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铁雄的师兄弟们(1/2)

加入书签

  巍峨宫殿门前。

  张邦立以及一众兵士早已下马,排成队列,站在门前,目视着那正缓缓停在宫门前汽车。

  经过刚才明王府前一幕,此时这里气氛很是微妙,至少张邦立脸上难堪依然还在持续着。

  他望着那汽车,本来应该上前几步,打个照应,但这一刻,他硬是宁愿失礼,也不愿意再往墨白身边凑。

  车子里墨白显然并不在意这一点,踩下刹车,并不回头只通过反光镜,看了一眼铁雄,轻声道:“都记住了吗?”

  镜子中,铁雄神色端正,深深点头道:“六爷放心,您交代,属下定全力以赴!”

  “好,下车吧!”墨白反倒显得比他要轻松一些,嘴角微微浮起一抹笑容,轻轻点头平和道。

  铁雄也不多言,对着墨白点点头,便推开车门,随即绕到驾驶位,为墨白打开车门。

  墨白下车,目光随意一瞟前方站着张邦立等人,随即,便在张邦立脸上停留了下来。

  几乎瞬时之间,现场刹那便尴尬下来。

  兵士们毫不犹豫垂下目光,秉住呼吸。

  而张邦立眼看着明王那挑衅目光,那心头好不容易才平息血液,立刻便是不受控制再次狂飙。

  “咳咳咳……”老脸通红之下竟是一抬衣袖,不顾大庭广众之下,剧烈咳嗽起来。

  不过还好,墨白似乎已经懒得再和他这废物多费唇舌了,随意一转头,当着众人面对铁雄道:“好了,你回去吧,去给本王狠狠收拾护卫队那帮废物,竟敢让本王受伤,哼!”

  “是!”铁雄当即躬身应道。

  而墨白则是一甩衣袖,威风至极朝着宫门而去,只是他那身体或许实在太过单薄,一阵微风吹来,他便不由自主微微一晃,凭白让这威风看起来,多了几分滑稽。

  不过,很显然,他自己似乎并未意识到这一点,嘴角微微上翘来到张邦立身边,眼神斜睨他一眼,轻声哼了一句:“张大人,可还以为本王好欺否?”

  张邦立望着墨白那双满是瞧不起眼神,强自按住自己心绪,最终低下头:“卑职不敢!”

  墨白嘴角一扯,随即脑袋一抬,一挥手:“进宫!”

  待墨白身影走入宫墙,张邦立缓缓抬起头来,面色已冰冷一片,又缓缓平和,随着明王步伐入内。

  这一刻,他并没有想过去看一眼他身后那小小护卫。

  铁雄孤零零站在宫外,一抬头,是那威严四射红瓦金砖。

  今天对他来说,真不平静,有太多不理解。

  他不知道六爷为何会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也不知道六爷在这皇家之地,怎会有大难临头?

  而且,六爷明显已经是被逼到了墙角,不得不利用这种方式才能与他交代事情,可见情势之紧急!

  铁雄站在这里,眼中思绪流转,最后转身,很快消失在这宫墙之下。

  但他背影中,却是有一抹淡淡惆怅若隐若现。

  那是为妹妹宁儿在担忧,若六爷有事,她好不容易才过上几天安宁日子,怕是又要失去了。

  但无论怎样,他是重信之人,既然答应了六爷,那么便是舍了性命也绝不食言。

  并没有直接回王府,他在市井中穿梭,身形连闪,眼神沉稳,却又有一道道精光四射,小心注视着身边一切情况。

  连续绕着数条街道观察,直到确定没有问题之后,天色已经微微擦黑,而就在这黑暗中,他快闪身消失。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这句话,无论在什么时代,什么地方,都绝不是笑话。

  平京城,这座繁华当世威严城池,也同样摆脱不了这种情况。

  低矮房舍,草草搭建窝栏!

  路边上,光着身子孩子们正在垃圾堆里翻找着能够下咽食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