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相比陆寻义,我更放心你(1/2)

加入书签

  天还未明,老道便已站在阁楼门前,望着墨白常练功之地,神色略带几分诧异。

  往日里,这时候殿下应该早已开始练功才是,怎么今日却还未起身?

  正有些奇怪,便听脚步声传来,有阁楼护卫上前来行礼:“大人,殿下请您上去!”

  “好!”老道点头随行。

  随着护卫上得楼来,本来欲直往墨白房间而行,却不想刚刚走到王妃所居之房间门前,便只见那扇门打开。

  随意披着衣衫,都还未束墨白出现在门前。

  “嗯?”老道见他如此大早,如此模样从王妃所居出来,面色当场一呆,连行礼都忘了。

  那护卫却记得礼仪,躬身行礼:“殿下,大人到了!”

  “嗯!”墨白面无异色,轻轻点头:“杜先生来了吗?”

  “还没到!”护卫答道。

  墨白点点头:“去准备吧!”

  “是!”护卫行礼,退去。

  墨白转身将林素音房门关上,眸光这才看向已经回神,向他行礼老道点了点头,转身朝着自己房间走去,嘴里吐出声音:“可办妥了?”

  老道在他身后,眸光深深看了一眼那刚刚被关上门,随即连忙跟上答道:“接到殿下谕令,山门人手已经即刻出!”

  墨白闻言,并未马上答话,却是在进了自己房间坐下之后,倒了杯茶,喝了一口才抬头看向那站在面前神色似有些不宁老道,轻声道:“京城事你都知道了吧!”

  老道面色一悲:“殿下还请节哀,胡先生壮举,小道敬仰万分,心头又有万千悲意萦绕,万万没想到,此前与胡先生一别,竟从此天人两隔,天妒英雄,当真是英雄天妒啊……”

  墨白再次端起茶杯,默zhaishuyuan默zhaishuyuan喝着。

  “不过只是数颗死人级罢了,6寻义谨慎再谨慎,但最终,还是风波不平,付出了惨重代价!”半晌后,杯中茶水已干,他才抬起头来,再次看向老道,神色深沉:“此番王妃之行,其中风险,勿须再多言吧!”

  老道面上悲意立刻收敛,神色当即变得紧张起来,立刻躬身坚定道:“殿下放心,太玄门上下誓死护卫王妃安宁,绝不敢有丝毫懈怠。只是……”

  “说!”墨白沉声道。

  “只是殿下,自崔朝远被您除掉后,旗国修行界已增派多名好手抵达明珠,为不惊动他们,山门中人无法入明珠,只能在明珠省外接应,昨晚您又再次出手,威震明珠,明珠局势越紧张了,就怕王妃这从明珠出去一段路不好走……咱们是不是行程稍缓,待他们松动些再作安排!”老道面色有些担忧。

  “这一段路,此事无需你操心,自有主张!”墨白却很冷静,放下手中茶杯道。

  “是!”老道见墨白已打定主意,也不敢再多说。

  墨白站起身来,负手,眸光深邃:“王妃安全,重中之重,万万上心!”

  老道身躯一抖,神色惶恐,却是不敢耽误,立马抬头道:“殿下放心,太玄门上下必效仿胡先生之忠义!”

  “去吧!”墨白点头:“太玄门本事是知道,相信你们不会让失望!”

  ……………………

  ……

  退出房间,再次经过那扇紧闭房门,老道神色复杂万分,陡然间,他只觉肩上更添万钧重担,压得他有些踹不过气来。

  他不是傻子,当然看懂了,明王当着他面从王妃房中披头散走出来,意味着什么!

  又是在告诉他什么?

  之前,明王妃可以说是有名无实,敌友难辨!

  然而,从刚才他眼见那一幕过后,明王妃刹那间便不一样了,她已经成了真正明王妃,这明王府真正女主人!

  她安危,对明王府来说已经截然不同。

  而且,刚才明王虽然话语不多,但却句句都让老道心怀震动。

  没听殿下说吗?

  6寻义一行,不过是为了几颗死人级而已,便战死不归!

  如今一个活生生明王府女主人,你太玄门该如何对待,应该心里有数了。

  而且太玄门实力明显远6寻义一行,若是最终却将事情办砸了……

  老道毫不怀疑,如果明王妃出了事,太玄门上下尚有一人活着归来,明王殿下必将动雷霆之怒shubaojie!

  想到这一点,老道浑身陡然一个激灵,再不敢耽误,脚步飞快离去。

  不多时,只见他回到自己房间,立刻手书信件一封,交予一名弟子,额头冒汗,声音郑重万分:“切记,万万让掌教知晓,王妃之安危,重若泰山,关乎太玄门满门上下之存亡,山门当全力以赴,全力以赴……”

  弟子悚然,不敢怠慢,立刻离开。

  明珠已沦陷,这里通向外部通信渠道都早已被严防死守。

  不过无论如何防守,却总是不可能完全杜绝,只是为了安全,明王所居之地,却是绝不可能留下半丝隐患,不可能在这里设下通信渠道,被蛮子侦查。

  故而消息收渠道,均是隐藏在外!

  老道那边动静,自然逃不过墨白眼睛。

  不是他不信任太玄门,太玄门将筹码投注在自己身上,不仅想从自己身上得到道家逍遥,更想要如当年圣祖爷时四大山门一样,博一个从龙之功,享来日荣耀!

  按道理,以墨白所展现在他们面前实力,他们不应该不忠心辅佐。

  但他们终究是道门势力,往日里太过自重己身,没有强大压力,想让他们如铁雄等人一样,在关键时刻为了明王府利益,能够牺牲自己来保全他人,那可能性太小。

  经此一幕,太玄门却是没了退路,只能全力以赴,有他们全力出手暴涨,林素音这一路上安全系数无疑便增大了许多。

  而且,人都是培养出来,有一便有二,他要让太玄门渐渐习惯他明王府规则。

  处理好了此事,他低头,望了望自己披散服侍,神色不由有了些许恍然。

  眸光抬起,看向了隔壁,眼神深处,浮现几许复杂。

  风吹来,微凉,渐刺骨。

  他眸中有迷茫在闪!

  曾几何时,他心性淡薄,于万事,他争而不强求。

  然,如今,他思绪深沉,坐小间而算人心,棋步天下,

  他也曾天心向善,他亦善,行慈悲医道,以圣手度人间。

  然,如今手染鲜血不知几何,杀心愈盛,血气渐浓!

  他坐了下来凝望朝阳,吹着冷风,在这宁静时,他也需回片刻。

  “身属道,法自然!”墨白嘴角轻念,眸光望向高空,渐渐分散嘴唇喃喃:“生而战乱,不为圣谁为圣,不为雄谁称雄?心不宁,何须淡薄?”

  眸光渐渐凝聚,他心亦缓缓安宁。

  然而,伸手拂过那被风吹乱,飘散背后长,眼底深处,却还是有着几分难以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