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太元门归心(1/2)

加入书签

  “嗨!”

  “砰!”

  “嗨!”

  “砰!”

  “嗨,砰!……”

  从清晨天还未亮开始,宅院中便只听一声声闷响有节奏不断传来。

  一直到此时,都已经天明日高,足足快有两个时辰了,这声音都还未歇止。

  寒冬腊月里,墨白赤裸着上身,大汗淋漓,一腿屈膝前弓,另一腿笔直斜立于后,身朽前倾,脊背斜上对日。

  而他身边,正有两名青年,同样汗水已然湿了衣襟,满头大汗,却各自手提着一炳布锤,各立于墨白腰背一边,不间断挥动手中布锤,直直朝着墨白腰背砸下。

  那一声声令人心惊闷响,便是出自于此处。

  老道就站在约莫十米远地方,依然蒙着脸,一双老眼却盯着那不断被击打场面一动不动,嘴角不时抽搐一下,但眸光却很亮,仿佛要看出这其中到底有什么深意一般。

  这场面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见到了,自三日前开始,每日清晨便定会出现这一幕。

  但就是看了三日,老道却仍然眼中疑惑,实在难以看出这其中到底有何奥妙。

  因为这很明显,就是硬抗击打而已,要说起来,也可算是凝练真力法门。

  到了师者境,总会需要选择一门精妙法门来继续锤炼自身真气,以增强修为。

  但老道实在搞不懂,墨白怎么会用这么……

  迂腐!

  虽然不相信,但老道还是忍不住要如此形容墨白这抗击打法门。

  若非前方那人是墨白,他眼中深不可测墨白,要是换了一个人,在他面前用这种法子锤炼真气,他必然要嗤之以鼻,讥讽一句“白费功夫!”

  其实啊,倒也不是说这么做无用,毕竟布锤如此不间断击打肉体凡躯,光凭血肉是肯定扛不住,必然要运行真气硬抗,在不断击打之际,真气自然也在不断炼化。

  但这种法子实在是太傻了,哪里比得上一门精妙拳法或者剑法那般运行彻底,还能锤炼经脉,精炼技法,早日踏上真力化形逍遥之路。

  说句不当听,似这种锤炼之法,一般只是没有天资凡人,横练外功,铸就体魄时所无奈用之。

  “不可能啊,绝不可能如此简单,定有奥妙在其中,定有……”老道心中不断提醒自己,双眸在疑惑中,观察越来越仔细。

  其实啊,在之前他是不敢这么打量,修行界门户之见不是开玩笑,偷师乃是大忌。

  然,今日他却实在是忍不住了,又加上连续几日,墨白便在这露天习武,又并未有遮掩之意,他才敢如此放肆。

  但直到,那最后一声闷响响起,墨白开始收功,他都只能无奈,实在是啥也看不出来。

  难道这真气护体,还需要运行什么特定经脉不成?

  谁会这么无聊,创这无用之功?

  毕竟,谁难道还会在斗法中,站着不动让人打不成,需要练这劳什子功法?

  要是真毫无抵抗之力,只能挨打,那就算炼了这个,最终也只有败亡一条路啊,何必炼这费力不讨好鸡肋功夫?

  修行时间是紧张,这般浪费,实在……愚蠢啊!

  当然,这只是一般情况下他会如此认为,无论如何他都不会相信,墨白所炼功夫会是下乘?

  墨白浑身汗水密布,赤裸皮肤上片片青红,平常穿着衣服时甚至稍显瘦削,但此时光着上身却并不瘦弱,肌肉虽不夸张,但却匀称。

  此时汗水密布,肌肉隆起之下,倒也少见尽显阳刚粗矿之感。

  随着他一口浊气吐出,顿时只见皮肤之内,经脉暴起,幅度很吓人啊,更令人惊骇却是,经脉之中,可清晰可见一道道气劲如龙,奔流在百脉之中游走。

  也就是这一瞬,老道陡然浑身一震,眸光刹那爆阵阵精光流转不休,可见他此时内心震动有多么骇人。

  他见到了什么,百脉皆通,气走如龙,他敢保证,即便自己从未见过如此雄壮真气,凝显于外之后,居然不是如丝穿行,而是如溪流流窜,太恐怖了。

  “这就是真人吗?”老道眼神颤抖,满头巨汗顷刻遍fanwai及根根丝。

  墨白双臂垂下,眸中神光收敛,阳刚深隐,待接过身旁递来热毛巾,擦拭身体披上衣衫后,又再次复了儒雅,对着身边人挥了挥手。

  “是!”手下退走。

  待他走远,墨白先是抬头看了一眼上方那已紧闭几日未开窗子,眸中波动了一下,随即收敛,偏头看向了一遍fanwai还自失神老道:“可有要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