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当年旧事,有恩当报!(1/2)

加入书签

  铁雄并不隐瞒,将事情讲了一遍fanwai,诸人静静听着当听到铁雄讲述当晚事情。

  这件事在权贵阶层已不是秘密,但对于他们这最下层人来说,却是没有渠道得知。

  “上清山?”当听到铁雄与上清山人交手之时,众人无不脸色大变。

  “各位不用担心,道基已废,完全只凭硬功夫招架,他们察觉不到痕迹。”铁雄沉着道。

  众人闻言,都是沉默zhaishuyuan下来,现场气氛有些低落起来。

  铁雄继续讲述当晚情况,说到了自己被抓起来,拷打了一番,诸位师兄弟面色顿时愤然。

  “师弟,早说过,这王府不是久留之地。”

  “哼,好骄狂性子,竟因此事拷打于你,简直混账!”

  “这官家几时又分过是非黑白,等如今落到如此地步,不正是因为他们吗?”

  “师弟,那明王秉性,们就算市井之中也常听说其为人甚是跋扈,绝非善类,此次你便差点出事,看还是趁早出来,如今也已有半年太平,看,们还是趁早出京……”

  “是,师兄,知道你都是为了们,当年宁儿被抢走,你便是为了们安危着想,眼睁睁看着宁儿差点进了火坑。如今,不论如何,们是绝不会再拖累你了,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已,各位师兄弟,没有人贪生怕死,舍不得这条命。”

  铁雄见诸位师兄弟义愤填膺,长长吐出一口气,摇头道:“大家先不要急,今天过来,正是有一件大事和诸位商量。”

  “师弟,啥也不用说了,咱们连夜便走……”有人是急性子,当即便是喝道。

  “郝军!稍暗勿躁,听师弟说!”大师兄拦住他,沉声道。

  再次安静下来。

  铁雄微微沉吟之后,沉声开口道:“从铁家被灭,众位师兄弟不离不弃,一路相随护兄妹从州府上京,只为讨个公道,岂料一路只遇官贼勾结,求告无门不说,更被官家爪牙追杀到亡命天涯,无落脚之地,更是连累数位师兄弟丧命,如今更是被逼走头无路,不是诸位师兄弟连累了,而是铁家连累了诸位!”

  “师弟……”大师兄手扬起,打断他道:“师弟,等数人,均是蒙师父收养长大,与你可为弟兄,同生共死报效师恩,乃理所应当,何须多言这些无谓之事?大家之所以提议离开,只是不想你在王府犯险,若一遭不慎,你和宁儿出了差错,等将来如何还有颜面见师傅师娘?”

  此言一出,诸人均是点头,没一人眼中有半点彷徨。

  然而正是如此,铁雄才心中愧对多年,微微沉默zhaishuyuan之后,点头道:“好,不再说这些,大家都知道,虽然官家无道,但当年,不忍一时之气,结果导致宁儿被一恶霸抢走,等含恨无力之际,却是受了明王大恩。”

  说到这个,纵使是满堂七尺汉子,也不由得眼眶红,拳头握紧,牙齿紧咬,愤恨憋屈之情,一望可知深刻。

  这件事,可以说是众位心中无法弥补之痛,当年,众人历经数年上京,本欲见天家伸冤雪恨,但岂料这惶惶天下,却突然开始动荡不休,不再太平,众人心中哀痛,预感到天家也靠不住了,但却还是抱着心念一试,岂料,才刚刚露面,连官府都未踏入,便遭遇劫杀,随后更是令人愤然,竟被官家认定为流匪,四处追杀,只将他们撵上天无地入地无门。

  最终流落至者鱼龙混杂贫民窟之中,勉强度日,然而,可以躲却不能不吃。

  无奈之间,众人只有乔装打扮,分开出去找活干,却有一日,铁雄出门,被一恶户欺凌,做工无钱,这可是一众兄弟饭钱,铁雄不能不要。

  却不想一场冲突之下,铁雄愤而出手,伤了主家人,主家倒是注意影响,没有报官,却是没有放过铁雄。

  硬逼他赔偿,他哪里能赔得起钱,却有一共同做工之人心思极坏,为讨好主家,竟告知主家,铁雄有一妹子,生极好。

  而那时,铁宁儿才堪堪九岁,哪里能说生得极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