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曲大人与李师(1/2)

加入书签

  曲府!

  曲大人快步来到书房门口,小心翼翼看了一眼周围,确定无人之后,才深吸一口气,调整了自己情绪,又正了面容,这才推开了门。

  是什么令他在自家府上居然都如此小心翼翼?很明显,此事有诡异。

  门打开!

  顿时只见一个黑衣老者,面容阴沉坐在书房中,此刻正抬头看向曲孝仁。

  曲孝仁在看见他那一幕,眼角还是没忍住狂跳了几下,但随即却是一个转身,遮掩自己异状同时,也急忙关上门。

  待门关好,才快步上前,面上露出一抹焦急与关心道:“李师,您怎么样?刚才可有受伤?”

  李师?

  难怪这位曲大人如此小心翼翼,原来这位黑衣老者便是刚才那一战中,曾出现过黑衣遮面宗师。

  他竟然真被那胡彪猜中了,还藏身在兵马环绕名府大街。

  “哼,老夫能有什么事?”曲大人溢于言表关心,却没能令这李师面上好看,反而站起身来,背转身形负手沉声哼道。

  曲孝仁在他身后,望着他那傲然背影,瞳孔里却闪现极致阴沉,但嘴里却道:“您没事就好,还好您当机立断撤退,否则就算您杀了那两人,也定会惹到麻烦。哼,亏那金成霸还声名卓著,真是浪得虚名,居然连那明王两个手下都收拾不了,还以为他能帮咱们一把,却险些被他们坏了大事,万幸是您没有纠缠,否则要是连累到了您……”

  那老者闻言,眼神里更是透出难堪,金成霸本事他自然是知道,他也未必能强过此人,如今金成霸被曲孝仁这么骂,他也感同身受。

  但无论怎样,他也只能受着,而且还不得不顺着曲孝仁话说,只有这样,算是把他刚才逃跑责任扔在了旗国人头上,也算是稍稍挽回脸面吧:“哼,确没想到,这金成霸也算成名已久,却如此不堪……若是没有他介入,由老夫直接对付那两人,还不是轻而易举事,如今却因金成霸暴露了踪迹,只能含恨忍辱撤退,当真是混账之极!”

  曲孝仁听他话语,嘴角又再次不自禁抽搐,尼玛,还敢吹牛?

  是谁还没见你当时吓破胆亡命逃窜样子不成?连自己山门子弟被屠杀都不管,转身就跑,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似。

  曲孝仁自是从头到尾看分明,当时那背箱之人已然重伤,只要这李师伸手便可斩他,取他身后木箱,得手之后再逃也不是来不及。

  总不至于连和那汉子对着干一下都扛不住吧?

  可这位呢,剑都已经扬起来了,那汉子还离他数丈之远,他居然硬是没敢下手,直接转身而逃,白白放弃了这大好机会。

  一代宗师,被骂成鸡鸣狗盗鼠辈也不敢转身,注定成为笑话东西,此刻居然还有脸大言不惭。

  曲孝仁心里真不爽,暗自骂道:“怪不得,你们上清山在明王手上不堪一击,若都是你这模样货,那还有个屁用?”

  不得不说,从前他对宗师极度敬畏。

  可今日这一遭后,他却对面前这李师鄙夷到了极点,不过一个贪生怕死货而已,要是放在他府上,有这样下人,非得一刀劈了他不可。

  其实之所以如此愤怒shubaojie,说白了,最让曲孝仁愤怒shubaojie是,这老家伙眼看事情失败,居然不远走高飞,反而又躲到他府上来。

  这是开玩笑吗?

  一旦露出马脚,他曲家必然得血流成河,这可不是以前,皇家还得经过一番调查,有些回转余地,可如今那杀神一样明王能给他机会,不杀他家里鸡犬不留,那才是笑话。

  可想是这么想,却不敢表露出来,还得小心道:“李师说是,也没想到那旗国宗师连片刻都撑不了就被打死了,险些害得李师赴险,还请李师恕不知之罪!”

  “罢了!”那李师闻言,心中才算是好过许多,挥挥手云淡风轻道:“外面如今如何了,那些门人可曾得手,安然撤退?”

  曲孝仁心中更是鄙夷,装什么?

  他们死绝时候,你还没消失呢,你能不知道?

  曲孝仁面露悲苦:“唉,明王府那人实在太凶残了,他们……他们都已经……”

  话语哽咽,然而心中却真摇头,上你不行也就算了,连手下十几个精英,也干不过人家手下两三人,清山还真是将熊熊一窝。

  这一刻,或许这曲大人怨气实在太大了,几乎是哪那都看上清山不顺眼。

  “啪!”李师一巴掌拍在桌上,一把站起身来,面色狰狞:“岂有此理,居然敢杀门人!”

  对他愤怒shubaojie,曲孝仁只能低头不语了,否则他怕自己会忍不住一口口水吐到这老家伙脸上。

  跟着默zhaishuyuan哀了一会,他又正色开口:“李师,如今那些尸体都已经落在了京畿卫手上,若一旦被查出身份,定将引大祸,必须马上将此事通秉冲玄道长,早做准备,可名府大街现在已被戒严,暂时无法派人出门。现在只能凭借您本事了,还请您一定将消息尽快带回去。”

  李师瞳孔明显一缩,他躲在这里,美其名曰是打探门人弟子安全,实际上当然是心中有惧。

  怕被那汉子缠上,金成霸被杀那一幕,真震慑住了他,同为老牌宗师,本事至多也就相当,能杀得金成霸,难道还杀不得他?

  这李师不能不心中寒。

  眼看那汉子屠杀门人弟子,也知道那几人拖不了那汉子多久,他想也没想,便一头扎进了曲府,隐藏痕迹,明王府再骄横,还能杀进这里来不成?

  “嗯,此事当真紧要,不知明王府那边如今什么情况?”李师没办法,这时候拒绝不得,而且也不能自打脸面说不敢离开,只能仔细打探一番外面情况。

  曲孝仁眼中微转,连忙将明王府把宫里派来人屠杀殆尽事,说了一番。

  李师眼中又是闪烁,更是深刻感觉到明王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