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将功折罪(1/2)

加入书签

  正堂。

  杜先生沉默zhaishuyuan坐于厅堂下方位,面色清淡,一言不。

  在她身后则是青年社一众人等,各个脸色难看,目光不时扫过坐在上三位道门宗师,以及数位站立在他们身后道门弟子。

  更远处门外,一队对青年社卫士早已火枪在手,围聚在周遭目光炯炯观察着正堂内形势,只待堂内有丝毫异动,他们将毫不犹豫冲进来。

  很明显,这里气氛并不太好。

  有紧张气息在空气中弥漫,随时可能剑拔弩张。

  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很久,自从道门人再次登门,便已经是这样。

  “鹃儿,外面形势想必你也应该明白,如今蛮子大部兵马就在门外,只待一声令下,便将立刻兵锋所指,将你这里夷为平地,他们此刻还未动手,你莫非以为是他们怕了你这些乌合之众不成?”洪震乃是黄庭府宗师,目视着青年社一众人等毫不掩饰敌意,他心里很憋屈,沉着脸开口。

  杜先生身后一众人闻言,脸色当即便是越难看。

  尤其是杜府管家,早已怒shubaojie急,此刻闻言,再也不顾及什么宗师不宗师,长辈不长辈,直接一瞪眼,手指洪震鼻尖,愤怒shubaojie道:“听你这话意思,莫非咱们还是靠着你们保护不成?真是不知所谓,若非你们这些人,杜先生岂会被围困于此?洪震,你好歹也是被称为德高望重武道宗师,没想到你功夫不怎样,把这张脸不要了,倒是可以无敌于世!”

  “区区蝼蚁竟敢对本座大放厥词,找死!”如此大辱,洪震当即须劲舞,大怒shubaojie之下,身形化作残影,便要一巴掌拍死了这管家。

  “砰!”一声茶杯落地脆响。

  管家身形陡然后退,杜先生已站在他面前,直面洪震掌风,目光冰冷。

  洪震骤然急顿身形,掌风震杜先生衣炔飘飘,却终是没敢落下,面色铁青望着就在面前站笔直,双眸冰冷望着自己杜先生。

  “怎么?不是要杀人吗?你动手啊!”杜先生面色清冷,声音平静。

  洪震面色青红交加,但目光一扫门外刹那之间便一眼望不到头人马,以及他们手中横指火枪,深吸一口气,一甩衣袖,负手转身,口中冷哼道:“杜鹃,你受山门恩德,却一再忤逆师长,本座本当对你施以惩戒,以正门风,但念及掌教师兄吩咐,会亲自处理此事,本座便暂且饶你一回,望你好自为之!”

  话一说完,他大步流星,重新回到座位落座。

  “杜先生!”管家面色怒shubaojie急而通红,在杜先生身后,声音中带着深沉怒shubaojie意,低沉请示道。

  如今此地已乃险峻万分之地,外有蛮子围聚,内有道门人手,杜先生安全已经岌岌可危了,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拼死一博,全力护杜先生突围。

  身为一省之巨头管家,岂是一般小混混可比,当真起狠来了,岂能被洪震吓住?

  杜先生面色却并无太大变化,眼中却一闪,但还是微微抬了抬手。

  “是!”管家只能应命,转过身对着门外之人挥了挥手。

  一众人手,目中凶光毕露盯着洪震,慢慢退开,再次恢复刚才局面。

  杜先生负手转身,就立于厅堂之中央地界,目视远方,轻声开口道了一句:“天亮了。”

  声音不大,却令满室中人,面色都不得不变。

  道门中那几位宗师更是立刻眼神波荡,面色沉骏下来。

  杜先生转身,目光再次放在三位宗师身上,声音依然不大:“诸位,天亮了,你们也该走了。”

  “鹃儿!”这一次,是刘世元开口,只见他面色深沉,眸光却很亮:“你虽然并非出身上清山,但与你师尊交好,也曾听他数次提起过你,每每都赞你天资聪敏过人,乃不可多得之才。”

  杜先生闻言,并不出声,只是淡漠看着刘世元。

  得不到半点回应,刘世元也没法作,只能忍着怒shubaojie意,继续道:“之前你可能与山门之间生了些误会,但相信,以你师尊道行定不会看错人,今日等来此……”

  “明白,你们来这里,是因为遇到了危险,所以来这里寻求保护,希望在道门援兵赶到之前,能够用手下人命为你们拖住明王,以保得残命,然后再将一脚踢开,去承担抵抗国朝明王罪名。”刘世元话并没说完,杜先生便已经替他说下去了。

  静!

  刹那间,三位宗师便是修为高深,也是忍不住胡须乱颤。

  太直接了,简直丝毫颜面都不留。

  “刘世元、洪震、张连江。”杜先生并不管他们反应,目光依然清淡,嘴里很自然直呼三位宗师名字:“三位,你们都是高高在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