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去灭一道门(1/2)

加入书签

  铁雄抬头看着墨白背影,最终摇头:“不,以前是这么认为,但现在不是。”

  墨白终于转身,盯着铁雄:“说!”

  铁雄低头,握紧了拳头:“是因为无能,眼见这种局面,最终却觉得自己能做只是带着师兄弟们去死,还认为这才是英雄义气,却从没想过要带着他们活着,带着他们赢,才是真正大丈夫!”

  “砰!”铁雄跪下了,跪不是墨白,而是窗外。

  墨白再次转身,望向窗外,他知道铁雄跪是当年长刀会一战陨落三师兄!

  “无能!”墨白长叹一声,再次呢喃了这两个字,缓缓转身过来:“敢承认无能,你宗师路,已经到了!”

  铁雄浑身一震,抬起头来看着墨白。

  “一,你当年坚持赴死,是你无能,却不在于你当时没有能力,而是你胸无大志。看似英雄盖世,好汉男儿,但你双肩之上却担不得半丝重量,遇到极难之境,你除了一腔热血上涌,用死来逃避之外,你没有半点向上心气。你将自己看太卑微了,你觉得最后时刻拼死一战,为立得一些功勋,就是你自己存在最大价值了,可以还了恩情,也可以为宁儿挣得后半生安稳功勋。铁雄,你从不觉得自己活着才有用,也不觉得自己才是宁儿和你那些师兄弟们最大靠山,更别说,你就从没想过,让自己去替他们遮风挡雨,你自己说,你这样人,配不配当一个男人?”墨白声音那么平稳。

  铁雄却听浑身颤抖,他头深埋。

  任何人都有他骄傲,铁雄一门,他们骄傲便是顶天立地做人,为义可死,这种豪情,岂能称之不配做男人?

  然而此时此刻,铁雄无言反驳,不怕生与不怕死,究竟哪一个是英雄?

  铁雄低着头,只剩颤抖,他只能承认,自己太过卑微,卑微到不配肩挑恩义!

  “宗师路,连做人心气都没有,何谈宗师?”墨白将铁雄彻底踩在了脚底下,丝毫余地不留:“你睁眼看看,在这院子外面,蛮子铁蹄下生活百姓,哪一个比你当年轻松?可他们当家男儿,可曾带着一家老小去死?他们有哪一个不是头破血流也要为家里老弱妇孺挣一口活命吃食,他们怕死,那不丢人,因为他们必须活着,他们肩上背着一整个家庭!”

  此刻铁雄在这番话之下,早已成了一滩烂泥,当一个人彻底被否定,无论你有多么豁达,也不可能轻易接受。

  墨白再次长叹一声,摇了摇头:“二、不告诉你,你师兄已经师者境,不是害怕你嫉妒,也不是担心你会急功近利,沉不下心来,知道你不会。说到底,根本原因还是两个字,无能!你确无能,但你重义气却没有人能否认,你想为大家负责心,没有人敢否决。可越是如此,你只会越偏执。你多年来始终为铁家连累他们而自责,如今你终于有了希望,你在奋力追赶,你想要强大起来成为他们护身符,可最终,你现结果是师兄弟们竟然都先你一步强大了,你始终还是最弱一个,你将继续成为他们拖累……铁雄,你没有一颗强者心,太容易被现实打败,你不够自信!”

  墨白收声了,最后一个问题,他没有说,那需要铁雄自己来答。

  伸手推开窗子,凉风袭来。

  墨白负手而立,铁雄跪坐于他身后。

  房间礼,只有风声回荡!

  墨白在等!

  终于,身后铁雄有了动静,他那无神双眼慢慢聚焦,缓缓跪正,朝着墨白叩:“谢六爷重锤之恩,铁雄永生铭记!”

  墨白昂看向远方,不言不语!

  铁雄缓缓站起,深吸一口气,慢慢平复心绪,最后开口:“六爷放心,铁雄明白了,当日不顾一切要杀梅志峰,皆因无能,害怕,太害怕对方强大,害怕今日不杀,来日他回了山,有上清山,有真人站在他身后将永远没有能力报仇。要杀王妃,即使当年真相还未查清,即使王妃未必就是致使宁儿当年受难人,也要杀,都是因为害怕对付不了他们,怕错过了这次在您羽翼之下杀他们机会,将再无机会。从未想过,这一次是梅志峰,是王妃,有您出手擒下他们,可如果下一次敌人更强大,独自应对时,又如何保护宁儿?”

  “砰!”铁雄再次跪下:“六爷,您问最后一个问题,如今您手下能者云集,当如何自处!六爷,铁雄得您之恩,自您微末时便已追随,自不敢妄自菲薄,定当奋勇而上,力求不负您栽培之恩,自今日起,铁雄便是不敢言从此顶天立地,但铁雄立誓,这一生,绝不再有逃避一日!”

  轰!

  墨白丝陡然飞扬,浑身衣襟剧烈飘舞,一股在他身上少见豪气在这一刻彻底爆。

  他转身,眸光清亮,仿若能直视人心底,声音不大,却直抵人心房:“莫要负苦心!”

  “死生不忘恩重!”铁雄拱手,行叩礼!

  “起来!”墨白抬头仰望天花,多日来不曾放晴心,这一刻总算划开阴霾。

  铁雄不是一般人,这是一个从他睁眼,到今日为他付出过太多伙伴,他不能如对待其他下属那般,他无法漠视。

  一世能有如此一友人,不易!

  他能崛起,墨白如何能不欣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