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明王不敌真人?(1/2)

加入书签

  在兵马护持下,一路骑马回到名府大街6寻义,眼神扫过整条大街上所有府邸,隐有杀气在狂澜。

  师弟离去前曾说过话,他自然记在心里。

  那后来宗师,定然便藏在这某一家权贵府上。

  只是此刻,6寻义眼眸扫过整条长街,却根本无法分辨是哪一家。

  在京中他们根基还是太浅,针对这些权贵,就更没办法快清查。

  不过没关系……

  他自然有办法查出来!

  此事他放在心里,在宫里面对皇后和张邦立时候,半个字都没有吐露。

  针对敌人,明王府会比皇家更彻底!

  天色已暗,整条街上很静!

  明王府门却还开着,一众兵马护卫6寻义回府后,并没有马上离开,开始就地在名府大街布放。

  6寻义没法分辨他们究竟是针对明王府保护,还是针对下午生凶案在布防。

  他没法干涉皇家决断,也无心干涉。

  “二先生!”有人迎出来,对6寻义行礼。

  “嗯!”6寻义点点头,踏进府中。

  待门关后,6寻义伸手取下自己肩头包袱,交给身边年轻人,抬头望着星空,轻声道了一句:“你师父呢?”

  “师父安置在偏厅!”年轻人抱着包袱,声音明显带着哀泣,原来此人是胡彪徒弟。

  这年轻人,名为范武,不但是胡彪弟子,同时还是他小舅子。

  数年前,范武姐弟二人,家中遭了天灾,父母亡故,她们姐弟二人为了生存,也只有随大流入临省乞讨为生。

  当年范武还小,不过十三四岁,其姐姐又为弱女子,便是乞讨,也非易事,可谓受尽磨难,后来一次,因其姐受欺负,被胡彪所救,之后胡彪与他姐两情相悦,又现这小子竟有武道资质,便将他收归明王府了。

  此次来京,风险很大,需要不但要是精英,还是必须能够绝对信任人手。

  所以这次随行数名年轻人,6寻义便是在他们师兄弟徒弟中挑选出来,这范武便是其中之一。

  “师伯,们要将师父送回去吗?”偏厅中,6寻义站在师弟遗体前默zhaishuyuan然,他身边范武眼含泪光,望着6寻义问道。

  6寻义沉默zhaishuyuan半晌,最后抬起头看向范武:“送不回去,路上会有人劫杀。”

  “师父已经死了,他们还不放过他?”范武握紧拳头。

  “你师父死了,送行你们却还活着,此番暴露了行藏,不知有多少人想打探咱们明王府虚实,一路山高水长,定然会有人朝你们下手!”6寻义微微摇头,平静道。

  范武眼中红:“不怕死,有本事就来……”

  “啪!”6寻义伸手一个耳光,便将范武打摔倒在地。

  “师伯……”范武坐倒在地上,抬起头看着6寻义。

  6寻义目光平静,盯着范武:“不明白为什么打你?”

  范武眼红,嘴颤!

  “如果你师父还在,不打你!”6寻义又转头看向师弟遗体,轻声道:“可他不在了!”

  6寻义沉默zhaishuyuan半晌,又道:“你起来,看看你姐夫!”

  范武红着眼,从地上爬起来,眼神看向胡彪遗体,即便经过收敛,那苍白脸上却依然掩饰不住伤痕。

  “你说,你姐夫怕死吗?”6寻义沉声问道。

  “不怕!”范武眼中流泪。

  “啪!”6寻义反手又是一耳光挥过去。

  范武再次被打到在地,这一巴掌很重,范武嘴角有血迹,眼神抬起却更是难以理解。

  6寻义盯着他声音却沉重了:“你错了,你姐夫不是你以为什么大英雄,大豪杰,他怕死,比谁都怕死。”

  “师伯……”范武颤抖,盯着6寻义虽不敢反驳,但目光明显不服。

  “怕死很丢人吗?”6寻义不理他仿若受了屈辱眸光,沉声问道:“你姐夫三岁无爹,六岁无娘,流落街头多年受尽苦楚,之后去了铁家,好不容易才过了几年安稳日子,可转眼又临家破人亡,再次喋血生涯……你说,如今他总算有了自己妻儿,自己家,他会愿意死吗?他不想死,他想过几年好日子很丢人吗?”

  范武眼神垂下了,泪流满面。

  “你给记住了,他不想战斗,也不想死。之所以他死了,不是什么为了当大英雄,大豪杰。只是因为他不死,死就是这师兄,死就是你这小舅子,死就是你姐姐,你外甥!”

  “明珠人是怎样被践踏在蛮子脚下你看见了,可你记住,说们为了天下苍生是没错,可们最根本心愿都很普通,很卑微,只是不想你们这些亲人,不像那些受尽屈辱明珠人一样如猪如狗活着罢了。”

  “你姐夫死了,他不是冲动去死,也不是热血冲头,他只是为了们,为了责任。”

  说到这里,6寻义一把将范武拉起来,目光对视着他眼睛:“你给记清楚了,从今天起,珍惜自己小命,不止为你姐夫,也为了你那失去丈夫姐姐,为了你失去父亲外甥,如果有一天非死不可,那你也得和你姐夫一样,是为了他们能活着而死,绝不能枉死,明白吗?”

  “是!”范武心中酸痛,点点头。

  ……

  房间中

  6寻义低着头,半晌不动。

  虽然如此教训范武,其实他心中又如何没有冲动?

  皇宫大殿,煽了冲玄一耳光,又点指上清山满门,在殿中连真人都挑衅,又何尝不是一口热血冲头,欲以血舒怒shubaojie气。

  不止是怒shubaojie,更是不知该如何面对那孤儿寡母……

  “呼!”一口气长长吐出,他抬头望向门口。

  “咚咚!”门口正好响起敲门声。

  “进来!”6寻义沉声道。

  门开,正是刚才那范武,脸上手印仍在,手中却抱着一个木箱:“师伯,这便是那宗师级!”

  6寻义眼中一抹厉色闪过,点点头:“好,放在这儿!”

  “是!”范武将木箱放在他面前。

  6寻义打开木箱,望着上清山那位李师头颅,他认不出此人是谁。

  今日带去头颅,少了这一颗,可旗国人却半点反应都没有,根本未曾提起过此人,再根据师弟话,他就已经能够确定,此人应该便是道门中人。

  只是不知是哪一家。

  “让陈先生来一趟!”6寻义微微沉吟开口道。

  范武也盯着那颗级,看得出他眼中仇恨仍然惊天,此时闻言,却是一怔,随即连忙抬头道:“对了,师伯,陈先生被抓走了!”

  “什么?”6寻义一愣:“谁被抓走了?”

  话一说完,又反应过来面色变了,站起身来连忙问道:“他被谁抓走了?”

  “宫里来人,说昌华药铺涉嫌谋反大罪,圣上以下旨查封,一应人等悉数缉拿。”范武说这话时候,神情似有些复杂。

  “怎么不早说?”6寻义眼中一缩,随即又问道:“是什么时候事?”

  范武先前便准备说,可是经过刚才那一遭,心绪激动,一时疏忽了:“就在您前脚进宫,后脚兵马就来了,们挡不住他们。”

  “是之前?”听闻并非是与张邦立谈话后才生事,6寻义神色又微微变幻,似放松了一些。

  其实他此番过来,与国朝之间也是一个互相试探过程,明王府是肯定要保持一定自主性,可也不能和国朝彻底背离,这便要看定武帝容忍度究竟在哪里。

  他很担心,若是自己与张邦立谈话之后,国朝便立刻动手拿了陈聚丰,那就说明国朝在对明王意志影响力上,态度极为强硬,需要慎重对待。

  “二先生,先前那内侍见咱们阻拦,他说咱们行踪暴露可能与昌华药铺有关!”范武见6寻义不语,又眼中闪动光芒道。

  听到这话,6寻义倒是彻底平静下来,却是一转头皱眉看着范进:“此事休要胡言,在没查清楚之前,府中上下决不许妄论一个字。”

  “可是二先生……”听闻此话,范武神色明显有迟疑:“陈宇说先前那些人在明王府门前动手时候,应该有保留,他们似乎并没有真对陈掌柜下杀手,否则恐怕不止路大哥战死,陈宇也未必能留得性命在……”

  陈宇和小路便是先前护卫陈聚丰,在明王府门前与那些人交战两个人。

  其中小路战死了,陈宇还在。

  “好了!”6寻义一抬手,沉声道:“陈聚丰此人,深得殿下信任,多年来更是为明王府屡立大功,没有证据事,不是你能随意揣测。”

  “嗯?师伯,您也怀疑他……”范武眼神一亮。

  看着他眼中光芒,6寻义眉头更深:“出卖咱们可能是任何人,警惕之心不能没有,但也不能妄自下结论!知道你想为你师父报仇,但千万别妄动,越是这种时候,越要保持冷静,注意看周边动静,尤其是观察,看有没有人会刻意在你面前激你仇恨,引导你去对付陈聚丰……”

  说到这儿,6寻义眼神深邃:“说,你能听懂吗?”

  范武微愣,但他又不傻,当然明白6寻义意思:“您是说,陈宇?”

  “不是说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