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国朝施压(1/2)

加入书签

  冲玄早已离开,6寻义却仍然站在客堂里,久久未动身形。

  他神色凝重,眉心紧皱,仿若有着化不开结。

  这副模样与他之前面对冲玄时从容,明显大不相同。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客堂门口有脚步声传来,6寻义才终于深深吐出一口浊气,回过神来。

  他舒展眉峰,收敛自己心底沉重,即便这是在明王府中,并无外人,他也不想让任何人看出他此刻惆怅。

  门口很快出现人影,是一青年,朝他躬身行礼道:“二先生,宫里来人了,要见您!”

  6寻义眼中微顿,波光一闪道:“是张邦立?”

  “是!”来人应道。

  6寻义抬头看了一眼门外,随即点头道:“请他进来。”

  张邦立已经不是第一次踏足明王府,可这一次,他神情却比之前明显要慎重多,满眼沉重。

  这模样倒是与之前6寻义神情相差无几。

  一入客堂,竟不等双方见礼,便是眸光一瞪,直视6寻义,直接开口喝道:“6寻义,你好大胆子!”

  6寻义原本拱手正要见礼,听闻此言,身谢顿,抬起头来与张邦立对视,淡然开口:“张大人,您此言衡?”

  “6寻义,你最好从实招来,究竟是何居心,竟敢挑拨国朝与道门之事?”张邦立手一挥,神色越威严。

  6寻义眼眸一挑:“张大人,您是在跟6某开玩笑?”

  “玩笑?”张邦立一反往日不动如山模样,此刻尽显锋利:“6寻义,你自己要寻死,张某管不着也不想管,但张某劝你最好想清楚了再开口,给张某一个满意答复,如今尚还未到绝地,若你仍然冥顽不灵,那张某也不怕真跟你开个玩笑……”

  说到这里,只见他丝毫不假颜色,眼中杀气爆闪,声音更是深寒:“只待一时三刻,便有千军万马而来,将你6寻义万箭穿心。而且紧随其后,便是血流成河,不知多少人要因你而丧命,6寻义,你觉得这玩笑好不好笑?”

  张邦立丝毫不掩饰自己杀气,语气森森,此刻他这副模样,任何人也不敢当做玩笑。

  他反常,6寻义当然明白。

  他话,6寻义自然也不会不懂。

  答复不是给他张邦立,而是给陛下,给国朝。

  连累也不是他人,而是明王本人和明王府。

  很明显,冲玄已然将情况通报了国朝,张邦立此刻正是为了上清山而来,更准确说是为了明王那个“战”字而来。

  只是即便如此,6寻义却并不为所动,反而眼中一抹光芒乍起,声音中更没有丝毫悠:“张大人,你这玩笑怕是开大了,若说6某被万箭穿心,6某还是信,自从入京城那日起,6某这条命就早已做好准备被人拿走,是被千刀万剐,还是万箭穿心,也没什么区别。不过要说6某会连累世间白骨累累,血流成河,却怕是张大人高看了6某,6某早已说过,不过是殿下身前一小将耳,只遵王事而已,有何能耐连累他人之生死?”

  说到这里,6寻义抬头,面色越从容,竟微微一笑道:“玩笑之事还是作罢,张大人有事但请直言便好,6某如今还有伤在身,仍需尽快调养。”

  张邦立神情越深寒,死死盯着6寻义:“你既然早已准备赴死,那这伤势又哪里还有调养必要?”

  6寻义抬头,与他对视:“话虽如此,但只要一日未死,自然便得为殿下尽忠一日,如今脑袋尚在脖子上,也仍有王命在身,自是需要调养,早日赴命!”

  王命在身?

  张邦立心神不由自主一颤,他不能不想到,这王命便是去上清山为明王下战书!

  张邦立心中火焰怦然而起,他眼眸顷刻通红,盯着6寻义一字一句道:“6寻义,你当真要陷殿下于不义?”

  “张大人!”6寻义脸色当即一变,眸中似有火花:“6某虽一届匹夫,但还请张大人自重,切莫信口开河,有些罪名,6某担当不起,张大人虽贵为国朝重臣,但最好也别挑战6某底线!”

  张邦立并不惧他,闻言当即冷笑:“张某知阁下乃是宗师,岂敢胡言乱语,但阁下做都做出来了,今日就算能堵住张某嘴,难道还能堵住天下人嘴?”

  6寻义抬头与其对视,眼神深沉,终于,他开口道:“张大人若无要事,便请回吧!”

  “不会久待!”张邦立神色亦是越冷了下来,不似刚才那般锋利,但却更显渗人:“也没有时间久待,该说都说了,现在便请6先生给个答复。”

  “恕6某愚钝,却不知刚才张大人究竟说了什么?要又是什么答复?”6寻义说是送客,可此时却一转身,直接在座位上坐了下来。

  “好!说了这么多,不管阁下如何想,张某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张邦立微微垂:“当年事,张某有罪,但却敢天地证,只是一心为国,绝无半点私心。得知殿下幸存于世,更英雄世间,张某亦是振奋不已,便是知道有朝一日,或为殿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