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皇后(1/2)

加入书签

  小桥、流水、花香,鸣蝉。

  后宫不如前殿恢宏,却显格局雅致。

  夜色下,一轮清月柔和而又宁静。

  从定武帝那儿,终于印证了自己心中所猜测墨白,此刻便在内侍带领下,缓步慢行,前往皇后寝宫!

  从定武帝那儿出来之后,他依然平静,甚至反而显得更为轻松了一些。

  就连那胸口一直持续疼痛,似乎也都不在那么难以忍受了。

  仰头望望那轮清月,他心中默zhaishuyuan默zhaishuyuan呢喃:“也好,真若是父子情深,当如何自处啊?”

  嘴角浮起一抹笑容,他眸光越平和起来,说实话,定武帝冷漠和狠心,其实反而令墨白心中轻松了一些。

  墨白承袭了明王身体,无论如何,他再也否定不了自己如今立于天地间,身体里流淌血液是定武帝血脉。

  或许一般朋友之交,他能淡漠之。然而,这天地注定父母深恩,他却不能不去面对。

  这种天塌地陷也打断不了联系,除非是心性冷漠之辈,否则谁也没法做到完全心无挂碍当作不存在。

  至少,墨白便是绝对做不到,上一世,他虽然体弱,却是双肩仍可扛天地,从不愧心。

  可是要强逼着他这样一个有着成年世界观人,去对一个还陌生人,真真切切礼敬为父母?

  这无疑对墨白来说,是一种极难克服压力!

  而如今,定武帝冷漠与狠心做派,却是让墨白骤然轻松了很多。

  虽然,他依然无法去否决这份父子关系,但那只是血脉,见了当面,他会为这份血脉三跪九叩,以君父之礼待之。

  但内心中,却着实少了那时时刻刻存在情感牵绊。

  月光下,他影子修长而淡雅,略显出尘。

  行过这间殿宇,又走过那处池塘!

  当最终在内侍引导之下,终于来到了这间大殿之前,墨白停下了脚步,他望着那气派楼阁之中灯光,目光微微凝滞了一下:“不知这母后,又会是什么态度,会不会也和定武帝一样……”

  他心中倒也期盼真是如此,让他彻底轻松,那也真挺好!

  缓缓吐出一口气,淡然而立,等待传召。

  不一会便有一看上去年纪颇大宫女,快步而出,直奔墨白而来,躬身而下:“殿下,娘娘有请!”

  “带路!”墨白点点头,轻声道。

  一路随宫女而行,也不知穿过了几座厅堂,才来到一间檀香扑面内殿之外。

  那宫女站在门外,朝着里面躬身:“娘娘,明王殿下求见!”

  墨白站在一侧等待,倒也并不对这规矩森严而奇怪。

  他心知,即便是皇子,在夜晚入后宫,也必是诸多忌讳。

  但,他也并不低头待命,目光微微抬起一扫正殿。

  还未看清全貌,第一眼便被坐在内殿尽头,身着华丽,头戴金钗凤铝人影所吸引。

  那是一个看上去约莫三十上下女子,此刻端坐在内殿尽头,气质高贵至极!

  不用等她出声,墨白便已确定,这定是他那“母后”。

  连忙凝眸视其容貌,昏黄灯光下,看并不是很清晰。

  但心头确实意外狠,这“母后”却实在是显得太年轻了一些,先前见定武帝,怎么着也是快五十人,怎么这母后如此年轻,也不知是保养得宜,还是真便本是如此。

  想一想,自己都已十六,无论如何,这皇后也定是三十开外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