等,在实力上远远不能跟他们相比,明王未暴露之时,或许还用不到太过高端武力,然而一旦出山,那必然要高端人手,到那时不选择已经投效了明王他们,还能选择谁?

  可是……

  就在刚才,一位师者无声无息就出现在了这里!

  “是谁?”那道玄光早已消失不见,而老道久久不能回神。

  这一刻,他心中陡然急迫了起来。

  有其他道门势力也早已被明王慑服了吗?

  之前他曾嘲讽过铁雄,自恃甚高,却根本不知明王深浅,当真以为明王无人可用了吗?

  而此刻,他却真实感觉到,或许自己才是该被嘲讽那一个。

  明王深浅……

  他嘴唇颤抖着回过神来,眼神急转,最终眼中彷徨一定,牙关一咬,转身身谢闪,很快消失。

  不一会,便见他手中已经拿着一封书信再次出现在地下密室,早有一个黑衣青年接替他守在了密室门前,见他到来,起身行礼。

  他招招手,待那弟子走至面前,面色慎重至极将手中书信交予他,同时低声郑重道:“马上将此信通过应急渠道,以最快度传回师门,一定要交予掌教亲启,事关重大,万万不能有丝毫懈怠!”

  那弟子脸色一肃,接过信函,呈道家礼,应声:“请师傅放心,弟子遵命!”

  “去吧!”老道再次深深看了一眼他手中信,点了点头。

  望着弟子飞奔离去,老道深吸一口气,眼中却还有担忧,嘴里喃喃:“爹,千万莫要行差踏错,明王远比们想象还要……深不可测!”

  ……

  老道误会了。

  6寻义出现,让他认为已经有其他道门早已投效在明王麾下。

  突然之间有了强大竞争对手,这让他骤然失去了心中底气。

  再不敢有丝毫耽误,深怕就此错失了得明王信任机会,连忙快马加鞭,将明王意思传回师门。

  他误会了!

  事实上,明王潜伏期,最担忧就是暴露身份,怎么可能一而再向道门势力暴露?

  不过这也不怪老道会误判,实在是师者不易。

  便是他,身为太元门掌教之子,都年至五十许,却始终差之一步,证不得师者位。

  还是靠明王提点,又赐予丹法,再苦修年许,才终于得以迈出这至关重要一步。

  而明王麾下这些人,并没有哪一个是半步师者,就算明王想提拔,也不可能凭空变出一个师者来。

  那么这突然出现师者,自然便是某道家山门人了,与他一样遮面,似乎从身份上更加证明了这一点。

  …………………………

  …………

  很明显,老道错了。

  墨白在道法传承上底蕴,远非他所能想象。

  师者,确不易,但对墨白来说,或许也未必真就那么难。

  虽然,墨白前世所身处时代,并不如当世这般道法宏昌,又因身体缘故,并未亲身试法,按道理来说,他底蕴,应该是不如当世各大道门那般强大。

  但别忘了,当世道法虽然宏昌,千年不断传承,但一百零八山之间门户之见又有多么森严。

  各家均有妙法一二,却无不深藏自家,严防丁点泄露。

  这般情况下,就算道门盛世,又有哪一家能比得墨白独自肩扛一个世界渊博?

  恐怕便是当世真人,论及道法修行底蕴,都难忘墨白之项背。

  更何况,墨白还有一个在末法时代都成就了无上真人存在师尊亲力教导。

  末法时代成就真人,无需赘言,便可想象其强大,远非当世真人所能比拟。

  墨白得其真法,又走三山,过五岳,览各家精髓,师从天下,其于修行一道,还如何能差了?

  道法、丹法、战法、秘法……

  曾身不良于行墨白,无法专一道而精炼,却也正因为此,而给了他深研万法机会和时间。

  这数年来,墨白自身未达宗师!

  并非对他而言,宗师多么艰难,纵是前世,他也曾十数年便已宗师在望,那还是他身体不良于行。

  而今朝,这道法宏昌时代,五年而至宗师,背负着一个世界传承他,真并非不可能。

  只是他并不着急,就算非师者位,也能自立众师者间,不弱于人!

  不入师者,不过是……所图太大!

  所以,老道错了。

  五年,墨白麾下要有师者,并不一定只能靠道门。

  他自己便可以办到,甚至6寻义早在一年前便已证师者位!

  而五年前才重新恢复根基铁雄,也不过短短五年之间,刚才便已在密室之中,要一证师者位。

  只不过,墨白强势将他进阶之路打断了而已!

  事实上,若非对铁雄期望甚高,这数年悉心培养,凭借铁雄天资,当真只是想让其与其师兄一样进阶,也并非就做不到。

  当然,这些足以震撼整个修道界秘密,暂时还是不为人知。

  明王命6寻义遮面,显然他也没有将之立即公布天下打算,只不过6寻义先前回头与老道对视一眼,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此刻墨白却是没有心思关注。

  一夜未眠他,神色安静坐上了一辆黄包车。

  街头巷尾,依然再次聚集了早起奔命百姓。

  生活在乱世人,韧性之强大,很令人震撼,他们中很多人脸上都还残留着惊惧,很明显,昨夜骚乱,他们也曾察觉,甚至许多都曾一夜未眠,然而,到了天亮,他们还是得为了生活,而重新出门踏入这不安世道。

  黄包车一路七弯八拐,很凑巧,这辆车总是可以避开各处蛮子探查。

  最高级别戒严,毫无意外来了。

  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