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如入无人之境(1/2)

加入书签

  说起来昌华药铺和明王府都是在宫城边上城中心境内,可实际上真要跑起马来,距离也还真不算近。

  昌华药铺所在是京城最繁华西市,而名府大街则是在京城最为清静南街。

  虽然说起来双方距离并不算太远,但实际上却也不近,真要步行绕上一遍fanwai,恐怕也得走上个把两个时辰,还只能走马观花随便瞧瞧。

  即便是如6寻义一行乘着马车代步,也足足跑了大半个时辰,才总算看到了名府大街影子。

  当然,若非是在这正好午间,人流量最大时候,或许还是要快上一些。

  毕竟马车不能放开了来跑,那比步行也不能快上多少。

  不过,到底还是快到明王府了,6寻义伸手打开马车门一脚,目光瞥了一眼四周。

  身后嘈杂还清晰可见,而前方却是一条宽广大道,直通名府大街。

  一路上可见有些车马正在通行,却井然有序,并不复杂。

  “到了这里,便应该安全了,此刻正是各部大人们午间收班返家时间,您瞧,这些车马里坐着便应该是各部大人们,与他们同行,当不会再有胆大妄为者敢乱来。”陈聚丰这一路上心绪有些激荡,不过并未失了分寸,见6寻义挑门观望,知他心意,便出声告知。

  6寻义闻言,眸光中警惕却并未真彻底放松,依然对车前两人吩咐了一声:“还是要多加警惕。”

  “是!”车前两名年轻人闻言,轻轻点头,表示知道了。

  6寻义关上窗子,对陈聚丰笑了笑,轻声道:“此行重大,容不得放松,为了这几颗级,咱们绝不能低估某些人胆量,当年殿下大婚之际,便是王府中不也出事了吗?”

  “不错,谨慎些也好。”陈聚丰闻言,也并没反驳,不过很显然,他却并没有6寻义这么担心,这一行已经足够小心了,按说不应该再出现什么问题。

  眸光再次散开,他又开始继续思考那即将面临王府管家重责,嘴里不无担心道:“二先生,王府中如今皆是宫里派下来人,管事、下人、接应,应有尽有,咱们就这么回去,恐怕想要接手,也不容易啊!”

  6寻义闻言,并不动容,只随口道了一句:“无需担心,明王府乃是殿下府衙,咱们才是殿下人。”

  陈聚丰看了他淡定面孔一眼,嘴唇动了动,话虽这么说,但眼看明王府就要兴盛了,那些宫里派下来人,有陛下撑腰,未必会肯放权给他们这些野路子出身王府之臣。

  明王毕竟不在身边,没有靠山,想要斗过他们那些人,很难啊。

  但最终,陈聚丰也并未再多言,只是苦笑了一下,陷入了思索,想应对之计。

  而6寻义却真未在这些事上多费神,他还有太多大事要考虑,微微闭目,一边警惕四方动静,一边养精蓄锐。

  马车里安静下来,只剩车轱辘咯吱声一路响个不停。

  又过去了稍许,眼看前方便是名府大街了,车中闭眸6寻义却陡然浑身一紧,睁开双眸,一声爆喝:“小心!”

  声音落下刹那,6寻义左手一把抓住身旁被他声音震懵陈聚丰,右边已经一掌印在马车大门之上。

  “砰!”只听一声炸响,马车右面木门已整个炸开,而6寻义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将陈聚丰抛出了马车,随即又一把抓起座旁一个大木箱,飞身跳下了车。

  而在此时,前面两名青年也几乎想也没想,在闻声第一时间,便下意识飞身向右,凌空一个翻转便落在了滚落在地陈聚丰身旁,将他直接一把抓起,也不管6寻义,便飞快远离马车,朝着前方一辆距离他们并不太远马车飞奔而去。

  这一切说来迟,那时快,就在马车中一行人刚刚飞出马车一瞬间,空中陡然一声雷音仿佛自天际袭来。

  “轰!”紧接着便一声剧烈炸响,只见那先前6寻义一行人所坐马车车顶轰然炸开。

  “嘶……”飞屑四起,马匹受惊,前蹄一跃而起,一声惊鸣过后,拉着残存马车疯狂朝着前方疾奔而去。

  前方跑也不知是哪家大人车马,马车前方竟是双马拉车,应该还真是一位权柄不轻贵人。

  可这时候,那疯马却是认不得谁是贵人不贵人,受惊之下,毫不犹豫就拉着残垣断壁朝着前方马车撞了过去。

  事情生太突然了,前方马车根本就没想到会突然出这等事故,那车夫还正因为刚才炸响声而惊,正为了大人安全,准备刹停马车,下车查探。

  哪里想到,这一回头,便是一匹疯马已经迎面而来,他唯一反应便是当场脸色煞白,口中大喝一声:“不……”

  “轰!”又一声轰鸣。

  伴随着马匹长嘶不停,整辆马车侧翻而倒,只见似乎有人影从马车窗户里摔出,一声苍老惨叫被隐埋在轰鸣中。

  随即那双马亦受惊,拉着侧翻马车,继续向前,那车夫早已摔出老远,眼见这一幕冷汗淋漓,犹如痴傻。

  一切生太快了,直到前方两辆马车出事,后方车马才大惊之下,紧急刹停,也在这一刻,这条路上彻底沸腾了。

  “怎么回事?”

  “快看,曲大人马车翻了!“

  “什么?曲大人?”

  “大人小心,危险!”

  “快来人……”

  一声声惊呼与爆喝,彻底响遍fanwai此地。

  不怪他们没有定性,乱做一团,而是当真没有人预料到会在家门口生这么震撼事。

  在这条路上,多少年来也未曾生过这种事,实在是没有心理准备,要知道这里可都是贵人,便是声响大些都怕惊扰了贵人,岂能想到会有这一幕震撼画面生。

  不过到这时,都还没有人知道具体,大部分人都听到了那声雷音,但却并不知道生了什么,还以为是6寻义马车出了问题。

  一位位大人,慌忙下了车辕,观察生了什么事。

  “这是谁家马车,车夫呢?他们竟然撞翻了曲大人车,好大胆子,他们疯了吗?”

  “曲大人呢?快,快去看看曲大人怎样?”

  “还不赶紧通知巡防司,快派人来救援……”

  一位位身穿官袍大人,走下了车,眼见前方那疯马还在横行,引越大骚乱,无不惊骇莫名,连忙朝着前方急赶,要表下属之关心。

  可也就在此时,突然一声仿佛要突破天际惊骇声,让整个骚乱仿佛骤停了一下:“大人小心,有刺客!”

  刺客!

  6寻义并未离去,他手中那木箱已然背在了背上,手中一炳长剑也已出鞘,不知何时,他已站在了马车出事中心点,脚踩在几片木片残屑之上,眸光里杀气电闪,凝视着突然从后方一辆马车上飞身而起,落在自己身边数名手持刀剑,冷眼望着自己人。

  只一瞬,他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