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那些苦难都只会是传奇(1/2)

加入书签

  一  杜先生抬眸,对视林素音,面带微笑,问道:“娘娘,青年社龙头在当时明珠各界人,甚至官方眼中,这都是一张人人艳羡宝座,几乎可以控制整个明珠夜晚,如此大权柄,却被这本没有资格继承女子给继承了,这在当时,许多人都说太幸运,您觉得呢?”

  林素音看着她那明亮眼睛,这一刻也终于从杜先生故事中抽身出来,她回神了。

  她也明白了,杜先生不只是在说她自己故事,同样还在暗喻,她明王妃身份。

  没错,如今自己不也是人人艳羡。

  可以说自从明王复出,其无论身份背景,还是人才本事,在当今天下青年男子之中,怕很难找出其右者。

  明王妃这个身份,在外人眼中,该有多么尊贵。

  而且再加上自己林氏之掌上明珠、上清山嫡系门徒身份,这世间女子,又有何人比自己更幸运?

  可就如杜先生当初一样,这一切美好之下掩盖种种触目惊心苦涩,却从来只能自己品尝。

  “不想做龙头,却非做不可,能怎么样?”杜先生声音依然轻柔,没有变化:“也只能做了!”

  林素音眼中似有光芒一跳,但随即又沉了下去,半晌才轻声问道:“只能认命吗?”

  这话她自己也觉得问无力!

  明王妃,天下皆知自己乃是名正言顺明王妃,名份上自己便是现在死了,墓碑上也是明王之妃称号!

  而且经过那一夜,她微微闭眼,连事实上,自己也是了!

  不认命又如何?

  能摆脱吗?

  “当然不认命!”但她却没想到,杜先生却几乎想也没想就答道。

  杜先生声音很有力,没有半点迟疑。

  林素音睁开眼,看着她那已经收起笑容,满是认真,没有丝毫玩笑脸:“不认命?

  “不认!”杜先生再次确认,虽然声音不再那么高昂,但话语却更加有力:“若认命,此刻如何还能坐在娘娘面前,恐怕十多年前,便已埋黄土,真只能等待那十四五岁生孩子,为上香了。”

  林素音无法理解她所言不认命:“师姐,你最终还是做了青年社龙头!”

  “娘娘觉得不该做吗?”杜先生反问。

  林素音微愣,这是该不该做问题吗,这是被逼无奈,摆脱不了。

  “青年社乃太爷爷所创,自太爷爷辈,青年社数届龙头,均乃杜家人所仗,他们全部心血都在青年社,身为杜家最后一人,就算是女儿身,但这龙头,又有何人能比更有资格?”杜先生态度一反刚才,此刻她,或许才是传说中那位杜先生,声音轻柔,却落地有声。

  “可是……”林素音觉得她们之间谈话偏题了,之前谈话不应该是这个意思。

  杜先生却又笑了:“娘娘,这就是十几年前,与如今之间区别,在当时自然不会想该不该做问题,没错,那段日子是难熬,坐在那把椅子上,唯唯诺诺看着那些凶神恶煞元老,满是杀气盯着眼睛时,吓慑慑抖,不止一次想要逃离,甚至想自杀了断,受不了,撑不住那种无穷尽恐吓与心理负担!这种感觉没有任何人能帮你分担,只能自己承受其中苦楚。但是今天,想法却完全变了,想更多是,若回头看看,也许就算当年他们没有逼,没有因为性命之忧,而不得不做。可只要当年不死,迟早还是要想尽一切办法去做那把交椅,就算冒着更大生命危险,也要去坐,因为那把椅子本身是没错,身为杜家儿女,在名分上,理所应当,去坐了又有何不可?”

  林素音眼中突然一慌,心中陡然如雷震。

  她不知道自己在慌乱什么,可她却下意识在摇头:“不,师姐,问题不是这个,刚才咱们说是……”

  杜先生仿佛察觉到林素音慌乱,她声音再度变轻柔:“娘娘,要说就是这个!”

  林素音眸中再椿震,盯着杜先生再开不了口。

  就是这个?

  是什么?

  林素音听到不是龙头,而是明王妃位置。

  “不,不同!”林素音终究还是摇头了,她深深吐出一口气,连声道:“师姐,与你终究是不一样。你可以论该不该坐那把椅子,不一样,根本就不该论!”

  林素音从未对任何人讲述过自己内心,这一刻,她这句含糊不清话,却可能是她第一次,最大限度在人前表露自己最难堪内心。

  杜先生不经意间皱了皱眉,但很快她就松开:“或许椅子不同,但道理有时候并没有那么复杂,椅子是家传,您或许也是正当名分,有时候,当局者迷,正如当年,初时,又是如何迫切想要逃离,一再认为,不该接受这种命运,没有做错什么,凭什么要面对如此悲惨境遇,这张让承受了无尽压抑与恐惧椅子,为邯一定要给,既然大家都想抢,那就拿去好了,从没有要和人争着坐,只要给一个安静角落,只求不要在面对这些人,就觉得心满意足了。”

  “可是有些事,就是这样,只是看待问题角度不同,一切原本并不需承受折磨,将变毫无意义。”杜先生声音微顿,但最终还是继续道:“当年所经历过一切,如今在外人看来,反而成就了一段“杜先生”传奇故事,没有这一段境遇,没有可能成为青年社历史上威望最盛一任龙头!所以娘娘,认为有些事情当中,那些最难堪,最难以接受波折,反而正是一段精彩故事,所必须存在内容,若干年后,回想之时,甚至不会再感觉到那些日子苦楚,只会觉得那是这断故事中,最有价值回忆,正是因为有了这些波折,反而越珍惜。”

  林素音眼眸还是湿润了,她嘴角微张又闭合,可始终却是不出声音。

  很多话,根本不足以对外人道。

  她并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