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明王手下人(1/2)

加入书签

  “怎么回事?”陈聚丰摔头晕眼花,被两人提在手上狂奔,醒过神来慌忙叫道。

  “有人出手行刺,陈先生勿慌!”提着陈聚丰青年快说道,脚步不停。

  “二先生……”陈聚丰在颠簸中惊道。

  “二先生自有安排。”那人再回道,更是加,与身旁青年,直奔明王府而去。

  而就在他们身后不远,却有一双眼睛,隐于一辆马车之内,死死定在他们身上。

  “没想到居然还有一位武道宗师暗中跟随护卫,还好有旗国人横插一脚,否则恐怕还真不顺利!”一道年老声音自马弛传出。

  “李师,如此正好,咱们现在趁乱动手,正好让旗国人背黑锅,若能趁乱抢到那箱子,咱们到时还可借题挥,逼国朝让旗国交出三位宗师头颅来,到时国朝和旗国之间定越紧张,咱们也能越从容。”马车中一稍年轻声音响起。

  “嗯,可惜,若早知如此,当变换一下着装才好。”年老声音有些遗憾。

  “无妨,咱们皆是黑衣蒙面,虽非旗国装束,但也可说是旗国来人一明一暗,旗国已经明目张胆,这个黑锅他们背定了。”稍年轻声音开口,随即又道:“先将那两人在明王府门口杀了,现在已经不怕事大,记住,一定抓住陈聚丰,此人定是明王心腹无疑,掌管明王手下万贯家财,要对付明王,此人价值很大,趁此机会,一定要抓住他。”

  “好,就依你之言,你们动手吧!”那被称李师之人,并不质疑,直接点头应允。

  “是!”只听数道声音应命,随即便只见马车门打开,一众黑衣遮面之辈,身形电闪,直朝那前方两名青年追去。

  而马弛,又传来声音:“去也!”

  “李师切记,务必要快,时间有限,若不能成事,也当立即撤退,绝不能缠斗,否则一旦暴露身份,被当成与旗国搅在一起,那后果咱们将承担不起。”

  “放心,区区两名年轻宗师,还没有留下老夫本事!”

  说罢,这位李师,身谢矮,人仿若残影般离去。

  一名四十几许中年人,沉声道:“走,慢慢靠到前面,与张大人马车靠在一起!”

  “是!”车夫应命,很快不动声色将马车慢慢移动,与前方几位停下观望大人靠在了一起,那中年人下车,不动声色站到了大家身边,面露惊色,与大家一起观望局势。

  此时,大家心神都在那战场之上宗师之战上,并无人察觉到他这一番诡异。

  战场上,正自激烈,虽只片刻之间,但宗师之战,何等凶险。

  光芒耀眼之间,刀剑相交,声音震耳。

  6寻义杀得数人后,与长刀男子合围旗国宗师,一时间声势大涨。

  两人虽修为不如,但跟随明王多年,得传精妙战法若干,虽修为不足,但战起来势头之猛,却令那旗国宗师不得不脸色阴沉。

  以一敌二,他并不怕,毕竟成名多年,修为更甚崔朝远,对付两名新晋宗师,还不至于险象环生,但却也难赢。

  此番带人来是为逞威,而现在这情况目标肯定是达不到了,而且还被杀了数人,丢脸无比,想起来之时承诺那么响,令他更加难堪。

  “哼,你们大夏人便是懦弱不堪,本事不济,便只知以多欺寡,不成气候,谁敢与单打独斗?”旗国宗师怒shubaojie喝,响遍fanwai长空。

  “欺软怕硬东西,殿下曾言,区区弹丸小国,不过一群鸡鸣狗盗之辈,弱则奴颜媚上、卑躬屈膝,强则耀武扬威,猖狂不可一世。此仕无半点传承底蕴之兆,一群不知天高地厚懦夫罢了。天下万国之中,唯尔等从不知天朝上国究竟凭是什么?可知真正强大源自何处?”

  6寻义仗剑出声,攻势欲凌厉,声音也同时传遍fanwai四野:“先前你曾耀武扬威,口出狂言,天下无人敢阻你,然,你不过对付一明王坐下不值一提武夫一个,便带齐数名武士围攻,恬不知耻懦夫一个,此刻居然还敢提单打独斗?不过徒增笑耳罢了!”

  “论英豪之辈,你当见明王殿下,年不过二十几许,便敢只身入你千军万马环绕之中,从容来去。片刻间拳杀崔朝远,盏茶时剑斩韩在寇,如此之英雄,如此之气魄,你可有半分?”

  “你苦修武道数十年光景,称宗师更不知年月,然又如何?面对家殿下,你可有半分胆气?怎不见你赴明珠与殿下寻单打独斗?家殿下不惧你数十年修为,也不论你宗师多年,他便已弱冠之身,斩你大将而不易半寸之境,就在你引以为傲攻占区迎战天下蛮子,只要你敢去,便是你躲在万军之中,家殿下便敢只身赴险而取你级。”

  “你不敢去,就算那里有千军万马保护你,你也不敢去。可笑之极,当真可笑之极,尔等明知明王殿下乃只身斩你大将,尔等却派千军万马围剿明王殿下一人,怎不论单打独斗?如今你带人来围杀,见一人之时,怎又不论单打独斗?此刻明知不敌了,倒是厚颜要论单打独斗。”

  “今日过后,天下当知,旗国净是如你之辈,纵修得宗师之境,为民间百姓所敬仰,实则也不过一欺软怕硬懦夫罢了。就算能得一时之猖狂,也注定不得不长久,天性软弱,外强中干,何敢征战四方,欲称天下之主?懦夫至此,一遭挫之,便定败也。族数千年历史,战乱不知凡几,然每代皆有气魄撑天之雄主生,今国朝皇帝陛下,六子明王,于险地披战袍,独身战天下,尔等瑟瑟抖不敢迎战,便是尔等覆灭之始!”

  这一番话,内息勃,不知传遍fanwai多少范围。

  天地仿佛宁静下来,无人不为之震撼。

  这一番话,就犹如一面绝世画卷在面前铺开,上面有着千军万马,有着宗师武胜,更有着大将在咆哮。

  便有一人,身着蟒袍,手持战剑,独对千军万马,施展盖世之资,从容赴沙场,视天下敌如无物,于万军之前,取宗师级,斩大将与马下。

  年轻他,转身而去,背后刀枪剑戟,却无一人敢上前,皆伏地而抖……

  何等震撼!

  唯有那老宗师面色通红,仰天大吼:“吼,小辈竟敢胡言辱,拿命来!”

  他爆了。

  这一番话远比刀剑伤他更甚,被打入了懦夫耻辱架,更连累整个旗国,他承受不了。

  此行已乃大败也,他受不了后果,更受不了这份耻辱。

  唯有杀,必须杀,今日非杀这二人不可,只有鲜血能恢复他荣誉,能让旗国威严在这京城重新高空绽放。

  他在爆,浑身炽烈光芒,在这白日里,让人无法直视。

  他吼声震天,一把利剑,耀出数尺剑芒,很是可怕。

  6寻义是他目标,他必斩之不可,6寻义手臂染血,又肩头破洞,鲜血横流。

  老宗师拼命了,他终是修为尚浅,难以敌之。

  当然,老宗师拼命,也不可能毫无伤事实上,另一人手中长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