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不合心意(1/2)

加入书签

  如果没有午间变故,6寻义应该会有些紧张。

  毕竟是第一次入宫,在这样盛大场面之中觐见天下至尊,而且还是所有人焦点所在,他即便已经成为一代师者,也不可能真完全没有压力。

  但此时,他一身血污默zhaishuyuan立在当场,面色却当真平静极了。

  也对,一个人若连生死都无惧,也真就没有多少场面能令他害怕了!

  “殿上何人!”

  定武帝威严声音在大殿中回荡,6寻义目光微抬,看了上方定武帝一眼,随之在所有人目光下,单膝跪地,抱拳,行战场武将礼:“明王府帐下小将6寻义,参见陛下!”

  嗯?

  他这一跪,几乎令所有人目光都是瞬间一惊,有些回不过神。

  包括一向不动声色定武此刻都神色不由一晃,眸中瞳孔有惊愕一闪,望着6寻义竟没有立刻出声。

  “哼!”

  就在这时,却突然有一声冷哼传来,让大家回神,众人目光不由朝声响处望去。

  只见正是那道家山门师者落座之处,一位位师者此刻明显都沉着脸,大家目光却落在了梅云清身上。

  因为刚才那声冷哼,明显是一道女声,而在场师者,女子只有梅道师一人在列。

  定武也从惊诧中回神了,面色却是微冷,眸光扫向梅云清,正待开口说话,冲玄却快了他一步,站起身来,便冲着定武一礼:“陛下恕罪,梅道师近日身体有恙,刚才惊扰了陛下天威,请陛下恕罪!”

  “哦?梅道师可有大碍?”定武面色不露喜怒shubaojie,轻声问了一句。

  冲玄连忙回头,梅云清看着他那双满是沉重眸子,终于还是不得不深吸口气,站起身来朝着定武一礼:“不敢劳陛下关心,小道只是练功过度,身体稍有不适,无甚大碍,不日便可自愈,方才一时难忍咳嗽,惊扰陛下,请陛下恕罪!”

  定武嘴角这才挂上了一抹笑容,轻声道:“无碍,只是你当注意,你不到四十便已成就师者,也称得上惊才艳艳,已是大成就了,无需过于执着苛求,勤奋虽好,但也得量力而为,过犹不及!”

  梅云清浑身一颤,低着头,脸上刹那满面通红,这番话放在从前,或许会让她觉得自豪,不到四十师者。

  而放在今日,先不饲古今罕有明王,就说这当堂跪地6寻义,恐怕至多也不过四十吧,人家修为却毫无疑问,不知她凡几,这不到四十师者,从此以后恐怕就只能是羞辱了。

  而且还“量力而为,过犹不及”,这是嘲笑她吗?

  “陛下教诲,等道人必当谨记于心!”冲玄知道不妙,深恐身边这真人之女忍不住,连忙高唱一声提醒梅云清。

  梅云清还是开口了,她终不敢乱来,就是想到那李师之死,她也不敢再过于放肆:“是,陛下教诲,小道定当遵从!”

  定武满意了,不再追究此事,眸光再次落在了依然跪地垂,他不开口就始终抱拳,一动不动6寻义。

  众人目光也跟着他望来,见得这一幕,心中更是情绪万千,难以平静。

  这可是一个道门师者境啊!

  恐怕还是这大殿中,论本事,最为出众师者境,真,众人难以想象,他居然在这大殿中,丝毫不顾道家身份,竟真如下臣武将般如此大礼……

  忠于皇室臣子眼中在激动,心怀异心臣子眼中在担忧,而那些皇子们眼里隐藏则是无尽愤怒shubaojie与越忌惮。

  至于那些林家使臣,尤其是那位刘先生眼眸则更显沉重了。

  一直嚣张无比旗国人,则依然是目中不时闪过凶光。

  “起来说话!”定武到底城府深沉,此刻尽管心中同样惊喜,面色却不露丝毫异样,声音平静。

  “谢陛下!”6寻义站起身来,却从怀中摸出一块金牌呈上。

  有内侍下来接过,交予定武手上,定武点点头:“是明王令牌,你不在明王左右,此番何事来京?”

  6寻义从肩头卸下背后木箱,目光抬起,看向定武帝,声音微沉道:“回陛下,小将奉明王之令,入宫觐见陛下,并呈上此物!”

  “哦?”定武帝眸光一扫道门那些人凝重眼神,又一扫另一边旗国使臣那难看脸色,眼中微微一闪,轻声道:“此乃何物?”

  6寻义抬头,开口:“数颗级!”

  “嘶……”

  即便是所有人都知道这染血木箱中,究竟装是什么,但当真正听6寻义确认,这一刻却还是不由有了骚乱惊起。

  “什么?”定武帝面色一怔,随之豁然坐正身形,仿佛为之而惊一般,眸光盯紧那木箱,声音凝重起来:“级?何人级?”

  对定武如此吃惊表现,满殿中人皆默zhaishuyuan,同时群臣们极为配合,议论声更大了。

  众目睽睽之下,6寻义也并不犹豫,他很从容,再次单膝跪地,直接将箱子打开,在所有人来不及反应情况下,便直接伸手从中拎出几颗级。

  当第一颗级,被他拿在手上时候,殿中归属于上清山三人刹那便站起了身,随之满殿道门众人,皆是起身,盯着那颗级,无人能够保持平静。

  那级被特殊处理过,披头散,面色苍白。

  “是刘师兄……”冲玄一步冲出,面色激动来到6寻义身边,颤抖伸手要从6寻义手上接过。

  “啪!”

  一声脆响,满堂皆寂。

  冲玄有些迷茫伸手摸了一把还残留着血迹脸庞,那血迹是6寻义手上原本残留血,一个血掌印正好印在他脸上。

  冲玄是很圆滑,但无论如何,他也绝不可能想到,有一天居然有人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当场给他一耳光。

  他甚至都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这一刻他有些空白,抬头看向6寻义:“你……”

  6寻义却早已一改刚才模样,浑身血气轰然勃,一双虎fuguodupro目死死盯着冲玄,他声音在殿中响起,并不高,但却凶气无边,一字一句道:“再敢上前一步,杀!无!赦!”

  那杀气,让殿中所有人心中寒,瞳孔在紧缩。

  冲玄终于反应过来了,他身体开始颤抖,脸色爆红,手抬起指着6寻义,嘴唇乱颤,可却一个字也不出来。

  但他还能用理智去忍,另一边梅云天与梅云清,以及一众上清山人,却是反应了过来,一个个豁然变色,梅云清当场便是一个闪身来到冲玄身边,狂怒shubaojie,盯着6寻义大喝:“你竟敢如此无礼……”

  “师妹!”6寻义眼中越冷,可他还没来得及作,那冲玄竟然从大怒shubaojie中硬生生回神,连忙拦住了梅云清,他一个转身,便对着定武躬身一拜,声音颤抖:“请……陛下做主!”

  定武从惊愕中回神,他也没料到居然会在刹那间生了这种事,眸光一瞥旗国人明显是看热闹神情。

  而那林家使臣方面故作平静,但他却分明看出他们心底雀跃。

  定武面色沉了下来,望向6寻义,这事不好处理。

  他很失望,6寻义办事太过鲁莽,即便此番他确是要借明王给道门压力,但不是要撕破脸皮。

  如此众目睽睽之下连遮掩都没有动手,根本没有回旋余地,实在太愚蠢。

  而且这6寻义也太过目中无人,当着他面敢这么放肆,这也令他脸上不好看。

  心中很不高兴,先前还很欣赏此人,此刻却只觉得不过一莽汉,太过嚣张,不堪大用,好好局面给弄成这样。

  “放肆!”定武帝手掌一拍龙椅扶手,站起身来,怒shubaojie视着6寻义:“莫以为你乃道家宗师,就可以在朕面前无礼。”

  此言一出,群臣无不暗自撇嘴,不说明王人,而说是道家宗师,轻描淡写就将矛盾划分到道家之争上了,刚才人家参拜你时候,你怎么不记得是道家宗师呢?

  6寻义却依然平静,他转头看向定武帝,声音并不紧张:“请陛下恕罪,非小将不敬,而是明王有令,命亲手将这数颗级呈予陛下,小将不敢失责,否则明王定斩小将不饶!”

  嗯?

  定武一征!

  群臣亦楞!

  斩?

  6寻义却继续道:“这一路从明珠行来不乏有敌人截杀,就在今日午间,又有两名宗师带队来袭,最终明王府胡彪宗师立斩宗师两名,法士数位,小将本人亦重伤,虽然已经到了金銮宝殿,可还没有呈上,小将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誓死不容人抢!”

  这番话说出来,定武倒是眼神微动,又看向冲玄,没有说话,可意思很明显,人家说有道理,这众目睽睽你让怎么为你做主。

  冲玄浑身乱颤,显然是气:“陛下,老道只是见师兄归来,不是要抢……”

  6寻义眸光却豁然抬起,再次看向了冲玄,还有梅云清等一众闪身而来,对着自己怒shubaojie目而视道门众人。

  他们无不气势凝聚,上清山此次来了五位宗师,此时一起聚势,倒是恐怖。

  6寻义也不等皇帝开口,同样气势爆,眼中凶芒滔天,直接一手将那颗级直接拿到冲玄眼前,胸口伤口因为动作过大,而重新渗血,6寻义却仿佛毫无所觉,目光定在冲玄脸上:“知道你是宗师境,来,给你,你伸手碰这级一下试试?”

  “说了,不是要抢,这是师兄!”冲玄听到这里满脸通红,看着眼前级,却哪里还敢真试试,很明显,不管是不是抢,人家说了,绝不容人过手。

  自己要当真敢伸手,那恐怕这位会当真取自己级,别说他不敢于国朝,或者明王翻脸,就是敢,他此刻也不会动,至少他根本没有把握能从这位手上逃生,即便人家已重伤。

  开玩笑,能杀金成霸人,是他能对付?

  谁会想死,至少冲玄不想。

  “你敢还是不敢?”6寻义眸光冰冷!

  真寂了!

  呼吸都沉寂了。

  满殿中,所有人都心弦震颤,这一刻就是定武帝也眼中爆闪着光芒,可他还没完。

  冲玄当然不敢,他尴尬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好在6寻义却放过了他,又上前一步,同样,将级对准梅云清,依然问道:“你不服是吧?那你来试试!”

  梅云清眼中厉芒闪烁,这一刻,一口气在胸口回荡,她不是冲玄,再严重后果,她也没法忍受如此羞辱,豁然怒shubaojie而伸手就要接过:“……”

  可冲玄却是不敢让她试,一把将她拉开:“师妹,冷静……”

  6寻义手却颤都没颤一下,目光却不再看她,而是看向上清山数位怒shubaojie气勃宗师:“你们呢,敢还是不敢?你们人很多,已经重伤,肯定杀不完你们,不过,你满门宗师,又能否敌明王一拳之威?”

  说到这里,只见那数位宗师豁然色变,刹那间不敢再有丝毫妄动。

  6寻义眼神又一扫其他各山之人,让那些人心中狂跳,他们读懂了其中意思,也体会到了那肆无忌惮威胁。

  这种感觉很让人难忍,身为一百零八山前列众家山门,哪一家不是横行惯了,什么时候接受过如此直接威胁,而且还是武力威胁……

  然而,此刻众人脸色难看,却硬是没有一个人敢还嘴。

  都忍了。

  只因为6寻义口中一拳之威,让他们想到了那一拳,墨白那一招杀三位宗师一拳。

  唯有那梅云清却越是暴怒shubaojie,上清山满门敌不了明王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