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似乎不敬(1/2)

加入书签

  来寻6寻义,却远远便见一人,正在6寻义所居院子门前站着。

  阿九也没在意,以为是府中人有事向6寻义禀报。

  然而随着他走进,却现此人似乎有些古怪,在院子门前徘徊不定,却始终没有进去。

  行迹莫名显有些鬼祟,这倒是让正朝这边走来阿九心底升起几分好奇来。

  倒不担心真是什么鬼祟之人,毕竟那人虽然背对着他,看不到脸,但身上着装却是明王府侍卫服侍。

  再说真有心怀不轨之人,想必也不会蠢到就这般大庭广众直接摸到6寻义门口来吧?

  就算明王府其他侍卫疏忽了,房里6寻义也不是好惹啊。

  “看来6大哥平日太过严肃了,这府里惧他怕是不少!”阿九嘴角不由微微一窍,有些莞尔。

  随即也不再等待,快走两步,直接朝着房间而去。

  听到脚步声传来,范武立马回头观看,见得阿九身影,连忙拱了拱手:“九哥!”

  “嗯,是你啊!”阿九笑着点了点头,眸光仔细瞅了他一眼,难怪觉得背影熟悉:“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他并不认识此人,只是他记得,此人先前曾来王妃处请示过冲玄求见消息。

  “范武,道武武,拜在师尊胡彪门下!”范武并不意外阿九记不得他名字,毕竟距离上次见面,已经过了很长时间。

  “胡大哥门下?范武?”阿九一怔,随即立刻道:“记起来了,你就是胡大哥小舅子吧?难怪先前见到你就觉得有印象,怎么,这一次你也过来了?”

  他确实见过此人,当年胡彪成家时候,他也曾去祝贺过,那时确实在胡家见过此人一面。

  “是!”范武点头,只是提起胡彪,神情却是暗了下来,低头道:“这次就是跟着师傅一起过来,只是师傅他……”

  见他神情,阿九嘴角那一缕笑容也收了起来,走上前拍了拍他肩膀:“节哀,胡大哥事殿下已知情,已经将你姐姐母子做了妥善安置,你也别太伤心,胡大哥虽然走了,可咱们却还活着,他仇,还需要们来报!”

  范武抬头,眼眸微红,重重点头道:“是,九哥放心,将来一定亲手为师傅报仇!”

  “好样!”阿九其赎纪并不比范武大多少,可两人经历不同,见识也不同,此时站在一起,阿九明显要老成很多,再次拍拍他肩膀:“接下来也会留在府里,如果有什么事,可以随时来找说!”

  “谢谢九哥!”范武点头道。

  阿九笑了笑,转头望了一眼6寻义房门,又记起了他刚才徘徊不定样子,便问道:“是有事来找二先生?怎么不进去?”

  本来只是随口一问,想看看他是不是有什么为难事,却没想到范武却反应异常之大,连连摆手结结巴巴说:“没,没事,没事!”

  “这……”阿九一愣,正待再问,却只见这小子又一拱手,直接转身而去,口中还道:“九哥您先忙,先走了!”

  望着他一溜烟直接跑没影了,阿九不由摇头失笑,转身走进院子。

  来到门前敲了敲门:“6大哥!”

  很快屋内就传来6寻义应答:“是小九?进来!”

  门并未上锁,轻轻一推便开,阿九朝屋内看去,只见6寻义盘膝坐于床上一蒲团之上,此刻还并未睁眼,正手掐道决,显然正在运功,嘴里却开口轻声道了一句:“你先坐!”

  “好!”阿九点头,也不客气,他和6寻义等人自然是熟悉,轻手轻脚拉开椅子坐下,眼底带着几分担心仔细看了一眼6寻义面色。

  这边事情他都已经知道了,之前进府也没时间与6寻义单独待会,问一问他情况,不过胡大哥都已经战死了,他不用想也知道,6大哥伤势必然不轻。

  他医道虽然常被墨白称才不过刚得皮毛,但实际上他造诣当然是不低,否则涸在墨白深居简出之后,他也在明珠杏林挣得一份名声。

  细细一观,阿九脸色便难看起来,6寻义面色明显蜡黄,这乃重疾之象,他受伤已有了些许时日,随身又带着六爷秘炼疗伤丹丸,至如今,却还是如此模样,可想而知其当初所受之伤绝对已危急性命之重!

  想到这里,阿九眼眶几乎刹那红润!

  “呼!”榻上,6寻义收工,长长吐出一口浊气,睁开了眼:“冲玄走了?”

  阿九回神,连忙站起身来,点点头,一边朝着6寻义走去,一边说道:“刚走一会,来,6大哥,扶你!”

  说着便要伸出手来扶6寻义起身,6寻义却是笑了笑,摆了摆手:“你6大哥还不至于连站都站不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