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定武不敢,明王敢!(1/2)

加入书签

  上清山驻地。

  冲玄一脸正气,赌咒誓道:“上清山深受国朝大恩,一向奉公守法,如今国战,上清山门徒更是在各方战场上为护卫诸将领安全而不计生死,与旗国修行界一场场恶战,有目共睹。还请公公明鉴,此事定乃居心叵测之徒栽赃陷害。”

  “冲玄道长,这究竟如何,咱家可不敢论断,咱家奉陛下口谕,问一声,此勾结外敌之人究竟是否乃你上清山门徒,冲玄道长只管答复了咱家,咱家也好回去向陛下回禀!”宫里来内侍面色清淡道。

  冲玄面色难看,低头望了一眼地下担架上尸体,嘴角抽搐不已,但却只能苦涩道:“公公,此人确曾在上清山学艺……”

  “好,既然如此,咱家这便回宫禀报陛下。”那内侍一扬手中浮沉,冲着身边兵士道:“咱们走!”

  “等等!”

  突然,一道女声响起。

  冲玄面色一变,转头望向梅云清,连忙阻止道:“师妹!”

  然那公公闻声,却已经停步转身,面对梅云清这真人之女,倒是不敢无礼,行礼道:“不知梅道师有何指教?”

  梅云清面色若寒冰,手一指低下那尸体,已然开口:“公公,就算这人是上清山俗家门徒,但您就送这么一个死人来,便指责上清山背负勾结外敌之重罪,恐怕难以令等心服!”

  冲玄闻言,更是心中苦,这位当真是嫌事态不够乱啊。

  来不及再指责梅云清,目光朝着那内侍一打量,果然只见那内侍脸色不好看了,直起腰来不咸不淡道:“这等当诛灭九族大罪,究竟是不是贵山门所为,咱家可没敢胡言乱语半个字。咱家只是奉令来问话而已,梅道师可切莫要冤枉咱家。”

  “公公切莫误会,梅道师绝非此意……”

  那内侍却看向冲玄:“道长放心,咱家可不敢随意揣摩梅道师此言深意,咱家自会将此言呈禀陛下,由陛下决断,公务在身,告辞!”

  说罢,直接一甩袖,再不做丝毫停留,抬脚便离开。

  冲玄脸色急变,二话不说便追了出去,一再苦着脸解释:“公公息怒shubaojie,梅道师常年居于山野,故而不知世故,若语出冒犯,还请公公一定见谅。至于那门徒之事,还请代老道承禀陛下,此事突然,上清山满门惶恐,但请陛下明鉴,此事绝非上清山所为,只求陛下能够宽限些时日,容上清山查明事实真相,自证清白,定给陛下一个交代。”

  一边说着,一边搭上那内侍手臂衣袖,一个丹瓶隐晦便落入了那内侍袖中。

  那内侍微顿,面色稍显犹豫,但转念一想,冲玄这话意思明显,并不求公公多做什么。

  只求他不要记恨梅云清无理,不要在陛下面前恶言告梅云清状便好,其他事绝不牵涉到公公头上来。

  内侍脸色这才好看了些,收了那丹瓶,语气也好了一些,轻叹一声,望着冲玄深沉道:“道长放心,咱家定会将道长话带到,唉,恕咱家多嘴一句,此事非同小可,陛下震怒shubaojie非常,道长还请好自为之吧,若不及时处置,恐将误了此生啊!”

  “嗯……”冲玄瞳孔骤然一缩,嘴唇微颤,随即对着那内侍一躬身:“多谢公公告诫,老道定当铭记!”

  那内侍再不多言,再次轻叹一声,摇了摇头,与一众兵士扬长而去。

  冲玄眼见他背影,脑海中不停闪现“若不及时处置,恐将误了此生”话语。

  这句话摆明了是在告诉他,屠刀已经举起来了,莫要再侥幸!

  脸色沉重转身而回,正好听到梅云清一拍桌面,怒shubaojie不可遏道:“哼,凭一个死人,就想对付上清山,真是欺人太甚,上清山能成为道门魁,岂是随便任人宰割?”

  冲玄抬头,眼中一抹愠怒shubaojie闪过,却还是劝道:“师妹,刚才那位公公乃是陛下近臣,咱们不能得罪了他,若是他在陛下面前故意进献几句谗言,惹怒shubaojie了陛下,那会给咱们造成大麻烦。”

  梅云清正自怒shubaojie不可遏,闻冲玄指责于她,心中更是恼火,眸光一转望向冲玄:“师兄,你要知道,上清山能有今日之威严,靠不是奴颜媚上,卑躬屈膝……”

  “云清,休要胡言!”在她身边,其兄梅云天见她说话如此伤人,眸光一瞟那冲玄气通红脸色,当即开口喝道。

  然梅云清微顿之后,却站起来依然道:“大哥,你看到了,他竟然异想天开妄图凭一具尸体,便想将勾结外敌罪名,栽赃到咱们头上,这说明什么?那畜生杀了咱们道门三位宗师,咱们却一味退让,已经给了那定武底气,让他开始得寸进尺。哼,若再如此纵容于他,恐怕会让他当真忘了,如今大夏皇帝早已不是当初开国时圣武帝,如今上清山更不是圣武帝时候上清山!”

  说到这儿,梅云清越气势凌厉,又看向冲玄:“师兄,莫说师妹无礼,定武帝何时对咱们满意过?他几时又不想除掉咱们?可结果呢?他敢吗?他有这个胆子吗?今日之天下,国朝早已四分五裂,外有旗国金戈铁马,攻略国土,内有林帅与他抗衡,各方军阀更是鼠两端。除非他定武帝想这国朝更乱,否则他绝不敢对咱们动手,等何须如此惧之?”

  梅云天闻言,嘴唇微动,但最后却硬是没说什么,反而看向冲玄道:“冲玄师兄,云清虽然无礼,但却还是有些道理,等虽不能蛮干,与国朝撕破脸皮,但定武帝又何尝没有顾忌,等该硬时候也得硬。”

  冲玄心脏砰砰跳,满面通红,他不是不知道梅云清对自己处事方式有些看不上,但却真没想过这位居然是如此看待自己。

  卑躬屈膝、奴颜媚上、给上清山丢人……

  这不是普通人说,这是上清山真人子女对他评价,几乎就决定了他今后在上清山地位。

  多年来,驻扎京师,为了上清山殚精竭虑,而如今居然落得这么个评价,便是冲玄在京城早已磨炼到圆滑无比,这一刻也还是难以接受。

  太不值了!

  太愤怒shubaojie了!

  抬眼望向梅云清和梅云天,他呼吸粗重,不是不知道这两位性子高傲,从小便被高高捧起,一向缺少敬畏,眸光微红,声音略带嘶哑:“二位可知道这是哪里?这是京师,只要国朝一日未倒,只要定武一日为帝,在这京师,他就是独一无二霸主。如今确不是当年,天下也算四分五裂,可尔等难道没有想过,要论这大夏之主,也唯有他一人敢当之?”

  “师兄,你可是忘了林氏也已称雄!”梅云清闻言,眉目有不屑,很明显她对皇家从无敬畏。

  “那又如何?”然而,这一次她话音一落,便只见冲玄骤然抬眸紧盯着她,甚至从来不在他们身前临显气势都升了上来:“林氏生而为民,又为臣一生,今日便是称雄,师妹便以为他与定武一样了吗?”

  梅云清没见过这位老好人师兄怒shubaojie,她虽然不惧,但见师兄之激动,还是忍了一刻,沉声问道:“有何不同?圣武帝当年不也为民?不也同样喊出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错了,你错了!”冲玄毫不迟疑直言道:“圣武爷当年确也为民,也曾跪拜四方权贵,但定武帝不是,他自小便是王尊,一生除了拜父帝,未曾拜过任何人。圣武爷开国,铸就五百年基业,这五百年中是墨家天下,早已养成了皇者气魄与荣耀,这是林氏没有。定武帝皇心术,可以为权衡四方而隐忍。但这不代表咱们就能当面扫他威严,他皇家荣耀是不能亵渎,就算是今日之天下,就算他在亡国前最后一日,他也绝不会容忍国朝境内任何人当面挑衅。你信不信,若上清山敢当他面认下此勾结外敌之罪,他将会立刻对咱们下手。”

  “师兄,恐怕未必,林氏也为反贼,更是已称王,结果又如何?”这一次是梅云天开口。

  冲玄眉目一挑:“那如今外敌而至,国朝如此艰难,师弟又可曾见他为了国家利益,而忍辱与林氏合兵共战?这便是他皇家气魄,绝不可能对反贼妥协,不错,上清山也一样,若明面反他,他也许没办法立刻抽调兵力剿灭上清山,但他却绝不会再如以往般隐忍,定第一时间将咱们叱之为反贼,并用和你们二位头颅来作为对付反贼决心。”

  “他敢?”梅云天面色陡然一变,梅云清却是疾声喝道。

  冲玄抬头看着梅云清已然扭曲面色:“其他势力之主,可能会因各种顾虑而隐忍,但定武却不会,他能忍天下事,却绝不能忍明目张胆造反,这是他荣耀,也是他不能退一步,否则放过一个就有第二个,这天下处处称帝,他还如何在这大夏为君?一个林氏,便曾令他不顾外敌,也势要灭之,才造成了今日之乱象,你们还敢怀疑他帝皇荣耀与决心?”

  梅云天嘴唇微颤,梅云清眼中厉光瞪破苍穹,她依然不信:“当年可不比现在,那时候对付林氏他还有底气,可如今他还有什么,若对付上清山,将引整个道门乱象,道门不再出力,旗国修行界将肆无忌惮,到时战场一片弥乱,除非他想亡国,否则就不信他敢贸然对等动手。”

  冲玄看她自信面孔,微微摇了摇头:“好,就依你,定武帝不敢,他会为了国家稳定而继续隐忍。可他不敢,他那六子明王敢不敢?”

  “明王?”提起明王,梅云清和梅云天皆是一顿,随即梅云清却冷笑一声:“那畜生不过区区竖子而已,不知天高地厚,看似疯狂,逞一时威风,实则有何能耐,可与上清山相提并论?”

  冲玄沉默zhaishuyuan了,他真是无话可说。

  这位太高傲了,说明王不知天高地厚,却不知其实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