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终于来了(1/2)

加入书签

  “站住,包袱里都是什么,打开看看。”

  “行了,过!”

  “等等,这是什么,说!”

  “竟敢带刀兵入京,来人,给拿下……”

  细雨纷纷,前方一阵阵喧嚣传来。

  一辆马车便在城关门前不远处停下,有着数名头戴青色斗笠,外套棕色雨衣汉子,脚踩牛皮靴子,立于马车旁随行。

  看他们穿着打扮,再加上腰垮长刀,体格又颇为健朗模样,倒是与那些走镖跑马汉子并无甚差别。

  可若细细一观,又有些诧异。

  只见他们斗笠下面孔均年轻了一些,看上去都不过二十几许,至多不过三十模样,这么年轻镖师队伍,倒是并不多见。

  不过,要说奇怪倒也不至于,这年头兵荒马乱,别说二十几许,连七八岁孩童都拉来护卫队伍凑人数也不出奇。

  看这些人虽然年轻,但各个体格强健,或许因年轻经验尚少,但也算得上是能撑得住门面汉子了。

  此时,这数人便立于马车旁,望着前方城门口兵丁巡查出入场面,面色都还镇定,但那眼底深处,却也有着隐藏极深紧张与凝重。

  虽然雨落,但到底是京城,城门口依然车马不绝,兵丁也明显与其他城池有着差别,他们要仔细、负责多。

  其中一人偏头看向坐在马车上一个老汉小声道:“二先生,前面就是京城了,咱们……”

  这被称为二先生老汉,眸光同样看着前方,只是却略微抬起,望向是城门上方那两个大字“平京”。

  老汉眼底有着无法抑制波动在沉浮,再次来到这里,他无法不想起当年岁月。

  当时这座城,他们进艰难,却抱着最后希望,想要在这座城里找到伸冤机会。

  却不想最终却落得数年藏头露尾,走更为艰难。

  而今,他又来了,却无论身份、抱负、际遇都再与当年那丧家之犬不同,今时今日,他所思所虑已然是家国天下,重若泰山。

  没错,他便是被墨白派入京城送头颅入至尊宝典6寻义。

  并未走官路,而是一路潜行,悄无声息来到了这里,虽然所花时间更多,但却要保险多,否则若被道门知晓,恐怕这一路将难以太平。

  6寻义眼眸平静下来,轻轻点点头,极为镇静道:“无妨,进城便是!”

  身边青年点头,不再多说,只是对着身边数人点点头。

  马车再次启动,来到城门口,立刻便有数名兵丁将他们拦下,看着他们光明正大腰垮长刀,面色倒并未大惊失色,反而神色一肃,沉声问道:“尔等何人,从何而来,入京何事?”

  6寻义从怀中摸出一张文牒递给身旁青年,青年立即走上前去,朗声道:“等乃北河黄家药栈之人,此番是为与京城昌华药铺一笔药材生意而来,这是北河省衙门开具通关文牒,请查验。”

  一名兵士接过文牒,立刻转身行至城门口,将之交予一位看起来是他们长官存在兵士。

  这位长官看起来年纪也不大,同样不过三十来岁模样,接过手中文牒,随口问了一句:“做什么?”

  “说是北河黄家药栈去昌华药铺进货,这是文牒!”兵士道。

  “嗯?昌华药铺?”那长官手中当即一顿,眸光抬起,看向那马车处数人。

  却恰好也见坐在马车车辕上6寻义也抬头朝他望来,眼神深邃。

  此人眼中一动,随即低头看向文牒,嘴角笑了笑:“昌华药铺生意可做不小,走,咱们看看去。”

  “啊?”兵士闻言,面色当即一惊,连忙又小声提醒道:“吴头,最近不太平,风声紧,而且昌华药铺在京城生意不小,这……”

  “怕什么,”说到这里,这位吴头站起身来,嘴角一撇道:“弟兄们在这里挨饿受冻,也得添衣吃饭不是,咱们秉公执法而已,难道还怕这些生意人找麻烦?走,有事老子担着。”

  那兵士闻言,立马眉开眼笑,再不多说,跟着这位吴头上前而去。

  吴头过来时,正有兵士开口要6寻义下车,检查马弛情况。

  “让开,让开!”那吴头呼喝一声,手握着腰间刀柄,便来至马车近前。

  其他兵士见他过来,连忙散开,任他交涉。

  这位吴头,面色一正,威严狠,手中腰刀紧握,大喝一声:“尔等这文牒是真吗?”

  不得不说,他这架势一起,当真是有些唬人。

  “这位军爷,咱们这可是北河衙门胡大人亲自盖印文牒,这当然是真,还请你仔细查验。”马车边上上前交涉青年,眸中顿时一动,立刻开口道。

  那吴头瞪大眼睛,环视周边兵士一眼道:“哦,听到没有,得仔细查验,来人,将这文牒送去上头,细细查验,一定要查验清楚了,最近可不太平,咱们值守京畿,出了问题可是要掉脑袋,弟兄们别看拿俸禄不同,责任可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