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走吧,杜先生!(1/2)

加入书签

  “六爷,杜先生到了!”还在与阿九交代,便有府中人来报。

  “好!请她客厅稍坐,马上过去!”墨白回应一声后,再次看向阿九道:“说你都记住了?”

  “是,六爷放心。”阿九点头应令。

  “嗯,午后便要出,到了京城,具体事情你自行把握。”墨白不再多说,负手转身。

  阿九跟在他身边数年,也经常会替墨白办事,只要他弄明白了重点,具体处理方面,墨白相信他能力。

  “六爷!”阿九又叫道。

  “说!”墨白回头。

  “宁儿?”阿九微微犹豫了一下,却还是道:“六爷,宁儿也受了伤,她要不要跟们一起去京城?”

  “她不去!”墨白摇摇头,眸光在阿九脸上定了一下:“不要以为京城就真能比这里安全,宁儿和你不同,铁雄一众人等为明王府嫡系,她是铁雄妹妹,想在他身上动心思人会少吗?一旦有危险,你护不住她。”

  阿九脸色一暗,没有再吭声。

  ……………………

  ……

  杜先生最近日子并不好过。

  自韩在寇死后,旗蛮报复,比预料还要剧烈。

  明王府能够隐藏,青年社却不行。

  青年社太大了,人也太多了!

  在明珠省内,几乎在任何行当都有他们生意与势力。

  想要找到杜先生这等巨头或许不容易,可想要对付青年社成员却是不难。

  这几日里,旗国重拳出击,几乎每一日都有众多青年社人落网,随之而来便是一些重要人员或被擒,或被杀!

  面对这种情况,青年社自然不会束手待毙,但正面交锋,他们肯定是赢不了。

  能够使出手段,依然是是用明珠稳定相胁迫。

  他们在工厂,在码头制造混乱,组织罢工,让旗国人无法顺利在明珠生产物质,在码头组织货运。

  堵塞交通,四处制造爆炸,饭馆歇业,报纸挺送、甚至破坏水源电源,扰乱社会动态。

  针对旗蛮有关人士进行暗杀、绑架!

  烧掉旗国人货仓,挤兑抢劫银行钱庄,破坏社会经济。

  不得不说,青年社所给出手段,确是令蛮子焦头烂额,长久如此下去,不论是出于政治目,还是军事目,蛮子都肯定是坚持不了。

  光是镇压这些叛乱都足以让他们东奔西走,哪里还有余力支援各方战场?

  但这一次,蛮子并没有妥协。

  很明显,他们已经对杜先生彻底失去了信心。

  宁可付出大代价,也必须将她赶下台,否则青年社便始终是他们在明珠心腹大患。

  而且蛮子也并不是蠢货,只会杀人镇压,针对杜先生手段,他们同样给出了对策。

  事实上,也不算出奇,他们一直都在做,便是让青年社脱离杜先生掌控,培养他们自己代言人。

  只不过之前是不想付出代价,不想将杜先生逼急,想要徐徐图之,而现在则是直接而霸道。

  他们重拳出击,拔出萝卜带出坑,在死亡威胁,与权威利诱下,总会有人做出不一样选择。

  眼看着杜先生是旗国人必然要除之对象,青年社里有别样心思人,自然不会没有。

  故而,杜先生本来唯一手段便是熬,熬到蛮子妥协。

  可如今,她却恐怕难以支撑太久,内外交困之下,失败是迟早事。

  不过还好,杜先生在与蛮子撕破脸皮之前,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如今她能做也就是尽力撑下去,到最后,无论什么结果,也得咬得蛮子疼!

  ……

  墨白走进客厅,一眼便见到在客席平静而坐杜先生。

  说实话,自当年见到这个女人开始,墨白每次见她都会不自禁诧异。

  杜先生无论相貌身段,都显轻柔,并且身上并无掌权者那股大威势。

  而且她也并不刻意模仿男子,妆容打扮从来都是正经女子装扮,一举一动,也柔美狠。

  若不知她便是那大名鼎鼎“杜先生”,单单只是看她人,往往会有错觉,这便是一个稍有些清秀大家闺秀而已。

  然而,正是这样一个女子,却手掌青年社大权,至如今地步都还无人能撼动。

  “殿下!”脚步声传来,杜先生抬头,见到墨白,并不显激动,施施然自客席起身,行礼道。

  墨白眸光在她脸上微定,见她如此平静,心中倒是更为欣赏,笑了笑,点头道:“杜先生,抱歉,让您受委屈了。”

  这说是之前,杜先生被要求遮眼来此之事。

  “殿下安全重过天,理当如此,殿下不必客气!”杜先生似乎并不以为杵,摇摇头道。

  “请坐!”墨白也不矫情,来到主位,伸手示意道。

  “谢殿下。”杜先生拱手坐下,这才抬头,直接开口道:“不知殿下今日相召,可是有事吩咐?”

  “吩咐谈不上!”墨白倒也不介意她直言相问,道:“今日请杜先生您过来,主要是有两件事。”

  “殿下面前,不敢当先生之称,若殿下不介意,可叫杜鹃!”杜先生抬眸望着墨白,虽神情镇静,但眼中还是有些许复杂浮现。

  当年初见此人之时,何曾想到原来他便是那大名鼎鼎少年宗师明王殿下!

  至今,她都没忘当年这瘦弱青年曾被小刀一声呵斥而咳血模样,而画面一转,他已是一拳可毙宗师威严模样……

  刚刚想到小刀,便只听墨白提起了此人:“杜先生,当日小刀之事……请您见谅!”

  话并未多说。

  杜先生倒是微顿,眸光与明王对视一眼,随即垂下,微默zhaishuyuan后沉声道:“当初并不知殿下身份,在齐家,小刀冲撞殿下,这件事因而起,殿下震怒shubaojie,本该由来付出代价!”

  “饶他,是因敬您英烈,杀他却与您无关!”墨白眸光一正,声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