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谈(1/2)

加入书签

  失望?

  墨白眼神有波动,却终是慢慢摇了摇头。

  他放下茶杯,微微沉吟,转头看向跪地伏铁雄:“确有些失望,但却并非因你不遵命令。”

  铁雄闻言,抬头看向墨白。

  墨白伸手拿起茶壶,又取出一只茶杯,放于侧位,将其甄满,轻声开口道:“过来坐!”

  铁雄抬头,望着墨白替他甄那杯茶,眼神却是骤然波动,这一刻竟硬是不敢起身。

  墨白回头,看着他苍白而又惨然面孔,微微摇了摇头:“这是茶,不是离别酒!”

  话音刚落,就只见铁雄眸光陡然一晃,随之亮起,看向墨白:“六爷,……”

  “过来坐吧,有些话,很早便想与你谈,只是……”墨白说着又一顿,微微摇了摇头,端起手中茶,喝了一口:“算了,说来话长,起来吧,坐下谈!”

  铁雄总算是放下了心中惶恐,在明王身边已经五年。

  这五年,他早已彻底归属于明王府,这里便是他家,如何能接受以王府罪臣身份被赶出去?

  他心中杀意滔天,然而却硬是背对梅志峰而坐强忍杀意,不是怕被明王责罚,而是不愿,不愿多年恩义,就此于今日了断。

  正如墨白所说,他们两人之间,并不是简单主仆之别,共患难过,都对彼此有莫大情义在。

  “是!”铁雄起身,对着墨白一礼,终还是在墨白身边坐下了。

  墨白并未对他请茶,待他稍稍平复心绪,才轻声开口道:“明知你与王妃之间恩怨,却依然去救了王妃,并且一连数日,并不与你提及当年恩仇,将你这刻骨铭心仇恨置之不理,你怎么想,又打算怎么做?”

  声音虽轻,但听在铁雄耳里,却还是让他骤然色变,几乎下意识他就要站起身来,墨白却一抬手,阻止了他。

  “无妨!”面色平静再次举起茶杯,将茶饮尽,看向他道:“宁儿之事,当年便是因而起,与林家这份仇怨,不止你没忘。她虽是王妃,但从当年至今,你对她仇恨,从未隐瞒过,你应当清楚,若介怀此事,不信任你忠义,岂会数次将性命都交托于你手中?所以,你不用忌讳,这件事也终究是要解决。”

  铁雄闻言,微微沉默zhaishuyuan,有些事,他能放在心中去想,也未曾隐瞒民王,但并不代表,他就真能够毫无负担说出来。

  不过,他终究不是那种怯懦之辈,同时他也知道,如果今天不说,今后将更没有机会说。

  终于他还是开口了:“六爷,这么多年来,能够得您信任,对您,心里绝对只有感激。您是知情,当年家破,带着宁儿历经生死,颠沛流离,在初时,确满心仇恨,一腔热血要为家人与众师兄弟报仇雪恨,纵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这种生活一过便是数年,直到那一天,看到年幼宁儿为了不让挨打,哭着自愿被抓走,当时那种心痛与惊恐,远远越了仇恨。”

  墨白点点头,当年事,他确早已清楚。知道他说是那一日他救下宁儿事情,闻言轻声道:“所以,从那时起,你觉得保护宁儿与你那些师兄弟性命,要远比报仇重要,救下宁儿之后,你才会愿意去王府为奴。”

  “是,当年们师兄弟曾饱受官家欺凌,但当您救下宁儿之后,却还是决定了,只要能让宁儿安好,只要能让师兄弟们不再为了们兄妹而死人……”铁雄此时说平静,但墨白能想到,以铁雄秉性,在当时他双膝跪下,自请为奴时候,是经过怎样挣扎。

  当年墨白看不出来,可如今墨白回忆起当年救下宁儿那一幕记忆,他脑海中却浮现铁雄咬紧牙齿跪倒画面。

  “后来,有了您照拂,宁儿不再面黄肌瘦,每日里惶恐不安,逐渐她开朗起来,活很好,也因为在王府当差,总算能够照拂一下师兄弟们,不至于让他们为了一个馒头而担负着危险出门寻活计,您恩德,铁雄曾誓,今生但有机会,定当以命相报。”铁雄低着头,沉声道。

  之后,他也确是这么做,明王府遭劫,他最终不离不弃。

  墨白拿起茶壶又倒了一杯茶,没有出声。

  他知道,铁雄在说,他能够放弃一切仇恨,心中仅剩下却是对宁儿守护。

  他能够体会到,当连这最后守护,也难以周全时候,会有多么绝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