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剑碎门牌(1/2)

加入书签

  “过年咯,放鞭炮咯!”

  伴随着孩子们沸腾欢呼,漆黑夜空中,第一道鞭炮炸响,随之漫天轰鸣!

  已然相距小镇很远墨白,驻足一处高地,在寒风中,默zhaishuyuan默zhaishuyuan凝望漆黑夜空中,一缕缕火光绽放。

  他视力很好,伴随着火光,能看到孩子们在鞭炮炸响时兴奋四处奔跑,随之被女人们拉到怀里,捂住他们耳朵情景!

  也看见有老人倚着门框,脸上被火光映出道道皱纹!

  还看到壮年汉子们三无成群,面含笑容,或蹲或站就在鞭炮不远处,驻足观望。

  墨白目光逐渐抬起,望向更远方,那里同样火光在空中雷武成舌,虽然已看不见那边人们模样,但想必,也与前方小镇相差不远吧!

  “除夕夜了……”墨白冷峻面孔逐渐放缓,寒风中原本锐利深沉眸也逐渐温和,嘴角喃喃一声,他身谢纵,跃上半山腰一颗老树,坐了下来。

  眼前万家灯火,鞭炮轰鸣,墨白却独自一人处深山,坐老树,静静凝望。

  很奇怪,这一刻墨白竟并不觉得孤独,嘴角边慢慢浮起浅浅笑意,足以证明他此时心情可能并不差。

  鞭炮声渐渐放缓,孩子们欢呼跑闹也逐渐平息,天地间再复宁静,就仿佛刚才那一幕只是幻觉一般。

  墨白却仍然没有离开老树,他依然静静凝望,因为鞭炮没了,孩子也不闹了,但那万家升起灯火却依然让他舍不得离开。

  只是短短一年而已,但墨白却感觉自己已经好久,好久没有看到这万家灯火,阖家团圆情景了。

  “会好,一定会好,保证……”墨白不知道在这颗老树上坐了多久之后,嘴角突然轻语!

  然后,身谢跃,平稳落地,最后看了一眼远方灯火,嘴角那缕浅笑彻底划开,眸中竟不知何时,似有晶莹在闪烁。

  抬头望了望高天,随即转身,凝望面前高山。

  嘴角笑一点点收敛,眼底晶莹也消失不见,身谢闪,人影消失不见。

  那祥和万家灯火,被他留在了他身后,心底越炽烈斗志,被他彻底绽放,凝聚在了身前。

  从未见墨白配剑,但此刻,那巍峨高山上,却似有一缕寒光,在伴随着一道凛冽身影电闪雷行!

  ……

  “竹叶门!”

  铁画银钩,尽显风骨三个大字,便如凌空而立在竹林为柱,飞叶做匾门户之上,端得是气势磅礴。

  即便此刻深夜,依然威严绽放。

  门柱之内,一排油灯从外之内,规则摆放,古朴而又神秘!

  此刻,正有两名青年弟子,盘膝坐在门柱油灯之下,似在闭目用功,虽有竹林做壁,可挡风寒,但这寒冬腊月里,两名弟子却衣衫单薄,安然若素,当真是令人一望便知其定不凡!

  果然是道家仙山,只是初一见这山门气象,便令人心中好生敬畏!

  不过很显然,再非凡气象,也不可能惊住此刻已经站在山门前,静默zhaishuyuan而立墨白。、

  寒风呼啸,一身黑衣墨白,手中不知何时,竟已持三尺青锋,正随着油灯幽光散寒意!

  当他衣襟随风飘舞,丝飞扬时,那山门前两名弟子,才似乎终于有所察觉。

  几乎同时睁眼,眸光中仍带着些许懵懂,看向竹林之外。

  “嗯?”见得眼前好似有一人持剑在手,无声无息站在他们不远之处山门之外,抬头望着山门牌匾,均是不自主出一声惊疑。

  很明显,他们有些愣,既惊讶于这么晚还有人来,也惊讶于来人竟到了跟前还不自知。

  两人对视一眼,当从对方眼中确信了确没有看错之后,立刻面色一变,立刻心知,能立于他们面前,他们却不知道,有这份修为,定乃高人驾临。

  急忙站起身来,同时朝着墨白躬身一礼:“不知哪位前辈驾临,弟子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声音清朗,恭敬!

  只是两人躬身,却无回音。

  二人不由抬头,这一次才总算看清了,前方竟似乎不是前辈,而是一青年而立,两人心中微松,但紧接着,两人目光几乎同时落在了墨白手中剑上。

  寒光闪烁,气势森冷!

  两人眼神同时眯起,再次对视一眼之后,直起了腰身,再次看向来人,却见那人微微仰,依然盯着那块牌匾,一动不动,他们难以看清墨白容貌!

  “不知是哪位道友,竟敢在山门之前持刃,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