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不知当讲不当讲(1/2)

加入书签

  一  “不遭人嫉是庸才!”杜先生见她神色,点了点头,继续道:“当年娘娘天资惊人,总会有些眼红,谣言中伤,这也不奇怪,不过请恕杜某直言,在如今看来,娘娘当年刚刚大婚,便直接拜入上清山,其中怕也有许多不为人知缘故存在。”

  林素音眉峰稍挑,看着杜薇薇不说话。

  她有些搞不懂这杜薇薇究竟是想说什么,是在刻意打探她情况吗?

  杜薇薇长相很柔和,清雅,此刻眸光也清正,见林素音稍皱眉,她便知其心意。

  说实话,杜先生也不是拐弯抹角人,人称杜先生,除乃尊称外,更是她行事作风,气度都不弱男子。

  只是说实话,涉及人家家事,确实不是杜先生为人,她也不喜欢管这样闲事,只是承人恩德,必报之而已。

  “娘娘,杜某是说,也许杜某当年拜山,也与娘娘境遇相似,都不仅仅只是外人看到那样,也都有自己情非得已无奈!”杜先生直言了。

  “嗯?无奈?”林素音有些意外,虽然对杜先生不了解,但能拜入山门修道,在世间绝对是幸事:“师姐此言衡?”

  杜先生握起了茶杯,没有喝,而是盯着那茶水片刻,才慢慢开口:“杜某家中自太爷爷辈,便在明珠经营社团……”

  杜先生没有回答,反而突然讲起了青年社。

  林素音不解,但也不急,她知道杜先生说这些话,总是想告诉她什么。

  虽然她自己认为可以直言,但转念一想,自身那些事,确敏感,涉及明王,也涉及自己这王妃,确不是一般人可以随意直言评论。

  “一场大火来突然,能活下来,是一位叔父冒死冲进火海,将和哥哥救了出来。而家里其他人,却全部葬身火海。那年才十岁不到!”杜先生说起了生世。

  林素音很意外,坐在面前师姐,居然曾有这样生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轻声安慰了一句:“师姐还请节哀!”

  “没事,都已经过了太多年!”杜先生面上却没有哀痛之意,依然如她一贯表达出来气质,云淡风轻。

  此时林素音倒是突然有些理解了她一个女人却可称作“杜先生”这个称呼,她身上这份面对任何事都冷静与淡然态度,确非一般人能做到。

  “青年社是杜家产业,数代人,龙头只能姓杜。所以唯一还活着哥哥,虽然还年轻,却也当之无愧做上了龙头。”杜先生继续说着她故事,面色依然恬静:“可没想到,他好不容易自火海中活了下来,却在刚刚接掌青年社不久,又突然遇难了。”

  林素音嘴唇动了动,但最后没有再安慰,杜先生神情告诉她并不需要。

  “自哥哥死后,数代姓杜青年社突然就没了再可接手杜姓男丁,也姓杜,但却是女孩,根本就没有接手可能性。偌大社团突然之间群龙无,那从未被外姓所得龙头之位,也第一次成了会中元老可以染指权柄。一夜之间,曾情同手足结义弟兄开始你争夺,无所不用其极,因为他们争夺,让整个青年社从上之下一片混乱,每到夜里,整个明珠省便处处流血,让民间恐慌不已。”

  “自古以来,权利争夺,就总是残酷!”林素音对这点倒是感同身受,她自己如今境遇,说到底不也正是权利作祟吗?

  情绪也低沉了几分,不过听到这里,林素音却已然能猜到后面事了,到底不是普通家族出来,她也不知道杜先生给自己讲述这些究竟是什么意思,但还是轻声道:“所以最后,是他们争执不下,谁也不服谁,眼看将出大事,所以才认同了你?”

  果然,杜先生点了点头,嘴角那始终挂着笑容似乎加深了一些,她声音越轻柔:“当时其中最有资格继承龙头位共有三人,他们都是父亲生前生死弟兄,也是会中威望最高元老。不过其中一人,也就是那救出火海叔父,并未出来争权,争夺最激烈是另外两人,这两人在会中势力旗鼓相当,一时间很难分出输赢来。而且随着他们越演越烈,连青年社中一些元老也因为这场争端而接连丧命。就算是那叔父,也再难以置身事外,两边都在逼着他支持。”

  她说叔父,自然便是齐老大。

  当年齐老大与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