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吴大人找茬(1/2)

加入书签

  负“他就是吴守城?”距离城门口不远,一中年汉子负手而立,眸光定在一脸阴沉吴守城身上。

  他身边有一壮汉,闻言立即恭敬道:“正是,按您吩咐,小一直派人在衙门那边盯着,今日一早见他被放出来了,就立马派人去通知您。张爷,这小子究竟有何不同寻常,竟劳您亲自过来?”

  “一放出来就过来了?”中年男子闻言,嘴角不由呢喃了一声,却又立马醒神,看向那壮汉正盯着自己闪烁眼神,警告了一句:“不该你管事,你最好别瞎打听,否则要是坏了事,可别怪没提醒你,就是你上头那位出面也保不住你!”

  “瞧张爷您说,就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机事,就是好奇,好奇……”那壮汉闻言,心中又是一凛,立刻回道,态度上又恭敬了几分。

  “好奇会害死人,让你办事莫说出了岔子,就是走漏了消息……”那张爷闻言,眼中锐利一闪。

  “不敢,绝对不敢,张爷您尽管放心,成老五在道上这么多年,出了名守信用,办事也绝对稳妥,您大可放心,绝对出不了事。”成老五心中越慎重,连连做保。

  “最好如此,只要你把事情办利落了,答应你好处,绝不会少半分。”张爷说着,就伸手入怀,掏出一个小袋扔到成老五手上:“今天这事办不错,你人也辛苦,这点钱拿去给弟兄们喝酒。”

  钱袋一入手,便沉甸甸,成老五脸上顿时一喜,连忙道:“成某就代弟兄们多谢张爷赏,接下来还需要成某做什么,您只管吩咐!”

  打了一棒子,又给了一颗糖,成老五自然服服帖帖!

  中年男子又盯向吴守城方向,轻声问道:“这小子出来后,可有接触什么人,或其他异常?”

  “没有,人一直盯着,这小子从衙门一出来,就怒shubaojie气冲冲直奔城门口。到了之后,立刻对那些兵士又打又骂,闹了一通之后,便坐在那大庭广众之下,堂而皇之藐视上官,威胁报复同僚……”那壮汉倒是事无巨细,将吴守城来了之后表现一一汇报。

  中年男子闻言微愕,这吴守城如此张扬?

  再次盯着吴守城仔细打量起来,半晌之后才道:“来了之后,他就一直坐那儿,可曾与进出城人接触?”

  “没有,他啥活也不干,就坐在那喝酒骂人!”壮汉闻言,摇头道。

  “行,继续盯着,盯仔细了,他一举一动都要知道清清楚楚!”张爷沉声道。

  “是,绝不敢马虎fuguodupro!”成老五应道。

  “还有,莫要露出了行藏,如果有意外,你应该知道怎么办!”张爷转身,最后交代一句。

  “您放心,出不了错,就算有事,也绝对牵连不到您头上,成老五在道上竟然敢挣口饭吃,那自然得有解决麻烦本事,否则哪有胆量接您活!”成老五拍胸脯保证。

  中年男子却是对他话不置可否,最后又回头看了一眼吴守城,他心中很怀疑,这帮家伙早就被那吴守城给现了,就算没现,也定然是在防范有人盯着他。

  否则,若他真是明王那边人,绝不可能是表现出来这副样子。

  但没办法,他们在京城办事,并不方便,除了用这帮人,也没其他法子,更何况他们也没抱太大期望,真指望从这家伙这里查出什么重要事情来。

  今日之所以亲自过来,主要是听说这家伙一出狱,就直奔城门口,他心中怀疑,莫非今日明王府中又有人要进城,所以他来接应?

  不过想想也不太可能,如今明王府在进城,已经不需要那么麻烦了,经过6寻义他们上次那铁血杀伐,不管是谁,再要大庭广众对他们下手,恐怕都得想想是否能承受起后果。

  “行了,你忙吧,有事立刻派人通知!”张爷随口吩咐了一句,便准备转身而去。

  却也正在此时,城门口却突然似有骚乱!

  ……………………

  ……

  “停车!”

  马车终于进城,随着兵士一声断喝,坐在车辕上阿九,眸光随意瞥了一眼四周环境后,缓缓从怀里掏出一块令牌,沉声对周边一众准备来检查兵士,道:“明王府出入,立刻放行!”

  “什么?明王府?”周边数位兵士闻言微楞。

  几乎下一刻,所有人目光下意识盯向了阿九手中令牌。

  金灿灿“明”字熠熠生辉,肉眼可见所有人面色下意识紧张起来,随即二话不说,一众人马立刻躬身后退,让出通道。

  就这数日间,明王府中人归来当日事,早已成了茶余饭后!

  凡是和公门沾边没有谁不印象深刻,惹不得,不能惹!

  一见众兵士模样,阿九心中便明白,明王府在京城已有威严。

  既然没人敢多事,说要查看马车里人,阿九自也不会自找麻烦,收起令牌,便马鞭一挥,要直接打马进城。

  “站住!”

  然而马车刚刚跑进城,却突然只闻不远处传来一声爆喝:“给老子站住!”

  阿九手中马鞭顷刻一紧,眸中光芒也刹那凌厉,却未曾停车,依然任由马匹缓步前行。

  “嗨,好大胆子,竟敢强闯京都,你们一个个还不快将他们拿下!”吴守城一个暴起,手中酒瓶砰一声摔得粉碎,然后操起腰刀,便快步朝这边赶来。

  只是腿脚似乎受了什么伤,这一下动作太大,一把摔了个狗吃屎,在地上连滚两个圈,好不狼狈。

  现场还在等待过往行人车马,见此一幕,无不嘴角微抽,却又不敢出声。

  百姓们还好,毕竟都还不知道是明王府人进城,而那些兵士们,却是面色一白,只见一人立刻开口:“吴头……”

  然而话才出口,却陡然只见身边人拽了他衣袖一把。

  他身谢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