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恭迎王妃(1/2)

加入书签

  一辆马车进城,一场权贵人物恃强凌弱小小纷争,却仿佛无形之间就拉开了一场大幕。

  成老五未迹前别说在这平京城,其实只是一个游手好闲小混混而已。

  可这天运哪,真是说不清楚。

  他这个人,平常绝对没有烧香拜佛习惯,更别提做什么行善积德好事了。

  偷鸡摸狗祸害人事倒是没少干,可偏偏在他二十五岁那年,却突然好事天降。

  那一年,有一日他刚好在赌坊里面赢了点钱,本来准备去窑子里风流一夜,不知道怎么,突然心底觉得腻味,想要玩点新鲜,便跑到牙行里去寻好苗子。

  要说什么好苗子?

  童女!

  没错,就是童女。

  这成老五要说别人讲什么好话他不记得,可但凡坏冒油事情,他却记得异常清楚。

  他听说在江南那边,许多富家大户都喜欢这个调调,简直欲仙欲死,所以就留了心,自己也想尝个鲜,这不,赢了点钱,心里就开始痒了。

  要说这成老五也不是半点本事都没,比如上牙行挑人,他却是门清。

  毕竟他与牙行交到打不少,更是曾经也在牙行打过中介,这一次,他运气就不错,真现了一个极品。

  一个不过七八岁小姑娘,说起来他也真是够畜生,就说别人干这事,也不会挑这么小,可他就是一眼就看中了那小丫头。

  他眼神很毒,一眼就看出这小丫头必然出自大户人家,说不准曾经还是位千金小姐,二话不说,拍了钱,在小丫头哭闹下将人骗走了。

  那小丫头还不省事,但却始终哭闹,虽然吧,他也不在乎,但这坏心情。

  要说,他也真挺有耐心,一顿好吃好喝,又给那小丫头洗干干净净,换上新衣服,一副好叔叔模样,终于将那丫头哄住了,不再哭闹。

  眼看着夜幕降临,他也终于要在那小丫头天真目光下行那畜生之事时,门外却突然来了大队人马。

  那些人很凶,直接踹了他门,手中刀锋已架在了脖子上,这突然变故,当场将他吓半死。

  当他看着一个中年人冲进来,抱住那小丫头,并且那丫头喊着“爹”时候,他知道出事了。

  大难临头就在眼前,生死当前,他却有急智,当场大叫冤枉。

  有些人可能上辈子真做了好事,成老五就可能是如此,如果这小姑娘再大一些,如果他再早一些行那畜生之事,都不会有后来成老五了。

  正因为没有如果,所以那小姑娘不懂这个叔叔究竟好人坏人,在她眼中,这叔叔人很好,给她好吃好喝,还逗她开心,比牙行里人都好了太多,她喜欢跟他玩。

  一转眼,多年过去,京城道上出了一位名人,人称五爷!

  听说其人黑白关系皆硬朗,在京城只要有什么为难事,去找五爷,肯定没问题。

  听听,道上传这话,好不威风!

  这不,这段时间接了一桩活轻松,报酬却丰厚大活,他一直都认为这是自己在道上威名所致。

  可他绝对没有想到,这桩轻松活,却让风光了几十年自己,终于踩到了雷。

  “砰!”一声闷响,成老五只觉得浑身仿佛散了架般难受。

  他没有被打晕,只是被装在麻袋里面,但浑身再疼,他也不敢大喊大叫,

  周围没有声音,可他知道有人正盯着自己,他心中寒,尽管他不知道是谁绑了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被绑。

  但他心中隐隐有一个不可能猜测,对方或许是……“明王府”。

  城门口出事时,当得知对面竟是明王府时,他当场受惊,再回头,却只见那位张爷已在人群中消失。

  几乎习惯性,就算他并不觉得盯梢吴守城,会和明王府扯上任何关系,但他还是下意识就准备撤离。

  然而很意外,就在逃跑途中,身后突然多了一把匕,他没有叫,没有喊,甚至没有回头,只听从吩咐继续向前走。

  再僻静处,被装进麻袋,然后到了这里。

  “姓名!”声音很年轻,但冰冷。

  成老五一听心中就寒意莫名,道上多年,他知道哪些是狠人。

  “成老五!”成老五很老实。

  “是谁让你做?”声音换了,略带文雅。

  成老五浑身是汗,没有立刻回答。

  一片寂静中,并没有挨打,也没有催促。

  最终成老五道:“张爷!”

  …………………………

  ……

  一辆马车进城,一个城门守兵闹事,却在这京城,翻起了莫大风浪。

  当然,市井之间看不到这场戏,他们生活也不会有什么改变,最多不过是又对“明王府”多了几分谈资。

  能参与这场大戏只能是站得高、看得远聪明人们。

  张邦立和定武帝是聪明人,所以他们便拉开了一场大戏序幕。

  而聪明人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