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气煞朕也(1/2)

加入书签

  “八日凌晨,旗国先锋军趁不备靠近口岸,令人指将枪口对准了当日正在海面上作业八百渔民船只,两千渔民遭到残忍屠杀后,旗国先锋军派兵伪装成渔民靠近兰江口岸,趁守军不备时开枪,明珠常备军八万紧急集结,阻敌兰江口岸!不足一日,下午四点,常备军败退!拦截旗国侵略军登6兰江口岸就此失守。”

  “当日夜间旗国先锋军完成登岸,旗国先锋军将领在令人指屠杀渔民之后,将枪口再次对准了平民!凌晨,先锋军将领金在成为隐瞒其屠杀渔民真相,借口百姓冲击军营,对七千渔民屠杀,下达屠杀令,上至九寻老翁,下至待哺婴儿,无一活口,鲜血染红了海面,肆虐海风都吹不散那弥漫血腥味。”

  “十日,明珠常备军再战旗国先锋军,当地百姓已闻兰江口岸之惨状,在无尽悲愤之中等待着守备军击退敌军,为乡亲报仇雪恨消息,可最终仍然只是坚持一日时间,常备军再败!东区三镇就此沦陷。金在成再次用莫须有借口,下令对三镇百姓用残忍与鲜血展示他们旗国军队强大!这一次,三镇百姓承受了长达三日烧杀抢掠,鲜血彻底染红了大地……”

  “此后,国朝源源不断增兵,但一败再败消息接连传来,旗国兵锋每克一地,必寻借口纵兵为乱,目是要在他们占领区内,用最残忍手段让百姓快臣服。至六月初五,国朝全线撤退,宣布明珠失守沦陷,偌大明珠已是家家披麻、户户戴孝!尸浮遍fanwai野、生灵涂炭,不足以形容明珠百姓惨状之万一!”

  “六月初五,明珠……亡了!”

  盛大朝会,在宫禁里传来钟声鸣响中,被整个京城无数人注目!

  兵马戒严京都,权贵车马云集,不知多少百姓驻足路边眺观望。

  众人正在打量刚刚生变故,目光都聚集在那两骑身上,尤其是那高举旗帜上,仍血淋淋头颅让人心惊。

  都是平民百姓,看到这级就这般被挂在旗杆上,如何能不惊惧。

  见众大人在场,又有兵马戒严,大家不敢喧哗而已。

  正心中猜度生了什么大事,却很突冗这么一段震撼人心话,从那两名青年口中悲壮传来。

  这段血淋淋话语,当场便让很多人心绪起伏,刹那间面红耳赤者甚多,场面哄闹了起来。

  所有人都再不能无动于衷,这看似简单叙述,却仿佛字字带血,其中悲惨一目了然,便是想想那恐怖画面,都让人不寒而栗!

  那两名青年早已不在6寻义所在这片区域,可这里,却仍然静止。

  权贵们有人大惊,有人震骇,有人抖,有人抽搐!

  他们想不到,明王府居然将这些国朝一再隐瞒信息,就这般公之于众,胆子太大了,简直在肆意妄为。

  这是要出大事,可以想象,满怀血仇民众必定会要求国朝夺回明珠,并且为他们报仇,但如今形势,国朝哪里能够做到?

  民众爆绝对会给京都带来无法想象压力,甚至引起暴乱,难以镇压。

  但此时此刻,如此作为是明王府,他们深知只能看着听着,根本不能抵抗。

  然而,这还不是结束,明王府声音还在继续,而且让所有闻声百姓再难以保持平静。

  “六月初六正午,明珠城有多处街道铺面被旗国兵马包围,尤其以餐馆为甚,理由是旗国商人因酒菜不合胃口怒shubaojie而打砸餐馆,餐馆老板跪地哀求阻拦时,不慎将旗国人推倒在地,因此这些店铺中,所有在场之人,不论餐馆中老板还是掌柜亦或是跑堂小二,包括客人在内,皆被旗国士兵当场枪杀,随后,这些被杀之人家属,亦被株连!”

  “又数日后,又有多名旗国人,出现在各条大街上滋事,专寻有夫家男人在身旁女眷,众目睽睽之下肆意侮辱,夫家男子无法忍受这等羞辱,故有反抗,旗国士兵当即赶来,将男子全部诛绝,女眷带走,随后,同样连带满门杀绝,现场有人不忍出言阻止,亦被满门株连!”

  “又数日后,有一夜,旗国夜巡兵马嫌一老夫夜间咳嗽烦人,故满门杀之,并下令,夜间各门各户绝不许出丝毫声响,否则视为图谋不轨,将满门杀绝!那一夜,长街染血,数户被生生株连殆尽,随后,明珠许多家中出殡,乃是老人自杀而亡,又或许多婴儿下葬,更有一家数口难忍此惨痛,满门自杀者也不在少数!”

  ……

  在场人真难以置信,明珠城居然生过如此荒谬场景。

  这帮禽兽,怎么能做出如此天理难容之事?

  便是此刻听闻都震惊不已,实在难以想象明珠人究竟是如何活在这样非人环境中?

  这一刻并没有人去质疑这声音真假,没见这是什么场面,无数权贵集结,谁敢胡言乱语。

  “这……这还让人活吗?”

  “必须让这帮天杀畜生付出代价!”

  “杀,杀光旗国人!”

  许多人怒shubaojie了,呼啸声四起,一股难以想象风浪仿佛正在疯狂聚集,

  画面确血腥到可怕,但此时此刻在还未曾真经历过人心中,升起第一反应却并非恐惧,而是愤怒shubaojie,无尽愤怒shubaojie。

  两名青年所言,皆是针对平民,这让所有大夏人不能不感同身受,绝对没有人愿意自己待在那种恐怖中生活。

  国朝权贵们一个个面色狂变,那上将军此刻握着马缰手都再难以自抑,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国朝就要接见旗国使臣,可明王府却如此挑动民众情绪,他们疯了吗?

  这如何了得,上将军还未接到陛下命令拿下明王府人,可他却知道,绝不容那两人继续下去了。

  否则定要出大事,他豁然转头盯着6寻义,疾声喝道:“6将军,还请快快阻止……”

  6寻义回头,一双淡漠眼盯着他,一言不。

  就这眼神,却让上将军声音噎在喉咙中,只能抖,这双眼神里没有情绪,那淡漠让人心寒。

  没有恐惧,没有担忧,唯有淡漠!

  “这……是明王命令?”上将军颤抖道,他根本拿捏不住眼前人,他唯有提起明王。

  6寻义心中当然明白这话不好答!

  国朝对林贼,那绝对不死不休,但对旗国,恐怕定武帝还真未必决绝,想要罢战也不奇怪。

  此时若说明王命令,无疑是说明王在挑衅父皇,不但于孝道有缺,更会令父子二人顷刻生嫌隙。

  身为儿子明王做出这种事,当然会令定武帝恼羞成怒shubaojie。

  6寻义微微沉默zhaishuyuan,但脑海中想着明王那双坚定眸子,吐出了一个字:“是!”

  上将军浑身一颤,瞳孔再度收缩,紧紧盯着6寻义半晌,最终再未一言,却是马鞭一扬,骤然疾奔向宫廷。

  他不能等了,要直接去宫门口,等候命令。

  6寻义望着他打马而去背影,默zhaishuyuan不出声,心中无所畏惧,无论皇家什么反应都好,若怕死,他与师弟便不来!

  望着那宫墙,他同样打马上前,独行在长街,前往宫禁,他事还没完。

  无数权贵心中颤抖,也立刻进宫。

  车马再次动了起来,度很快,而那两名青年声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