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求助上清山(1/2)

加入书签

  自国战起,京中权贵日子,自然不可能完全不受影响,但要说真为此日夜惶恐不安,却还不至于。

  战争毕竟还在远方,那血腥伤亡也只是报告上面一行行数字罢了,要说会亡国,那还太早了。

  事实上,更多人还每日在朝堂上为了是战是和选项而引经据典争论。

  所以,总来说,上至皇帝,下至臣工,其实大家日子该怎么过,也就还怎么过,只不过相比从前,过没那么惬意罢了。

  当然,这一切,只是在明王未曾重现世间之前。

  自从那一日明王横空现世,并将远方血腥味,毫无遮掩带到京城之后,所有人心头就突然被压上了一块巨石,无法再如之前般随意。

  他们已经预感到,京城将再难以如之前那般平静了,或许一场巨大风波,将会随着突然现身明王而展开,所有人都开始小心提防,苦心思索,自己该如何才能保证在这场可能出现巨大风波中安身立命!

  毫无疑问,他们都是聪明人,能够很清晰感知到危机,但即便如此,他们也绝对没能想到,一切竟生如此之快,快到所有人在这普天同庆除夕日,心底只剩下透骨凉意。

  明王府与道门一战动静如此之大,自然不可能不引人注意。

  而当大战双方身份被揭开那一刻,整个京城各方势力,无不悚然而惊。

  明王府!

  道门!

  这两大京中最无法忽视敏感势力,居然在青天白日里,大张旗鼓就在京城爆如此大战,这是要翻天吗?

  牵一而动全身,当消息传开,没有人还能坐得住。

  无论是天下至尊定武帝,还是上清山等各大道门名山,甚至连林氏、旗蛮等势力,都第一时间下令用最快度查出事情具体。

  并且几乎同时,京城云动,各方势力,同时开始做紧张准备,宫里一道道命令传达至各部驻军,各部紧急待命!

  一家家道门名山,留着冷汗在立刻将消息传回山门同时,又紧急召唤弟子回驻地,严密交代,任何人绝不能擅离,更不得有丝毫异动。

  京中各方权贵,同时关门谢客,躲在家里忍受着心底寒意。

  之所以如此恐惧,是因为至此刻,看最清楚恐怕就是他们了。

  先是明王血杀旗蛮,不留一丝余地!

  之后又冒天下之大不韪,斩道门宗师门徒,让国朝与道门敏感关系,一触即!

  再之后,明王妃入京,再次让暂时稳定林氏与国朝之间关系面临随时突变考验。

  这简直就是在尽一切努力,将国朝所有碰不得症结,全部顶翻,所有人都在求安稳,而明王根本就是在不顾一切乱国啊。

  不得不惧,这种大乱,一旦真正爆,那注定将波及所有人,真正无人可以幸免。

  所有人目光都在紧张关注这件事,这场大战真相,自然也就很快清晰。

  “杜薇薇?”

  当杜先生名字传到各方耳里时候,几乎所有人都为之惊愕,有刹那懵!

  虽然京中可能知道有她这么个人存在人,也有不少,但无疑,论身份,杜先生在京城并不起眼。

  不过很快,人们就不再纠结于杜先生是谁话题,因为已经确认,确是明王府与道门名山竹叶门之间爆大战。

  事情经过很快就被摊开,不得不说,很多人都松了一口气。

  包括正沉着脸坐在宫里定武帝,那紧握拳头也不由缓缓松开,坐在椅子上,沉默zhaishuyuan良久后,才抬起头来对站在面前额头还渗着汗水张邦立道:“这么说,道门方面从未起心要对抗明王府?这场冲突只是一个误会?”

  张邦立伸手擦了擦额头上汗,这事说是误会,明显牵强,可定武帝此刻居然已经将这事用冲突两个字来定性,足以说明定武帝也是偏向这个结论,而事实上,除了用误会来解释,又能如何?

  无论是国朝,还是道门,都不想撕破脸皮,所以只能用误会来解释,张邦立点头:“是,已经向黄庭府证实了,竹叶门确是受他们请求,协助擒拿叛徒杜鹃,也已调查证实,杜鹃此人,确曾为黄庭府弟子,在之前因与黄庭府生怨,而自逐黄庭府,被道门视为欺师灭祖叛徒。”

  “那如何解释,明王府中人已经亮明身份,他们依然动手,难道这也是误会?”定武帝抬头,面色依然深沉吓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