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皇后有疾(1/2)

加入书签

  “贵为一国之母,皇后竟然身有残缺?”墨白跟在众人身后,一路行往偏厅,心底却是泛起波澜。

  他眼神定格在皇后那双即便被人搀扶,却依然无力,仿佛不敢触地腿脚之上,久久没有离开。

  或许到底是他“母后”,无论如何,这身份还是给他带来了影响,尤其是当感受到这“母后”对待自己这皇儿态度与定武帝明显不同之后,他没办法对这情况做到视而不见。

  不过,一路上他也始终沉默zhaishuyuan无声,并没有贸然开口询问。

  很明显,这皇后腿脚并非今日才如此,他也定不可能是今日才得知,此时即便有心了解一二,也不知该如何开口。

  众人行至偏厅,厅中央正有一桌美酒佳肴已备好。

  更有几名宫女正立于四面,见贵人行来,连忙躬身行礼。

  皇后在皇兄与宫女搀扶下,落座上,抬起风眸,微微一笑对兄弟二人道:“今日便无需拘礼,都坐吧!”

  已经来了这里,无论如何,墨白也不可能转身就走,势必是要吃完这顿饭,也不犹豫,便是脚步一动,来到皇后下手右边位置便自坐下。

  但就在他刚坐下当口,却耳边只听那皇兄声音又正好传来:“儿臣谢母后恩典!”

  墨白脸色不由微微一顿,目光抬起看向皇兄,只见皇兄此刻正深深一躬,姿态恭敬狠。

  再目光一扫周围,众宫女目光正好下意识望向了已经坐下自己。

  毫无疑问,气氛,就这么尴尬了。

  说实话,墨白是真没心情和那皇兄争什么荣宠,但这位总是稍有机会,就给他上眼药,却着实让墨白心中不由有些厌烦起来。

  就在这尴尬气氛中,墨白只得又站起身来,冲着皇后一躬腰道:“儿臣无礼,还请母后恕罪!”

  “你呀,要多向你皇兄学学,知道吗?”皇后坐在上,看着这坐下又站起来儿子,不由也露出一抹笑意,嘴里却是责备道,不过随即却又是话风一转,微微抬手:“好了,都起来吧,坐下用膳!”

  “谢母后!”那皇兄直起身来,目光在墨白脸上打量了一下,又接着开口道:“母后,您也知道,六弟啊,心里一直记挂着那民间养母。看哪,他可不是有心对您不敬,而是马上要就封明珠,终于要达成心愿了,太过激动之下,这才一时间忘了礼仪,您可不要怪罪他!”

  尼玛!

  这不是故意在挑拨双白只记得养母,而忘了生母吗?

  先前墨白便已经看出,这“母后”对他那养母是怀有不满,此刻又提起这茬,皇后恐怕心里又要不舒服了。

  果然,那皇兄话音刚刚落下,便只见皇后脸上笑意一顿,略显难看起来,目光扫向墨白,声音之中已带着明显不悦道:“皇儿,可是如你皇兄所说这般?你如此沉不住气,此去明珠,叫母后怎能放心?”

  饶是墨白修养和淡然气质,也真是被这皇兄一而再,再而三挑衅给弄心头极为不悦,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威胁到他了。

  他确不愿在走之前多添周折,但此刻要是还不理他,这顿饭恐怕还不知道要出多少幺蛾子。

  目光当即便是一扫皇兄那带着笑意脸,眼神微微凌厉了几分,但并没有做停留,便收敛起来,转向皇后,轻声道:“母后息怒shubaojie,儿臣只是方才听母后言,今日都无需拘礼,所以也没有多想,母后说怎么做,儿臣便照做,并没有想其他,却不想因此失礼了。今日见得皇兄风范,方才恍然大悟,无论何时何地,即便是母后之言,也务必得深思熟虑之后才可考虑是否遵从……儿臣有错,还请母后责罚!”

  愣了!

  满堂,就连丫鬟宫女,此刻脸色都不由愣。

  目光直望着那躬身而下,一脸受了委屈般墨白,心中震惊。

  那老宫女更是不由下颚微张,脸上错愕之色来不及收敛,殊不知她心头此时究竟有多么古怪:“这明王殿下在仓王殿下面前从来没有占过半点便宜,却不想今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