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下马威(1/2)

加入书签

  从心底来说,林素音当然不愿意掺和明王府事。

  之所以最终她走进了明王府,只是没得选择,也确无处可去。

  在墨白那日当着她面一番残忍至极评价她于林家而言价值过后,她确被打击很重,伤很深。

  即便在她心底一直在否认,不可能是墨白说那样,她父亲再怎样也不可能为了利益,会对她这亲生女儿下杀手,这实在荒谬。

  墨白心底该有多么阴暗,才会想到这般恶毒推断,来如此中伤她父亲。

  就算……

  就算退一万步……

  林氏那边真有这种打算可能性,也定然不可能是父亲主意,一定是南方集团那边某些人为了利益,背着父亲私自定下打算,父亲一定是被蒙蔽了……

  她一直在否认,去找一切推翻墨白说法可能性,但不管如何,每当脑海里回想起当日墨白那番话时,她还是不由自主喘不过气来,心如刀割一般生疼!

  父女亲情,重若泰山。

  这种感情坚不可摧,可一旦真摧毁,颠覆了一个人一直以来最依赖安全感,那会令人彻底痛不欲生!

  即便这种可能只是万一,也没有人敢去接受。

  甚至连去探究真相勇气都不会有,所以,就目前而言,林素音甚至宁愿待在明王府,面对那个禽兽,也不愿意回去林家,甚至接触林家任何人。

  她需要时间,需要时间慢慢去想,去给自己勇气面对。

  这间明王府,她虽然曾来过,但却真不熟悉。

  很明显,这也没什么所谓,根本不存在什么熟悉地方,更不存在什么熟悉人事,就更别提以主母身份给大家开个会,听取一下府上各方面汇报了。

  就仿佛依然如在明珠时被软禁状态一样,她直接回了房。

  不过令人尴尬是,这明王府中,不管她愿不愿意,能让她住,也只有她能住房间,也只能是那间曾被作为大婚使用新房。

  是阿九带路,站在房门口沉默zhaishuyuan好一会之后,最终她还是没有反对,走了进去。

  坚持换间房又能如何,人生中就能够抹去那一夜吗?

  就这般,主母归来,未留只言片语,便消失在人眼前。

  如果能够让她安安静静一会儿,就一小会儿,或许对她来说,都能缓一缓自己压抑心。

  但世事没有如果,并不会尽如人意,她或许还没有意识到,从她在众目睽睽之下走进来那一日起,这明王府,她此生就从此再也别想摆脱。

  有时候,甚至都不需要强迫,她就不得不自己走出这间房,代表明王府出面。

  “娘娘,上清山冲玄道长求见。”阿九声音在门外响起。

  盘膝而坐林素音睁眼,微微抬头,望了望头顶天花,轻吐一缕香兰,稍默zhaishuyuan,还是起身道:“知道了,请道长去正厅奉茶!”

  “是!”门口阿九闻言倒并无异状,来之前,墨白该交代都交代过。

  ………………

  ……

  正厅。

  冲玄平稳而坐,但仔细看,他眼底深处去还是很不安。

  林素音突然来了京城消息,在初闻时,上清山在京诸人,包括冲玄在内,都激动不已。

  身为林素音恩师梅云清甚至当场起身,立马就要赶来见她徒儿。

  她很有信心,认为他们想要得到一切信心,只要见到了林素音,林素音必定会毫不违逆向她知无不言。

  很明显,对这徒儿,梅道师认为自己有绝对掌控力,但最终,她却没能来。

  是冲玄拦下了她,相比梅道师,冲玄自然心里弯弯道道要多了许多,他稍稍冷静下来之后,心里那一丝惊喜便转化为了不安。

  他可不是心思简单之辈,他也不信如今誓要与天下势力争锋明王会真是个棒槌,既然他敢送林素音回京,那岂会任由林素音出卖他?

  而且更重要是,林素音已经落在明王手上很久了。她是个女人……

  后堂有脚步声传来,冲玄心底一震,立即起身转向,眸光死死盯着后堂出口。

  果不其然,很快便只见一个白衣胜雪熟悉人影,正缓步行来。

  冲玄几乎下意识便瞳孔微凝,定在了林素音脸上,一动不动。

  见冲玄,林素音未曾遮纱,倾城面容显露,明眸微抬,便见得前方之人果然是冲玄道长。

  “师伯!”对冲玄她并不熟悉,还是当初初入山门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