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梅真人(2/2)

加入书签



  然而,此刻,坐在大殿中人,却是各个脸色难看,但又眼中难掩忌惮。

  有仙风道骨之辈,再次开口问道:“那白长青究竟是何师承?他真有如此能为,可曾调查清楚,刘师弟当真被他一拳而毙?”

  此言其实已不知被一次论证,冲灵很无语,但却只能点头:“此事,早已确证。”

  “真有一拳化虎fuguodupro?冲灵师弟,非不信你,而是此事也太过虚妄,他才多大年纪,安能有此能为?这简直滑天下之大稽,修道七十余年,便览典籍,却也未曾听闻过有人能做到如此荒诞之事。”又有人质疑。

  冲灵默zhaishuyuan然,这他可不敢确证了:“此事只是调查所得,具体如何,亦不敢断之,但师兄,那白长青当是有些本事,不提他一拳便败了道门三位武道宗师,便说他府中那6寻义,胡彪之流,此次却是大庭广众之下,确杀了金成霸,而且李师最后……”

  说到这里,他没再说下去,只是道:“这6寻义,胡彪,均只在明王府为仆为将!”

  这话,当场令一众人等,脸色更加难堪了。

  实在难以置信,人家府上一家仆,便有如此本事,你还说人家不过一竖子?

  再不信又如何?

  已经论了两天了,虽然质疑人颇多,但却始终无人肯接这乱摊子。

  没有人开口说,去一趟明珠,探一探那明王深浅。

  便连那在京城6寻义,都无人开口说去会一会。

  这就很尴尬了,其实倒不是怕,主要是心中没底,而且也放不开手脚,比如6寻义,你再厉害,上清山多去几个,你不死?

  但却做不到啊。

  “各位,不论白长青本事如何,但此人之嚣张霸道,如今诸位心中亦是有数了,极为担忧,若再不给回应,不但梅师侄会危险,那白长青搞不好还真敢大庭广众之下,明目张胆亵渎真人,等绝不能容这等事生,诸位如何看?”冲灵再次道。

  能怎么看?

  还有人敢说就让他去亵渎真人不成?

  “那副教觉得当如何?”

  “嗯,此事棘手,等亦都多年深居苦修,已多年未处理这等山门事务,副教若有决议,只管吩咐便是。”

  众人再次将事情推到冲灵头上,就算再不悦白长青,也没有人会主动揽事。

  冲灵不傻,他这两日就拖住这一帮元老,便是让他们一起担责:“此事事关真人威严,与上清山荣耀,更兼之志峰安全,何其重大。白长青到底是国朝明王,们一举一动皆受限制,依看,此事还需诸位与一起上禀真人阁下,由真人阁下亲自来决议方可,诸位以为如何?”

  众人对视一眼,却不吭声了。

  活了这把年纪,谁还是傻子?

  这事要是上禀了真人,让真人怎么说?

  不敢应战,还是当真去应战?

  关键是那明王底细实在不清楚,若真是修为到了真人,那还无碍,他们处理不了。

  可这实在不可能,他要没那本事,大家却束手无策,将此事推给真人处理,那上清山留他们这一众人又还有何用,真人又如何看待他们?

  所以,大家伙也是很为难,面对凡人,他们高高在上,可如今面对白长青,他们谁还敢不可一世?

  众人无语,殿内又再次陷入沉默zhaishuyuan。

  冲灵也是无奈。

  然,就在这时,突然金殿中,气势陡变。

  所有人仿佛同时心中有感,刹那间全部抬头,看向金殿上方那张无人敢坐蒲团。

  却见一灰衣老道,竟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蒲团前,负手背对众人,仰望头顶上方那张祖师画像。

  从背影看,他丝乌黑,身影并不算高大,但一股摄人天地大势仿佛伴他而行,他站在那儿,便可震慑人心。

  众人神色一惊,顷刻间所有人从蒲团上站起,无论修为多么深厚,无论年纪多么老迈,这一刻,均躬身而下,手执道礼,口中虔诚:“恭迎掌教真人法驾亲临!”

  “诸位道友无需多礼!”灰衣人声音从容而清淡。

  众人抬,只见灰衣人已经转身,他背负双手亦散开,胡须很长,但却乌黑,面上皮肤并不松弛,一双眸子仿若星空深邃。

  目光清淡一扫殿中诸人,他神色从容,微抬:“诸位请坐!”

  “掌教真人请!”

  灰衣人,毫无疑问便是天下闻名五大真人之一,上清山掌教真人梅清风是也。

  相传他今年已经七十好几,但却不想看起来竟还犹如四十中年,看来修为驻颜之说不假,难怪世间修道者,坚信长生!

  “听闻世间又出一位同道,还是位小友,并且送信于,可有此事?”真人垂坐,一双眸子太过清淡。

  众人无言,冲灵却心中一紧,连忙道:“回禀真人阁下,国朝明王殿下墨白,其自道号白长青,于日前与上清山、黄庭府、竹叶门一众前往明珠省道友冲突,动手之下,其一拳败三位宗师,至三位道门宗师身死道消……”

  说到这里他声音微顿,抬眸看向真人,真人眼神并无波动,他继续道:“经调查,当日其一拳出,有猛虎fuguodupro化形而出,又有虎fuguodupro啸相随!”

  真人眸光陡然波动了一下,但片刻后,却又复了平静:“真气化形,此乃拳道究极,小成大义,能成此功,足可称一道之宗师也!”

  众人连忙起身,再次弯腰谢过真人赐教。

  之后,众人眸光微转,有人开口了:“掌教真人,那白长青自称已登逍遥位,并狂妄自大,不可一世蔑视天下道友,但纵是他有些能耐,但依然觉得,不过障眼法而已,请真人赐教!”

  掌教真人微默zhaishuyuan,轻声开口:“真气化形,倒非一定得登逍遥。”

  此言一出,众人果然脸色大变,随之一个个顿时怒shubaojie于形色,口称明王果然奸诈,竟虚张声势,想要瞒过天下人。

  真人意思很清楚了,真气化形,不一定是真人,那不是障眼法是什么。

  “道门上下千年,传承如何渊博,也从未听说有二十而入真人之境者,此事原本荒谬!”

  “白长青狼子野心,依看,所为猛虎fuguodupro化形相随,亦有可能乃是其阴谋所策,刘师弟修为何其精深,就凭他一拳便想败之,此绝无可能,当是其以众欺寡,并故意放出消息,想要让天下人惧之,多亏真人阁下法眼如炬,一眼看破虚妄!”

  一众高人感觉受到了羞辱,更重要是,为自己先前忌惮而不好受,声讨白长青,很正常。

  冲灵脸色很尴尬,消息是他报上来,却被真人如此否决。

  不过该请示还是要请示,没办法:“真人阁下,如今白长青拘押梅志峰师侄,前日冲玄去交涉,却不想那明王府之将,竟敢替明王下了战书,要……要挑战真人阁下您……”

  冲灵有些说不下去,众人亦安静下来,无杂音。

  倒是有人很愤怒shubaojie,想要直接走一趟明珠,但真人面前不敢放肆。

  真人太过高大,他们连做做样子也是放肆不得,一切逃不过真人法眼。

  提到挑战之事,所有人只能等真人赐下旨意。

  但最终真人却问道:“二十之龄,有如此修为,上下千年,也可称奇才,便是与论道,也未尝不可!”

  “真人心怀大度!”冲灵躬身。

  “听闻他给带了信,不知这位小友有何指教?”真人又复清淡,他不提梅志峰,仿佛丝毫不担心。

  冲灵抬头,嘴唇有些干,但真人垂询,他只能开口低声道:“他说……圣人以神道设教保境安民,奸贼以神道聚众左道乱政。为正,长青当为护法,若为邪,则以令孙之头颅作生死战书!”

  梅真人一直清淡眼,伴随着他话音而落,陡然似有精光浮现,顷刻间令这间大殿所有人等呼吸抑制。

  所有人低头,殿中安静,真人却已站起身来,再次负手,微微抬头,口中呢喃道:“圣人以神道设教保境安民,奸贼以神道聚众左道乱政……”

  良久。

  一声不知含义轻声在众人耳边回荡:“修道至今,却不想竟被当成了邪逆,这位小友……当真好大气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