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王妃与兰妃(1/2)

加入书签

  “嗯!”这话皇后倒是认同,又有些伤感摇头道:“是本宫错,若是当年本宫不应这婚事,皇儿又何须受如此多苦!怕是早如其他皇子,如今膝下早已子嗣环绕。”

  “娘娘切莫如此想,殿下生来人杰,自有天命在身,定是与众不同,而且您想,若非林氏之乱,王妃也算出类拔萃,能与殿下既成姻缘,也是般配!”老宫女连忙宽慰,不管如何,如今形势已然注定了,何必让皇后心中忧伤:“是娘娘您心急抱亲孙了吧,您就等着吧,恐怕用不了多久,您就做一个右一个,抱不过来呢!”

  果然,一番宽慰,皇后心思开朗起来,面上露出笑容,竟道:“若能当真如此,那自然是极好了!”

  老宫女见她高兴,心中突然一动,眼神落到皇后腿上,轻声道:“娘娘,如今天下皆传,殿下医道出神若化,可称天下第一,您何不将情况告诉殿下,想必殿下定能妙手回春,如此,将来殿下有了子嗣,您也可一手一个带着她们玩,那该多好!”

  “你呀!”皇后脸上笑容肉眼可见敛去,眸光一瞥老宫女:“莫要再提这事了,别以为不知道,你昨日故意提前请膳,便是想让王妃知道腿疾,以后这等心思可莫要再有了。”

  老宫女被皇后说穿,当即面色赫然,低头带着几分哽咽道:“娘娘,老奴只是心疼您……”

  “好了!”皇后微微摇头,轻声道:“你该懂,如今皇儿与陛下之间已是多有不睦,莫要为他再招事端!”

  老宫女却道:“可是娘娘,如今王妃已然见得您有腿疾,殿下那边就是想瞒怕也是瞒不住。”

  皇后闻言,沉默zhaishuyuan片刻:“罢了,皇儿若是知道了,便说当年腿疾一直未愈便是!”

  “娘娘,这可不行,若不向殿下说清楚情况,便是殿下医术再高,却怕也难为娘娘诊治啊!”老宫女闻言却是面色一暗!

  “就这样吧!”皇后低头看了看自己腿,轻声道:“你也不要着急,反正已经这么多年了,如今皇儿有了消息,他总是要回来!”

  老宫女心底沉,等殿下回来,却不知是哪一年,又是何等光景事?

  皇后却不再多言这事,反而看向了珠帘后面,眼眸微闪:“6寻义此来,当是想要求助于!”

  老宫女也抬头看向那边,点点头沉声道:“陛下已将他们软禁,不容出宫,如今他定是想要出宫。”

  说完又看向皇后:“娘娘,殿下已然已经被明王府一而再行径所触怒shubaojie,这一次怕是不会轻易收手!”

  皇后听得懂老宫女意思,最好还是不要在这时候去求陛下,她笑笑道:“能替皇儿护住他王妃就已是知足了,其他事想管也管不了!”

  老宫女却是撇撇嘴,您这话可真古怪。

  你让王妃去见6寻义,这是让王妃去管,然后您再管王妃,这不还是您在管这事吗?

  不过她这一次还真错了,皇后让王妃去,其实倒是真想看看,这明王妃究竟会怎么做,是为了明王府去努力,还是如她在自己面前一般,只是沉默zhaishuyuan。

  不得不说,皇后终不可能什么都看不出来!

  ………………

  ……

  林素音高坐上,听完了6寻义话,沉默zhaishuyuan下来,半晌不出声。

  6寻义眉头微皱,眼眸又自低垂,再言道:“其他事可以暂缓,但有一事,务必马上想办法。”

  林素音眸光微抬,看向他,终于是开口了:“何事?”

  “杜先生也被国朝带走关押了,们必须马上救援,此事要紧,万万不能再拖延,否则杜先生恐怕将凶多吉少!”6寻义见她终于开口,也是心底微微松口气,他最清楚这位和明王关系,就怕这位根本不闻不问。

  “杜先生?”林素音眉梢一抬:“她伤势很重吗?”

  “不是伤势问题,而是国朝,担忧国朝会对她下手,甚至可能已经下手了!”6寻义声音沉重无比。

  “什么?国朝?”林素音站了起来:“你什么意思?”

  6寻义眉心浮起几道竖纹,忧心忡忡:“听闻道门这次是用杜先生身份说事,才逼得国朝让步,大事化小,如此一来,陛下极有可能,为了皇家和殿下声誉,直接秘密处置了下九流身份杜先生。”

  林素音闻言眉头一皱,眼神瞬间波动,显然6寻义这话,她也觉得有可能。

  “而且,杜先生毕竟是道门叛徒,国朝是不可能为了杜先生而承担包庇道门叛徒责任,同样,国朝也不可能将杜先生送还给道门堕了威风,如此一来,秘密处决杜先生,便解决了难题。成了最佳解决方案!”

  6寻义抬头:“娘娘,杜先生绝不能死,殿下送她来京城是有大用,她不能死!”

  此言一出,林素音眼神便立刻冒出一抹不悦,面色也淡漠下来:“她在你们眼中就只是有用和无用?”

  6寻义听出了她意思,却是不想和她多做辩解,只道:“们也不希望她出事,所以还请王妃相助!”

  “身份你清楚,在这宫里,还能做什么?这样吧,去将此事告知皇后娘娘!”林素音没有拒绝,但却又低沉道。

  “若是娘娘肯救杜先生,那最好由您先出面,皇后贵为后宫之,虽身份尊贵,但后宫干政总是会给娘娘带来负面影响。最好娘娘您先确定了杜先生如今是生是死,若是还活着,您去搭救,如果不成,再由您去求皇后娘娘,这样皇后娘娘再出面也名正言顺一些。”6寻义摇头道:“而且这件事,娘娘您比皇后要更合适处理。”

  林素音抬头,很有几分疑惑,自己能做什么。

  6寻义已经开口了:“请您立刻去寻张邦立,他是陛下身边近人,同样也是处理此事核心,只要说服了他,杜先生命就很大机会可以保住!之前已经去找过他,但他不肯见,只能请您出面。”

  “他已经对你避而不见,又怎会见?而且就算见了,他又怎会听?”林素音沉声问道

  “属下身份卑微,娘娘却贵为明王妃,在这天下,敢对您登门拒而不见者已少之又少。属下敢断定,张邦立绝无此胆。”6寻义言辞肯定。

  搞了半天,还是明王妃身份,林素音立刻垂无语。

  6寻义也不管她在想什么,继续道:“见了他之后,您可以告诉她,杜先生是明珠青年社领袖,若真死在国朝手上,那青年社必将大乱,甚至被有心人利用投向蛮子也是大有可能,如此一来,明珠局势将彻底瘫痪!”

  “就说这些?”林素音沉声道:“难道他们会想不到这后果?”

  “娘娘须知,在国朝眼中,青年社算不得什么,根本不能和道门相比,明珠已经沦陷了,再乱一些,也影响不到大局,他们和们不一样,们扎根明珠,还没有放弃明珠,所以他们即使明白这个道理,也不会在乎。”6寻义眸中不由闪过几丝火星:“所以还请娘娘告诉张邦立,在殿下眼中,一个杜先生比他十个张邦立还重要,若他当真敢杀杜先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