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就封明珠市(1/2)

加入书签

  不管前世今生,墨白这是第一次与一位真正活在世间帝者在对视。

  墨白曾经见过许多高高在上人,不管是繁华盛世里,手握权柄权贵,还是然于世,如不在红尘间淡薄修士。

  此刻,他不得不承认,若论傲气、贵气、亦或是睥睨天下霸气,确以这双眼为最!

  但墨白眼神却依然很淡然,或许是刚才那阵心伤影响了他吧,面对这等不怒shubaojie自威帝,他心中竟是连半点波澜都涌不起来。

  定武帝站在座椅前,他居高临下,望着那躺在那儿虚弱儿子,看着他那双眼,定武帝帝心,在这一刻,不由颤动了一丝。

  他莫名心头涌上一种恍惚,似乎还从未见过皇儿眼神有如此纯粹淡然,但却又让他感觉深处,仿佛有着太多东西……

  定武帝不由凝眸细看,然而,却又现那双眸子似乎只是有些呆滞,并未有什么特别。

  门外传来急促脚步声,打断了屋内气氛。

  内侍连忙迎了出去,随即带着两个人进来,冲定武帝躬身道:“陛下,张丹师来了!”

  定武帝眼神一震,移开看向墨白眼神,直直朝着门外看去,嘴里沉声道:“进!”

  而墨白听闻来人依然是张丹师,心头一顿,这张丹师定然不敢说实话。

  “陛下!”张丹师和张邦立快步进来,冲着定武帝施礼。

  定武帝微微抬手,并不客套,直言道:“快为皇儿瞧瞧!”

  “是!”张丹师也不敢耽搁,一转身便直朝墨白看来,却是一愣:“殿下醒了?”

  墨白目光瞅他一眼,别人或许注意不到,他却能清晰看到张丹师眉心在微跳,眼神之中也有着惶恐不安。

  墨白心中命白,这张丹师是担心自己刚才出了事,他也罪责难逃。

  并没有出声,任由他来到自己身边躬着身子,替自己诊脉。

  此时,墨白生机已稳定下来,但底子之虚,是个大夫就能看出来。

  张丹师微微眯着眼,心头却是在剧跳,这明王脉息微弱,且紊乱不休,刚才若一口气没挺过来……好险!

  他诊脉良久,却又再一次感觉心头震撼,经过这一次,明王那一缕若有若无生机居然还在。

  “老夫医道多年,此次当真是碰到了奇事!”张丹师心中暗语,却缓缓放开了明王手。

  正准备转身去向陛下汇报,却突然眼皮微跳,却见那明王正直直盯着自己,那眼神让他陡然想起白日里,明王似乎也曾如此看过他。

  而且还有那句“医者,德为重,仁心仁术!”也突然在他脑海里飘荡不休。

  张丹师眼眸波动不休,心底莫名升起一股恐惧感,这明王竟似有古怪……

  不过这种念头只是一闪,便是消失,他相信就是医道多年大师,也未必能够查探出明王那缕生机在。

  更别说明王这等纨绔子,怎可能察觉出异常?

  眼神一定,一转身,对着正等待陛下躬身道:“陛下,明王无大碍,只是旧fqxs伤未愈,劳顿过度,以至于身体不支,只需细细调养数月,便可痊愈!”

  定武帝和张邦立自然知道这是明王在,张丹师没有明说,但他们只需听明王暂时无碍就好。

  两人心头都是略微放松了一些,不过张邦立却是眉头不经意皱了一下,心道“就这点路都走不得,能经得车马?”

  但此时毕竟明王在这,他也不好问出口。

  然而却不想,就在此时,那明王却突然开口了:“父皇,这张丹师乃是庸医,儿臣经他诊治过后,却仍然浑身痛楚不堪,他却欺瞒父皇说儿臣无事,定是庸医,儿臣恳求父皇为儿臣换个名医诊治!”

  对所有人来说,这道虚弱声音突然开口都是意外。

  他话更是让人意外。

  一时间,这间房里气氛仿佛陡然之间,便凝聚了起来,所有人眉头都皱了起来。

  而那张丹师却是一瞬间,多年清修道心便被破了,强制抑制,也稳固不了那疯狂挑动心跳,后背更是瞬间打湿。

  然而,在他紧张到了极点之时,却只听定武帝声音忽然传来:“皇儿休得无礼,张丹师乃医道圣手,活人无数,怎可妄语?”

  张丹师只觉那已经跳到嗓子眼心脏,又缓缓落下,再椿躬身对定武帝道:“陛下,还请勿怪明王殿下,明王伤势未痊愈,固心焦气燥,这实属病理所致,并非本心,只待修养数日,便自会平息!”

  墨白没有再看向张丹师,而是看着定武帝,最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