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入宫!(1/2)

加入书签

  “鼠辈,拿命来!”

  名府大街上空传来疯狂咆哮声,再一次震动了整条街上权贵们那颗本就还处在惶恐不安中心。

  几乎下意识所有人,第一时间起身抬头,眸子惊惧望向高空。

  当然,处在室内他们什么也看不见,可无需看见,他们已经听出了那道声音来源出处。

  明王府!

  “又出事了!”太多人脸上冷汗刹那惊起,随之快冲出门外,也不管身前有人没人,便是大喝道:“快,快出去看看!”

  喊罢,他们便直接冲在了前面。

  很明显,虽然心神不宁,但这些在朝堂纵横多年权贵们,在面临大事时勇气与风度,依然是普通人比不了。

  其实也不能就说他们比普通人优秀多少,只是对普通人而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趋吉避凶自然是第一选择。

  而对这些大人们来说,却根本不一样。

  不管明王府又要做什么,都将影响到京城局势,而京城局势又和他们每一个人都密切相关。

  所以无论如何恐惧,他们第一反应也是要用最快度获知生了什么,只有最快情报才能支撑他们用最快度来把握自己接下来行事作风。

  各府乱了,大人们带着惊惧要出门,家丁府将们又如何能够不随行在侧,一片慌乱中,无数府门开启,再不管戒严,第一时间便冲到街上,眸光在惊骇中四处电扫,寻找那即将生血雨腥风之地。

  其实也不用他们过分寻找,此刻长街上早已混乱,一队队兵士正在疯狂朝着某一处聚集,并且他们头颅无不高高抬起,正盯着名府大街边上,那一排已不知种了多少年大树。

  几乎不用人提醒,所有人目光便下意识朝着那一块聚集。

  此时寒冬,树上仍有未化之冰雪。

  阳光照射下,一片片冰钩很有几分刺眼,让人看不真切那树梢之间究竟正生着什么。

  紧接着,就在大家要凝聚目力打量时候,却只听那光芒刺眼之处,骤然传来了一声巨大轰鸣。

  “轰!”

  这声音若雷霆,让地面上人不得不浑身一颤,眼睛也下意识闭上,因为在这轰鸣爆时,那冰钩所折射光芒也同时炽盛了起来,刺人不能不避开视线。

  “不,不是……”

  也在这一刹那所有人都醒悟了,那光芒不是冰光折射……

  是人!

  是宗师在战斗。

  心中颤抖不能不扩大,下方人们顷刻间便又再次开眼,不顾那炽盛光芒,也定要看个真切。

  而呈现在他们眼前,是枯枝漫天飞舞,无形劲风在高空呼啸。

  隐约间,还似有鲜红点点,正从高空喷洒而出,伴随着枯枝冰屑从长空落地。

  有两道光芒,从树梢上分开,一人疾退而来,另一人却爆射而去。

  “轰!”没待人有所反应,又是一声巨大轰鸣。

  名府大街地面,兵丁围聚处,一道人影落在他们中间半跪在地面。

  他降落力度太大,令地面青石板炸裂,碎石飞舞,看不真切他模样。

  兵士们疾退而散开,人们才能隐约可见此人一身灰衣,身形魁梧,半跪在地面他,低头拂袖在嘴边一抹,再次抬头。

  那狂暴杀气,也仿佛随着他抬头一刹,骤然朝着四面八方宣泄。

  几乎一刹那,所有人就认出了这道身影,不,或许是认出了他在先前一战中,曾留下满身血污。

  也或许是认出了他那一往无前凶悍气势!

  “是他!”很多人眼皮乱颤,其实早知是他!

  明王府那犹如饿狼一般,疯狂拳毙旗国老宗师金成霸铁血宗师。

  他在杀人,他要杀人!

  是谁?

  他又要杀谁?

  仿佛是为了解答众人疑问,另一边,同样从树梢而被击落在地另一人处,灰尘漫天之间,只见刺目光芒又起,原来却是一道身影一声未吭,正朝着远方极飞纵。

  很明显那是在逃!

  也就在这一刻,那半跪灰衣汉子也是骤然起身,一双衣袖早已不见,铁壁之上道道深可见骨之伤,他呼吸如雷,胸腔颤动。

  所有人都看出来,他早已伤重,早已疲惫。

  但此刻,他却昂头挺胸,一双铁拳紧握,浑身气势不但不落,反而更是暴涨,一脚踏地,地面飞石更是狂卷四面八方。

  众人不得不仓皇后退,躲避飞石,也就在此刻,他身形,又再次如他一直在人们心中那样一往无前,朝着那远方玄光,狂追而去。

  他太快,人们视线根本追不上,但却能听到仿佛要声传万里凶悍啸声:“鼠辈,明王府斩逆,上穷碧落下黄泉,今日,你必死!”

  人们抬头,空中一滴滴鲜红血珠,那么清晰。

  在场多有凡人,但此刻便是凡人,也仿佛亲眼看见了,那刺目血珠是伴随着那汉子声音而从他嘴角一滴滴落下。

  曾经历过恶战,已是重伤垂死明王府之将,他还要杀人!

  “明王府斩逆,上穷碧落下黄泉!”

  “你逃不了!”

  如此决绝,如此肯定,他声音,他气势,他行动,让这片区域彻底安静。

  就连那上将军,此刻双手紧紧握着马缰,颤抖得嘴唇,也好久不得放松。

  远方,又有阵阵轰鸣传来,隐隐约约可见是那汉子一次次暴退,而又疾追。

  “砰!”

  “轰!”

  “轰隆隆!”

  而那前方宗师,始终在逃。

  他们之间唯有那汉子咆哮在不时响起,即便越来越远,也仿佛就在耳边,因为人们能够感觉到他凶威气势,仿佛还在无尽上升,蔓延。

  正如他所说“上穷碧落下黄泉!”

  不杀人,便不罢休,没有穷尽!

  “踏,踏,踏!”终于又有声响打破了这里宁静。

  包括上将军转头望去,皆只见,声音出自地方,正是明王府。

  那是马儿在踏地。

  大马之上坐着两名青年,他们一言不,尽情扬鞭,路口已被兵士们堵死。

  兵士紧张望着疾驰而来两匹战马,一边上将军嘴唇微颤,扬手喝道:“且慢,此地戒严,任何人不得进出,尔等何往?”

  这话虽然好似笑话,但刚才那场宗师之战,本就非常规,又因有明王府中人在其中,事突然,他根本就无所能为,总不能让人将这誓死要追灰衣宗师给乱箭射死吧。

  要知道宗师境,在金銮宝殿陛下也给他们一席之地,没有上令,他只能看着。

  可让他去了,却不代表陛下命令,他职责便真不顾了。

  可这两人却并未稍缓马势,反而愈迅冲来,简直毫无顾忌,要冲破千军万马而去,上将军眸光狂跳,眼底又有怒shubaojie气而升。

  正欲下令拿下他们,但却只见这两批马儿在路口急停。

  喧闹后陡然寂静,让人不适应,又无形紧张。

  所有人都盯着战马上两人,却只见两人默zhaishuyuan默zhaishuyuan垂,微默zhaishuy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