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吴守城官复原职(1/2)

加入书签

  “罚咱们轮班也就罢了,可凭啥连这御寒新衣也都给克扣了?”

  “就是,看这天冷,咱们这儿又无遮无挡,这是要活生生冻死咱们。”

  “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待在牢里,至少冻不着饿不着……”

  “小声点,别真传到上边耳朵里去了!”

  “怕个球,大不了老子不干了……”

  “算了,都少说几句吧,至少咱们还都是个全乎人,吴头这次可是真栽了,听说都被整没人样了,能不能有命过年都不知道……”

  一大清早,城门口正执勤兵丁们在寒风中骂骂咧咧。

  仔细一瞧,原来这些人,正是当日曾与吴守城一起患难与共被抓进去同僚们。

  不知为何,他们竟都已经被放出来了,而吴守城却是不在其中,听其话音,似乎吴守城如今仍被关在里面。

  也就在他们正苦着脸抱怨时,却没有现,此刻正有一个略显狼狈身影,正一瘸一拐朝他们走来。

  或许是他低着头又穿着制服缘故,大家伙还真没在他身上太过在意,直到这人径直走到他们身前,二话不说,突然出手,一把抓起一个正坐在矮凳上喝着小酒暖和身子兵士,狠狠往外一拽……

  “哎呦……”

  一声痛呼毫无意外响起,所有人面色当即一怔,愣愣看向这不之客。

  确实没能反应过来,在他们这儿居然有人敢如此嚣张,是谁吃错药了不成?

  “艹你祖宗……”然而,摔了一跤那位却是当场怒shubaojie从心起,口中大骂一声就要起来干仗。

  可一回头,见到那已经僵硬场面中,一双满是凶光盯着自己眼睛,当场就蔫了,冷汗自头上落下,嘴唇蠕动着干笑一声:“是,是您啊……吴,吴头。”

  “滚!”吴守城一双眸子在现场一个个当天与他一起被抓同僚身上划过,最后黑着一张脸在椅子上慢慢坐下,也不管那小桌上酒是谁,拿起来便一口干了,然后口中寒声一喝。

  话毕,众人脸色皆有些尴尬对视一眼,不知如何是好。

  “吴头,您出,出来了……”一个平日里和吴守城相处最为不错兵丁,想要化解一下尴尬。

  “滚,都给老子滚!”然而,却话未说完,便只见那吴守城陡然站起身来,又是一声大喝!

  ………………

  ……

  “都以为老子铁定玩完了是吧?”

  “都他么上赶着去巴结那礼部大人家公子是吧?”

  “老子还真是小看了你们,好样,一个个还挺有手段啊!那些往老子头上倒脏水,你们怕是没少废心思吧,都往死里整老子是吧!”

  “真当他们能要了老子命?老子借他们个胆,也不敢割了老子头!”

  “可以,真可以,既然老子没死,你们恐怕就得仔细点了,吴某人向来恩仇必报,从今天起,你们这帮人都仔细着点,千万莫犯到老子手里,否则可别怨吴某人心黑手辣。”

  吴守城黑着一张脸,活也不干,就坐在矮凳上,喝着小酒,吃着花生。

  不时抬起眼睛冲着那些正在战战兢兢干活兵丁们一阵冷笑,每盯着一人,便只见那人顿时脸色苍白,心底没来由冒着寒气。

  是真害怕啊,怎么也没想到,犯这么大事,这位居然毫无损回来了,不但回来,还明显官复原职,继续在这城门口当头。

  众人无不冷汗直冒,一个个对视间,眼皮不住乱跳!

  情况很明显了,吴守城一回来就这么大火,足以证明这些曾经患难与共战友翻脸了。

  而事实上,自从这些人在关进去当天晚上就被放出来了,吴守城却一直被关到今天,就足以说明问题。

  城门口难得风气正派,再听不到兵士们那些吆五喝六说辞,许多经常来往城内外商贩心底不由古怪。

  而有些外地赶来则是莫名对京城升起一股向往,看看,这如此清明环境,果然与地方不一样,真不愧一国之都。

  ……………………

  …………

  近乡情怯!

  这句话其实并不算恰当,若放在以往,可以这么说,毕竟她曾在这里长大,自然怀恋。

  但自从那一年明王离京,林氏叛逃,对她来说,这里便不再是她家乡,这里对她来说是禁区。

  可今日,她坐在马车里,等待着城门口同行时,她那一直沉寂眸子,却还是不由起了波澜。

  人,只要不死,就不可能真一念不生!

  人生之重,莫大于生死,林素音其实不是没有考虑过生与死。

  即便她入道家,修长生逍遥,炼淡薄道心,本该事事看淡,绝不会轻易为世俗挂心,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