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同盟破裂(1/2)

加入书签

  冲玄更懵逼了,完全摸不到脉络,只得看向黄深,却见黄深一脸恍然模样,道:“说秦宗师今日如何这么大威风,竟指着鼻子骂,原来秦宗师是说这件事。”

  说到这里,黄深眸光一转,不看秦泰之,却看向冲玄道:“冲玄师兄,是这么回事,昨日曾去了黄庭府一趟,是为了林氏之女,贵山门之徒林素音入京来一事,想去与秦宗师商量一下如今形势对策,可能是黄某那日在某些意见上,与秦宗师有些不同,惹得秦宗师不痛快了,故而今日想要教训黄某一番吧!”

  说到这里,黄深眸光又一转,这次对视秦泰之那张满布怒shubaojie意脸:“秦宗师,想必那日你间某些谈话,让你生气了吧!”

  “某些谈话!”四个字,他明显加重了语气。

  秦泰之却是怒shubaojie极反笑,再次手指黄深,大笑道:“哈哈哈……黄深,你这小人莫非以为天下也英雄均与你一般满肚子阴谋算计?想威胁本座?你做梦吧!”

  “秦泰之,你最好想清楚在说话!莫要逞一时之气,莫以为黄某当真好欺负!”黄深眼见他犯浑,什么也不顾样子,当即站了起来,语色凄厉,当头棒喝!

  却不想这秦泰之却是真不惧,竟再次冷笑,面色越不屑,直接开口道:“本座敢作敢当,说过话,向来敢认,不错,那日言谈间确曾对上清山某些处事不满!”

  “你……”黄深见他竟真敢说,当场气浑身颤。

  而一旁冲玄却是眸光陡然一挑,瞥向了秦泰之:“秦兄,冲玄未能听懂,此言衡?莫非上清山曾得罪过秦兄不成?”

  秦泰之还未开口,那黄深却是连忙道:“冲玄师兄,你莫要听这莽汉胡言乱语,他就是一浑人……”

  “黄宗师,你这又是衡?”冲玄陡然回头,直视黄深。

  黄深见他眸色,顿时一惊,很明显冲玄眸中已经有了戒备,也对,这二人私下竟对上清山多有微词,不论是不是秦泰之说了什么,这黄深却是当着上清山没有只言片语,也足以说明此人心思怕也诡异。

  秦泰之并不领黄深情,反而冷笑道:“莫要作态了,本座可不是你,做过事,说过话,没什么不敢认。”

  说到这里,他看向冲玄一抱拳:“冲玄师兄,秦某确对贵山门某些处事有些不满,故而那日颇有微词,这黄深想借此威胁本座,却不知本座岂是能受他威胁?简直不知所谓。”

  “哦?”冲玄不在乎他后面话,只追究前面:“不知秦宗师所言乃是何事?”

  “师兄当知,素来与洪师兄交好,而此次洪师兄于明珠罹难,秦某心中着恃以释怀,故而当日曾言道,贵山门处事不周,既当初便已与明王为敌,为何当年明王大婚时不直接下狠手,以至于有明王今日之害!再有之后林素音拜入上清山,又为何不果断与真人之孙修成正果,若真如此,又如何会有今日明王妃入京,恐林氏与国朝和解之势?以至于等如今日日惶恐?不知归路?”秦泰之面色并无愧色,他并不觉得这些话说不得,事实上,真正说穿了,也并没多大关系,毕竟这其中,并无真正羞辱上清山意思,只是他个人心中稍有不满罢了,所以,此刻他面色坦然,说完后,一抱拳:“冲玄师兄,秦某生平便属洪师兄最为知交,他突然故去,着实令秦某心中伤感过甚,故而想法有些偏激,还望师兄海涵!”

  冲玄未立刻出声,一旁黄深看着秦泰之那一脸坦然样,心中却是直骂蠢货,你真当冲玄会认为这是你一家之言?

  你真当上清山会因为你敢仗义直言就认为你心中坦荡?简直愚蠢之至,上清山只会认为,连你这等黄庭府高层都有这种意思,恐怕其他人心里也早有此意,开始质疑上清山处事能力。

  甚至责怨,如今局面,全是由上清山造成,心中对上清山早已不满。

  黄深深吸口气,实在不愿再多看一眼秦泰之这蠢货,事已至此。

  只是他却不想想,若非他提起这事,秦泰之怎会心中一口怒shubaojie气难平,直接将此事摊牌?

  究竟谁是蠢货,还真不好说。

  “原来是这事啊!”冲玄面色和缓下来,笑了笑道:“知秦师性子,向来仗义直言,无妨,无妨,秦师提这两点,其中其实还是多有缘故,第一当年,明王大婚时,上清山有弟子搅扰,确误会,当初等也不知明王修为事,只是山门中有弟子气愤不过明王强抢山门弟子为妻行为,而不平之下出手,并非真正要伤人性命,上清山虽为道门魁,但绝非视凡人性命若无物之辈,怎可能随意出手取人性命,这简直无稽之谈嘛,所以秦宗师,你想法还是有些偏激,此话今后还是要注意,莫要多说,徒惹祸端。”

  秦宗师闻言,心底并不接受这种说法,正待开口,却见冲玄抬手,又道:“至于第二点,林素音确拜入山门,当初她嫁于明王也多有缘故,但无论如何,她已嫁人家,上清山又如何能够强娶他人妇,此如何有人伦之道?今日之局面,故而秦宗师所言不错,确若当初照秦宗师所言般,如今怕是局面会好许多,但辈中人,所行正道,有所为,有所不为,秦宗师以为然否?”

  秦泰之张嘴,他心里当然不信冲玄说这般大义凛然,但却要如何反驳,说他不对?

  而且冲玄一脸真诚,并不似作假,秦泰之也不是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