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身体的悲伤(1/2)

加入书签

  铁雄师兄弟之间生情况,此时正行走在这弥漫着威严气息殿宇楼阁之间墨白,自然是不知道。

  其实从交代完铁雄那一刻起,他就没有再去想铁雄到底是否能完成他所交代事。

  并非他心大,或者又有多么信任铁雄。

  毕竟才见过一面,即使有些好感,但也绝对谈不上彻底信任。

  只是其实从他睁眼那一刻开始,他就清楚知道自己面临就是必死之局,一无所有他,想要寻求一线生机,根本就不存在有没有把握之说。

  没有时间去给他筹谋,了解,慢慢算计。

  不论铁雄到底能不能做到,他也不可能有时间和条件去选择其他人,最终无论结果是好,坏,他都只能去接受和面对,走一步算一步。

  这看起来似乎有些消极,事实上,恰恰相反。

  生命宝贵,没有几个人能比他领悟跟深刻,更珍惜。

  不论前世和今生,坚强已融入他灵魂之中,只要还能争,多苦他也不会放弃,所以,他才会在如此恶劣环境之下,拖着伤痛,没有绝望,没有惊恐,而是在还有一口气情况下,便冷静,坚强去做一切能做准备。

  但同样,如前世一般,拼尽一切努力,能做都做了之后,依然要接受死亡,他也会比寻常人更容易接受,并不会提心吊胆到最后一刻。

  命数天定,可争,而不可强求,这句话他曾用一生时间践行!

  ……

  莫大皇宫,除了墨白等人脚步声,仿佛再不剩半丝嘈杂,安静过分。

  这种静逸,仿佛有种魔力,让人不由自主敬畏起来。

  墨白注意到就连一起同行兵士们,进了宫之后,脚步声都远远不如先前那般张扬,显得沉凝了许多。

  不过,他自己却并无受多大影响,到底是在文明社会长大,这种深沉威严气息,确能够让他触动,但却不可能真让他折服!

  目光不时挑起,打量着宫城处处,不由自主与记忆中那座紫禁皇城做着对比。

  实际上,从王府出来之后,他便已经开始了观察,观察这座城,城里人……

  似是而非,熟悉中带着陌生。

  先前他对铁雄说不识得路,但最后,当他来到皇宫门前,脑海中一转,却现这条主道,虽然路边景不同,但分明就有着记忆中那座城影子。

  如今,这座宫城也同样如此,确和他记忆中紫禁城有许多不同之处,但大格局,却分明便是那座明成祖所建宫城!

  “这山河面貌,不知是否也是记忆中格局?”墨白眼中疑惑闪过。

  又微微摇了摇头,现在并不是去深思这些时候,等活下来了,自然有时间去了解。

  来到那数九台阶之前,墨白驻足抬头,眼望面前这金碧辉煌宫殿,掏出手帕,擦了擦头上汗,呼吸已经有些急促。

  他身体并没有张丹师说那么乐观,毕竟那猛药被他添加灵药中和,又借用张丹师元气压制,不让其顷刻间爆。

  凭借炼化那丝丝药力,一路走到这里,已很不容易。

  此刻他后背已湿透,胸口又再次开始疼痛剧烈。

  要登上这数九阶梯,对他来说,很困难。

  但他没有犹豫,眼神坚毅,缓缓吐出一口气,迈动了脚步,忍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痛楚,一步步而上。

  兵士们,没有再跟随而上。

  只有张邦立在身边跟随,虽见他脚步很慢,但经过今天这么多事,他是绝不会再出声了,便一路慢慢跟随。

  汗水一滴滴从他额头滴落,他咬着牙,强忍着攀爬。

  事到如今,他已经清楚狠,若自己支撑不下去,让皇室得知自己身体情况并没有张丹师所保证那么乐观,根本就经不得车马话,恐怕他们反应,绝不会是放弃原先想法,让自己静养!

  而是恐怕会不再顾忌那么多,以更快度,更加周全保密措施将他送走,以达到不让外人得知他死在上清山手中真相,让世人以为他继续“活”在世间。

  而如果真是如此,那他现在仅剩这点自由都会失去,那样便真没了活路。

  历史上,有太多例子证明了天家无亲,墨白不能心怀侥幸,认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