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走吧,带你去看看明珠(1/2)

加入书签

  “砰!”

  看着明王府大门,在眼前砰然一声紧闭,冲玄和梅云天两人皆是面色难看,他们被赶出来了。

  当真是从未有过如此经历,客客气气上门来,话没说上几句,就被人家直接轰出门来。

  这种屈辱与难堪,实在不容易接受。

  便是冲玄,在京城久矣,已经算是够圆滑了,此时也是通红着脸,藏在袖子中手微微颤抖。

  当然,对他来说,也许并不止愤怒shubaojie和屈辱,还有着心底沉重与担忧。

  崩了!

  彻底崩了!

  他都不知道是如何崩,他们来是为了解决问题,梅志峰问题,今日动手问题。

  可这两个问题根本就没开始谈,关系就直接破裂到了冰点!

  并且根本不容他们反驳便直接上升到了明王殿下与真人决裂,要论生死地步。

  这事太大了,说不得便直接要危及上清山数百年根基!

  冲玄被震脑子很混乱,他有些懵!

  “明王府分明早就做好准备要和们翻脸……”冲玄嘴唇颤抖,声音喃喃。

  这一刻,在他心中,明王府意志不再是威吓!

  “嚣张!”梅云天没听清冲玄呢喃,此刻眼中愤怒shubaojie无比,但转念却还是放不下自己儿子,回过头来脸色难看看着冲玄:“师兄,们怎么办?”

  冲玄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底颤抖,微微摇了摇头:“师弟莫急,咱们且先回去,立刻将明王传话回禀山门,待真人阁下赐下法旨,再做决断!”

  提及父亲,梅云天下意识点头,但见识了明王府霸道之后,他也不傻,心中还是有些不安:“师兄,万一他们立刻便对志峰下手……”

  冲玄抬头,眸光一颤,再次深深望了一眼那紧闭明王府门,声音略颤:“应该不会……”

  明显他也难能确定,仿佛自安慰一般:“既然明王带话给真人阁下,那证明他本心还是不想与真人阁下冲突,肯定得等真人阁下表态吧……”

  梅云天一听,也不由点头:“师兄此言有理!”

  说罢,一甩衣袖,立马转身:“走,咱们立刻回去,将此事通秉真人阁下!”

  冲玄点头跟随,临上马车前,却是再次深深回望一眼明王府,夜色下明王府,此刻在他眼里却仿佛有着杀气冲天。

  就怕明王话,不是在请示真人阁下意见!

  而是在下最后通牒!

  而今日李师动手,明王府宗师战死,便已经被明王府视作这就是上清山回应。

  冲玄心中惶惶不安,若真如此,那当明王仗剑闯山之际,他冲玄便很有可能成为戴罪羔羊,用来作为平息明王怒shubaojie火交代。

  没有人比他清楚,天下势力彼此纠缠,上清山看似安然若素,国朝不敢轻动,但实际上上清山又如何不是如履薄冰,他们又敢轻易和国朝开战吗?

  ……………………

  …………

  6寻义还坐在师弟灵前,眸光深沉盯着那颗李师头颅。

  良久,他才站起身来到师弟遗体旁,静静望着师弟,嘴唇微动:“不要走远了,等着,等着,终有一天,师兄定会为你报仇!”

  说罢,他转身出门。

  没有进屋,望着漫天星空,他在院中就地盘坐调息。

  不知过去多久,他身前突然有轻微声响传来,6寻义睁眼,只见一个约莫四十来岁,身穿粗布麻衣,做仆从打扮老者正朝他走来。

  原来正是之前曾在昌华药铺,出现在陈聚丰身边那位老仆。

  6寻义并未睁眼,却轻声开口:“昌华药铺被封了,皇家正在缉拿药铺中一应人等,最近你不要再露面。”

  “是,会小心。”老仆点头。

  “好。”6寻义点点头,不再出声。

  而那老仆却是没走,眼神看着6寻义,稍稍沉默zhaishuyuan后,神色略显复杂开口:“二先生,

  此次行踪泄露,并非陈掌柜之故,从得知您入城消息,到与您一起来明王府,他没有半点异常。”

  却是轻轻点头道:“好,知道了,此事会查出来。”

  那老仆闻言,又沉默zhaishuyuan了顷刻,声音微沉:“您还是在怀疑他?”

  6寻义终于睁眼,看向他,却是微微摇头:“你想多了,若不信任他,岂会一入京便直接去昌华药铺?”

  老仆眸光微垂,沉声道:“听陈掌柜说,您已经准备将他调离昌华药铺?”

  6寻义眸中当即锐利了起来,盯着老仆:“怎么了?是你觉得不妥,还是陈先生心中有想法?”

  老仆见他神色,面色明显一沉:“二先生,看来您不止怀疑陈先生,还在怀疑,若您觉得有问题,大可直接一刀斩了脑袋,老何若是皱半下眉头,有半句怨言,都不算好汉!”

  “老何,你应该明白们现在处境,生死攸关之际,没有时间和你讨论这些问题。”6寻义眉头终于皱了起来。

  “二先生,您觉得老何是胡搅蛮缠人?“那老仆面色微怒shubaojie,话语中又似有悲愤:“只是实在想不通,您为邯这么做?您如何对老何没问题,这条命是殿下给,也无什么牵挂,只要能对殿下有微末之功,这条命,随时可拿去。”

  “所以,你现在是在不满们调离陈先生?你在为他抱不平?”6寻义眉头更深了:“老何,你可还记得,你究竟是在为谁效忠?”

  “知道!”老何神色更哀:“就知道您已经开始怀疑老何背叛了殿下!”

  “说过了,没有怀疑你对殿下忠诚,当年不会让你潜伏在陈先生身边,正是因为相信你。即便现在,也不怀疑你忠诚,可是你不觉得你现在想法,已经很危险了吗?你是在为了陈先生而与殿下考量而对抗?”6寻义神色分不出喜怒shubaojie,但语气却很重。

  “危险?”老何伸手指着自己鼻子,面色满是复杂:“二先生,调离陈先生,真是殿下意思?还是你二先生意思?”

  “嗯?”6寻义豁然起身,眸光中刹那杀气沉浮盯着老何:“你怀疑背叛了殿下?”

  老何并不惧,声音却很低沉:“当年殿下本来是派随同保护陈先生安全,可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