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宗师?明王府的厨子也是(1/2)

加入书签

  来到后宫门前,内侍止步!

  却有一个老宫女出来,与那内侍交涉了几句之后,内侍便离开了。

  老宫女则是向着6寻义迎来,眸光先是带着几分慎重,打量了6寻义半晌。

  尤其是在他那身满是血污衣服上注视,但终于还是没说什么,又抬起头问道:“各写便是明王府来6先生?”

  “不敢当嬷嬷先生之称,在下6寻义,只是明王府中一小将。”不再如先前金殿上之时带有显而易见锋芒,来到这里6寻义明显收敛了气势,便是面对这区区一宫女,他也躬身表示敬意。

  见得他这姿态,老宫女倒是微微一愣。

  今日中午名府大街事,她已经一清二楚,刚才大殿上情况,其他娘娘宫中或许暂时还不知道,可皇后这边却是知道。

  这位气势,那视上清山如无物,甚至连旗国使臣都争锋相对胆色,着实令人心惊。

  可此时,这亲眼所见后,却现此人并不锋芒外露,反而态度恭敬不像一个宗师。

  有些意外,眸光微转,也还了一礼道:“6先生,皇后娘娘要见您!”

  果然是皇后!

  6寻义脸色一正,却是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衣衫,道:“嬷嬷,在下来冲忙,也不知要见娘娘,之前未曾整理过衣衫,您看这如何是好……”

  一边说着,并一边用手整理着衣衫,可身上早被剑光划破烂,又到处血迹都还未干枯,怎样整理,也没办法真掩去痕迹。

  老宫女见他模样,眼中又是微顿,再次垂眸看了6寻义一眼,才开口道:“先生若是不介意,老奴让人带您去换上一身整洁衣衫再过来如何?”

  “若是如此,那再好不过,麻烦嬷嬷了!”6寻义当即点头应声。

  很快,便有宫人带他离开。

  当然不可能在皇后宫中换衣服,去到一处空着宫殿里,梳洗了一下,然后换上一身便服,才重新在老宫女带领下入到宫内。

  6寻义一路微微躬身垂,但眸光却并没有闲着,再暗中观察。

  见得这宫内灰尘不染,雕栏摆驶应俱全,花草亦新鲜,并每隔一段,都可见内侍、宫女在走动。

  他心中判断,看情况,皇后在宫里情况,应该还好。

  并不如六爷所担忧那般。

  此番入京,打探皇后近况,也自是6寻义重要职责之一!

  自当年墨白暗走明珠,胞兄身死之后,墨白就一直对皇后有着担忧,毕竟他无法现身,太子又死了,皇后膝下等于就此断绝了。

  丧子之痛打击,即便是一国之母,也不可能轻易能够承受。

  而且皇后本身就有疾在身,也不知道如何了?

  这么多年,墨白始终都有安排人打探,但皇后身居后宫,多年来几乎就再没了消息,反而是有消息传来,有一个独得圣宠兰妃出现了。

  墨白并不管兰妃是谁,也不管他如何得宠,他只担心,在这母凭子贵复杂后宫里,一个没有了子嗣依托,皇帝又另有专宠妃子之后,皇后在这漫漫深宫中会是过着怎样生活?

  6寻义本来也曾认同六爷担忧,但此时见得这环境,却觉得,至少,皇后在这宫中,应该地位还稳,不至于被慢待!

  一路行来,不多时,便已入一处正厅。

  “娘娘,6先生来了!”老宫女止步门口,先朝着6寻义示意了一下,随即朝着厅内请示道。

  6寻义能够感知到厅内正有一人坐在上,并且目光朝着自己望来,但他并没有随意抬头观望,而是躬身垂,等候召见。

  “来了?那让他进来吧!”里面人并没有马上出声,而是稍稍顿了一顿,才缓缓开口。

  声音还算冷静,可6寻义身为宗师,却还是能听得出其中夹杂着那一丝颤音。

  “6先生,请!”老宫女开口。

  6寻义抬脚入内,却依然没有抬头,一直走到厅内人三米开外时,便定住脚步,合身而拜:“6寻义拜见皇后娘娘,娘娘金安!”

  三个头落地声声!

  他身边那老宫女,面色陡然一怔,随即眸中翻起大浪,着实被惊到了。

  皇后却还好,似乎并未多想什么宗师不宗师事,只是轻声道:“无需多礼,起来吧!”

  “谢娘娘!”6寻义起身,第一次抬头看向身前皇后。

  皇后身着风袍,头戴凤钗,虽也人至中年,但面容却依然可见曾经风采。

  他观察自然不会是皇后容貌,而是皇后气质与精神状态。

  粗略一观,倒是还不错,皇后气质看起来很平和。

  说实话,在6寻义看来,他甚至从皇后身上感觉不到这深宫大内,贵人们自带那种高贵气质与压迫感。

  此时,她双眸微红,放在旁边桌上手,有着微微颤抖幅度,一双凤眸盯着自己,明显有情绪波动在闪烁。

  6寻义不敢与他对视,心中却是理解,皇后再闻明王消息,激动是正常。

  初见之下,他没有看出皇后有红常,然而,若是墨白在此,却定然会在第一时间现不对。

  犹记得,墨白初入宫,皇后面相年轻到他诧异,哪里是如今人已中年之相?

  又有当年,皇后即便静坐不语,但一个眼神透露出来高贵便可让人折服,而如今浑身上下却再无光芒,坐在那儿,若非因思子心切,眼中尚有情绪在流转,恐怕就如垂坐在静谧千年古寺,百年不语之佛徒。

  “先生,皇儿他真还……”皇后望着6寻义开口了,但话至一半,便止住了。

  6寻义知道她想问什么,眸光抬起,面色郑重确认道:“娘娘放心,殿下安好无恙,临来时,殿下曾交代,若有机会蒙皇后召见,便将信物交给您,您便可以知道他安好。”

  “什么东西?”皇后闻言,眼皮一颤,当即问道。

  老宫女也是眼神一动,千万人都说明王还活着,可是皇后心却从来没安过。

  只要一日未见面,她便不可能安心。

  当着他们两人面,6寻义从口袋里取出一个荷包与一个信封呈上:“殿下说,这是当年他回来时,您曾收走,离去之前您又赐给了他荷包……”

  “娘娘,这,这是殿下……”

  “嬷嬷,快拿来看看,快!”

  眼见那荷包,皇后与老宫女面色都立刻激动起来,尤其是皇后,眼见那荷包更是当场眼红落泪。

  老宫女忙不迭从6寻义手中接过,拿着这荷包,她不能不信想起当年那夜,还是她亲手交给墨白。

  只不过,此时即便激动,却还是没有放松警惕,握住那荷包,先用力握了握,检查无机关暗器之后,又运气功力在那荷包上微微烘烤。

  即便暗藏毒物,经此也难以再顷刻伤人,随之才递给皇后。

  6寻义倒是察觉到了她动作,却没说什么,谨慎是应该。

  皇后握着那荷包,留着泪看了许久口中道:“嬷嬷,是皇儿,一定是皇儿!”

  “是,娘娘,殿下肯定好着呢!”老宫女点头安慰。

  6寻义又将手中信封举起:“娘娘,殿下还带来了信!”

  闻听这个,皇后将荷包握在手中不肯放开,眼神看向6寻义手中信封,明显带着忐忑和希冀看向了那封信:“是皇儿亲手写?”

  “是,殿下说,娘娘定能识得他字迹!”6寻义点头。

  “识得,识得,当年皇儿还曾给开药方呢……”皇后点头,不断说道。

  老嬷嬷接过信件,一入手,便觉得沉。

  眼中微动,看来此信内容不少,心中又自放松了些,看来明王是用了心。

  希望娘娘看过之后,能高兴一些。

  检查无误后,递给皇后,拆开信封上蜡丸,果然,其中怕是不下十张信纸,足可见此信之长。

  皇后握着信手微微颤抖,眼睛却是快看向第一张上字迹,只一眼,便抬起头来,又泪流:“嬷嬷,是皇儿字,没错,你看看,你也能看出来……”

  老宫女并未接过,只靠近看了一眼,便点头道:“是,肯定是殿下字,殿下字天下间独此一家,独具一格,很特别。”

  皇后闻言,深吸一口气,低头看向了手中信件。

  信里写什么不得而知,但老宫女和6寻义都眼见皇后,初时,落泪更凶,手中颤抖幅度加大,但渐渐,泪停了。

  她看得很慢,十来页信纸,她仿佛每一个都要盯上半天,看到后面,她没有再哭,反而嘴角不自禁挂起了一抹弧度。

  当看完最后一页,她开始有些呆滞,信握在手中,思绪却不知飘去了哪儿。

  老宫女没有打扰她,6寻义更不敢。

  好一会过去,皇后才清醒过来,又低头看了一遍fanwai信,这一次眼中却再次含泪,最终竟轻声叹道:“傻孩子,只要你安好,只要你回来母后身边就好,母后不求别……”

  “娘娘,6先生一直伴在殿下身边,您不了解一下殿下近况吗?”眼看天色不早了,老宫女终于还是出声提醒道。

  皇后抬眸,再看向6寻义,却似乎清醒了过来:“嗯?嬷嬷,怎么还不请6先生坐下!”

  6寻义当即躬身:“娘娘,在您面前,卑职不敢坐,卑职站着就好,”

  “您是一代宗师,在这里,便是在金殿都赐坐,又有什么不能坐?”皇后说到这里,面上竟露出一丝笑容道:“你多年伴随在皇儿身边,你情况皇儿都说了,不过便是不拿你当外人,却也不能太过随便,他还年轻,想必平日里,处事多有失礼之处,还请您多多担待!”

  6寻义却是面色一正,当即躬身:“娘娘,卑职虽修为入师者,但却只是明王府中一家臣,娘娘乃是殿下之母上,卑职若以宗师修为在娘娘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