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朕负手以待(1/2)

加入书签

  明王府大门紧闭,门前却尸积如山。

  血水自门前尸体缓缓蔓延至四面八方,红刺眼。

  整条长街,有许多人,或远或近,在明王府关门之后良久都无声息。

  终于,上将军身旁一位小将抬头看着上将军开口请示:“将军!”

  上将军缓缓伸手,擦掉自己脸上血迹,那是刚才尸体飞出时喷溅在脸上。

  他垂眸看着手中鲜红,深吸口气,再次抬头望向近在咫尺明王府,口中吐出了几个字:“退后十米,戒严长街!”

  “是!”小将得令。

  兵士们快后退响动,让这条街再次有了动静,权贵们有些恍惚回神,望着那因兵士后退,更加清晰暴露在眼前尸体,瞳孔愈收紧。

  “各位大人请回府,圣谕未至之前,请各位大人配合,不要随意外出。”

  上将军声音在这块区域扩散,名府大街戒严,兵士们马踏散开,步哨整条大街。

  京城气氛,从这一刻开始沉重,紧张。

  一众权贵沉默zhaishuyuan转身,脚步越来越快,回府之后,大门紧闭,各府中静寂。

  唯有一位位大人们,独自回到书房,理清自己思绪。

  不止是惊惧,其实更多是无所适从。

  战火遍fanwai地,这里却还是京城,他们还是养尊处优权贵,任凭远方生灵涂炭,鲜血漫天,却也难以将凛冽杀气弥漫这里。

  这里还是遵循着以往规则,施展任夯点点手段,依然都有着各种忌讳,所有人都在早已习惯条条框框里翩翩起舞。

  可今日,一个本该熟悉明王,却如此陌生展现在大家眼前。

  他用不属于这里处事方式,将大家难以接受风波在毫无准备中带来。

  旗国使臣来围杀明王府人,他们是能够接受,因为旗国人本来便乃外邦,他们一贯嚣张,大家都已经习惯他们胆大妄为。

  然而明王府毫不犹豫将旗国人连带他们修行宗师,一起给斩了。

  这便让大家难以适应,是能随便杀吗?不知道如今形势之下,这一斩将会给本就紧张局势带来爆炸性灾难后果吗?

  可明王府人,根本没有丝毫犹豫!

  明王府中下人,虽然不算什么,但到底也是宫里派来人,这是陛下派来人,明王府仍然干脆利落说斩就斩了!

  他们杀伐果断,与肆无忌惮真让心思城府颇深权贵们,无法平静接受。

  这辅一归来便大开杀戒明王府,让他们感到陌生和危险。

  累累尸体、如此直接杀伐,让他们不得不在颤抖中沉默zhaishuyuan,尤其是原本出于各种目,在朝堂上曾力争让明王回朝一些权贵,此刻心中复杂。

  这一瞬间,他们觉得自己错了。

  这样霸道、铁血、残酷、恐怖明王,绝非他们所能掌控,绝非他们希望见到明王。

  或许,真错了。

  这样明王不能回京,那会让他们无所适从。

  即便明王本尊还未至,只几个府中之将初现,却已经让所有人对着明王府保持了最深层次惶恐与忌惮。

  ……

  就在这名府大街,有一处府宅名曲府!

  当今曲府主人名曲孝仁,也就四十多岁,可别看年纪还不算太大,官职却是不轻,居从二品,已经可在金殿坐班议事。

  虽说二品大员,在这京师算不得什么,但到底已是金殿为臣,也算是显耀门楣了。

  而且这曲家,祖辈数代都在大夏为官,最显赫时还曾有人为相,在这大夏朝堂之上也算是老牌权贵了。

  只是如今相比当年,自然是比不得,可没有长盛不衰家族,世事就

  isty1e=‘o1or:#4876ff‘>——这是华丽分割线——/i>

  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休息。推荐阅读:

  isty1e=‘o1or:#4876ff‘>——这是华丽分割线——/i>

  是如此。

  不过正逢乱世,才四十来岁曲孝仁却也有心在这乱世之中再博一个显耀……

  与众位大人一样,亲眼目睹了刚才那一幕后,曲孝仁也沉默zhaishuyuan着回了自家宅院。

  他却远比其他权贵要激动,几乎在听到门关好一刹那,他便一个踉跄,仿佛虚脱了一般,跌坐在了地上,满头虚汗,瞳孔焦灼。

  已在门口等候管家,见状立刻面色慌乱,扶起他来:“老爷,您没事吧!”

  曲孝仁站起身来,深吸口气,才算稳住。

  “老爷……”然而,管家附耳过来一句话,却是令他又再次心绪大乱,面色当场惨白:“你说什么?”

  …………………………

  …………

  金銮宝殿。

  御书房!

  此刻本来是午膳时间,可定武帝却已经无心用餐。

  名府大街情况,正详详细细记录在他手中文件上,定武帝面色一片沉凝。

  “砰”良久,他一把将手中文件砸在了桌面。

  御书房内一众内侍,以及张邦立立刻垂,心跳急,呼吸紧张。

  “皇儿派人来京,为何旗国人都知道了,们为夯无所知?”定武帝抬眸,面色看不出喜怒shubaojie,那双眸子却略显锐利盯着张邦立。

  从事到现在,他第一次责难张邦立失职。

  张邦立低头站在他面前,心中却难以分析,陛下究竟是因为明王府还是旗国人而怒shubaojie,躬身垂道:“是下臣失职,有负圣恩!”

  定武帝盯着他缓缓站起身来,眸中锐利又慢慢褪去,抬脚在书桌后,踱步几次后,又一顿,开口:“你解释一下为何们都不知道,旗国使臣却能知道?”

  两句话,看似一样内容,却掉了个顺序,意思却是完全不同。

  第一句明显是降罪于张邦立,而第二句,却明显放过了他,变成了考虑问题。

  张邦立心中有愧,陛下确对他信任,这般重大失误,也不追究了。

  他低着头,面色依然难堪,稍顿,开口解释:“据目前调查,明面上他们消息来源很有可能是来自上清山!”

  “可能?”定武帝眸中又是一沉,有不悦升起,盯着张邦立。

  张邦立大愧:“将情报送给旗国探子人,们已经查到了,只是赶到时候,他已经死了,此人乃是上清山在民间一俗家弟子,只是……们查到时候,他已经突暴病而亡!”

  “呵呵,上清山!”定武帝手撑着桌面,怒shubaojie意明显在脸上闪过,但很快他又清醒:“明面上?”

  定武帝确冷静,这般大事,虽怒shubaojie却不失分寸,在张邦立眼中他绝对英明值得效劳,跟着他只要尽心效力,不担忧会被怒shubaojie而误杀,绝对明君,抬起头沉声分析道:“微臣虽愚钝,但京城是咱们大本营,微沉一向不敢放松,上清山只是一道门势力,他们在京城并没有大动作,仅有一些俗家弟子风闻传事,情报能力不可能过咱们。”

  “明王座下入京事,应该是入京之后才泄露了消息,否则旗国绝不可能等他们到京城才动手。如此谨慎,到了京城咱们还不知道,上清山却提前查到了,这绝不符合常理,而且消息源头直指上清山,似乎有意让咱们查到一般,这更令人生疑!”

  “哦?”定武帝眸中也开始精光乍闪:“是谁?”

  张邦立微默zhaishuyuan:“暂时无法确定,从入城,6寻义只在两个地方停留。一个是城门口,另外便是昌华药铺。他们如此谨慎,要暴露,应该便是这两处。城门口已经查过了,不大可能出问题,今日守将是方有群大人亲兵,他们没有异样,更所有人都一直在一起,最后又因在江华楼斗殴被抓进了巡防司。所以只有可能是昌华药铺出了问题,昌华药铺生

  isty1e=‘o1or:#4876ff‘>——这是华丽分割线——/i>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