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兰妃忠君(1/2)

加入书签

  张邦立走了,如同冲玄一样,都并没能在明王府久待。

  也依然如同冲玄离开时那样,6寻义再次独自静坐于客堂之中,久久不见起身。

  只是相比先前,他面色显然要更为沉重。

  坐在客堂中,只要但闻门外有些许异常响动,便会见他紧皱眉峰微跳。

  相比前几日,今日时间似乎要过格外慢些。

  但无论多难熬,天色也终于还是慢慢暗了下来。

  6寻义站起身,抬步来到客堂门口,眸光眺望府门方向。

  那里依然如往常般安宁,无任红常。

  6寻义微微闭了闭眼,紧皱眉峰终于是缓缓松开,一口浊气徐徐吐出。

  最危险一天,总算是过去了。

  再睁眼,眸光从府门方向收回,望向整间明王府。

  已是年节将至,明王虽然尚未归来,但宫里显然还是重视,已赐下了诸多年礼。

  府中虽人丁不多,却也还是为年节张罗了一番,入目所见,已有了些许年节气象。

  还好!

  看来,自己这颗脑袋还有机会过年!

  张邦立走后,尽管6寻义明知道张邦立话绝非威胁而已,他6寻义这条命也确有可能在旦夕之间便被万箭穿心而过。

  可他并没有逃,也没有命府中做任何随时准备抵抗准备。

  不是不怕死,而是在京城,天子脚下,就凭他6寻义,就凭明王府中这寥寥数人,又怎能硬抗国朝?

  若国朝真下了决心,要拿他性命给上清山做为说法,又或者要拿下他严刑逼供明王联系通道话。

  那么他逃与不逃,准备与不准备,没有任衡义,面对下了决心国朝,任何反抗都只能是徒劳无功!

  不过,还好,他赌赢了,国朝下不定决心。

  ………………

  ……

  定武帝头疼症又犯了。

  连续几日疲累,加上中午张邦立回来时带来消息,令他午膳都没能用完,便苍白着一张脸被内侍送到了兰妃这里。

  兰妃,一个连续几年独得圣宠女人,终于在好几日焦虑之中,又得见圣颜。

  一个下午,使尽浑身解数悉心伺候之后,定武帝终于慢慢平缓,慢慢入睡。

  或许确是这几日殚精竭虑,太过疲惫,自下午入睡后,直到此时已然入夜,他都还未醒来。

  就在榻几不远处,有内侍低声禀报道:“娘娘,张大人还在候着……”

  榻几边上,兰妃妆容精致!

  虽已不再是二八年华,但此时灯光下她,却气质高贵无比,闻言从榻几起身,缓步踱至门口处,望向内侍,面容清淡,淡淡道:“陛下累了,告诉张大人,有事待陛下醒来再议便是!”

  “娘娘……”内侍面色苦,微微抬眼,似有话不敢说。

  灯光下,兰妃抬眼瞥了一眼身边内侍,嘴角微微翘起:“怎么?还怕他张大人吃了你不成?”

  “娘娘!”内侍连忙跪地请罪:“张大人上次来便说了,若是小敢耽误了大事,便要拿小脑袋……”

  “你去告诉他,这是本宫说!”兰妃眼眸一抬,声音却依然柔和。

  “娘娘,张大人,张大人他……”内侍却仍然不退,显然为难,依然跪地不起。

  “怎么,把你吓成这样,莫非他还敢拿本宫性命不成?”兰妃似有些不悦。

  内侍跪地低头答道:“娘娘,陛下曾交代……”

  兰妃沉默zhaishuyuan顷刻,却似无奈道:“也是,本宫便被陛下责斥了,也确是不敢再得罪张大人。”

  说到这里,兰妃却是一转身,又回到了榻边上,对着安睡定武帝打量了片刻,又转身回来到门口小声道:“陛下今日龙颜大怒shubaojie,又犯了头风症,可是遭了大罪,听说当时便是与那张大人在议事才动怒shubaojie,此时他来找陛下,怕是又会令陛下刚刚舒缓些身子不妥,本宫没本事,不能代陛下受罪,却是不能容人这时候再打扰陛下,你去,就照本宫话说,待陛下醒了,本宫再替他禀报!”

  “娘娘,这……”内侍闻言苦着脸站起身来,却还要再劝。

  “不必再说了,陛下连日来操劳国事,日理万机,殚精竭虑,本宫虽知张大人此来,必然是国之大事,但对本宫来说,却没有什么事比陛下龙体安康更重要,陛下醒了后,本宫再去向张大人赔罪便是,便是真耽误了国事,那便请陛下砍了本宫脑袋,本宫也心甘情愿认了,只要能让陛下安安静静休息一会就好……”

  “娘娘……”内侍大急,声音略高了一丝。

  “罢了,无需再多言,陛下对咱们皇恩浩荡,咱们不管其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