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终除名!(1/2)

加入书签

  常坤右肩淌血,面色灰白摊到在地上,有宗师境上前搀扶,赶紧拿出药丹喂其服下:“掌教师兄,您……”

  灰暗面色再不见曾经红润,只剩下一双悲哀眸子,闪动着各种复杂神色,他喘着粗气,胸脯不时抖动,让那右肩血洞不断深处鲜红血液!

  “扶……扶……”常坤开口,却有血液不断自口鼻喷出,难说完整!

  “掌教……”数十宗师皆难以自抑,闭目辈语!

  有一宗师境,突然仰天咆哮:“吼!天欲灭,天欲灭啊……”

  “不……”常坤突然身谢震,左臂抬起。

  然而,却已来不及,那宗师已然身形飞起,一往无前,如利箭横空,直射那远方依然站立在远处,浑身光芒已收敛,右手之剑,仍插在一名宗师体内墨白。

  没有招式,没有闪烁身形,只有一往无前悲壮气势!

  墨白静立,他眸光依然如之前般淡漠而又冰冷,望着那奔袭而来宗师境,他仍然如先前一动不动,静待那剑光袭来。

  只是眨眼,只是片刻!

  只有这不知名宗师一人,没人跟随,他剑刺在了墨白身上!

  “咚!”金铁交鸣!

  墨白胸前血液渗出,却面不改色,只是冰冷注视着身前那刺不进去,正长剑微颤,满脸绝望宗师,缓缓抬起了手,抓住了胸前长剑,一点点自自己胸前小洞中取出。

  无数人眼望这一幕,只剩下绝望气息在回旋!

  墨白一言不,左掌放开长剑,缓缓抬起!

  “天欲灭竹叶门……”袭来宗师没逃,他手中长剑落地,口中再次念叨一声,闭上了双眼。

  “手下留情……快救……”常坤最后气力,红着双眼吼道!

  “砰!”然而,回应他却是宗门数十宗师默zhaishuyuan默zhaishuyuan站在原地,没有一人冲上去,一起望着那只刚才震撼了他们心灵手掌,覆盖在了那袭来宗师胸口。

  人影飞起,直射数十宗师眼前!

  有宗师飞身而起,接过,口中悲声大呼:“兰师弟!”

  然而,人已无回应,只望着天空,眼神绝望,嘴角咕噜两道血液,断断续续吐出一句话:“败了,败了……为何,为何,竹叶……无……真人……”

  气绝!

  所有人无声抬眸,或眼含热泪,或眼含仇恨,或眼含惊悚,或眼含绝望,抬眸望着前方那一人静立,万夫莫挡墨白。

  常坤气息越微弱了,他左臂撑地,也在看着墨白,此刻他,眼中已只剩下悔恨与绝望,或许还有那么一丝不可置信:“不应该,不应该,便是……真人,也做不到……”

  被所有人注视墨白,衣衫褴褛,一个个血洞昭示着刚才那一瞬间,他遭受过如何恐怖袭击。

  面色同样有着苍白,浑身刺目光芒亦早已不见,唯有那依然随风飞舞丝,依然展现着他方才绝世气魄与风采!

  气息有些紊乱,心跳也有些稳不住,但他面色却始终没有过半点惶然。

  望着眼前数十依然无损而立宗师,他似乎还和之前一般视若无物,这实力恐怖竹叶山,他从来时起,就始终稳若泰山。

  众宗师盯着他,他也看着他们,双方静默zhaishuyuan,都在等候最后结局。

  良久!

  还是墨白先动了,他手中剑缓缓从身侧尸体慢慢取出,他眸光也第一次看向了这场围攻中第一个死去宗师!

  一个很悲哀宗师,一身实力未曾得展,便出乎意料死在了墨白剑下。

  墨白看着他仍然睁着眼,知道他死不瞑目!

  不止墨白,其他人目光也看向了这位被称为连师兄存在,在那一刻,无论谁处于连师兄位置都不会想到墨白居然不躲也不挡掌教铁掌,反而一剑会刺向威胁并不如掌教大连师兄。

  他们心底却是越寒,连师兄确死冤,但同样,映衬出是墨白气魄与实力!

  他们目光再次放在墨白身上,尤其是常坤,眼底慢慢只剩下灰暗,原来,不是墨白疯了,是自己无知!

  他……

  他竟然根本就不怕自己成名铁掌,自己纵横天下铁掌,根本……废不了他!

  常坤闭目,泪水从眼角滑落!

  心志彻底被击垮了!

  不是他不努力,而是敌人太强大啊!

  拔出了剑,即便天地漆黑,但就算没有那微弱星光,众宗师目力也足以看清那剑上滴血寒光!

  这把剑,比之前越渗人了,即便是宗师,也为之胆寒!

  墨白微微垂,在星光下,他动了,并不快,只是一步,一步走向前方宗师。

  “踏!”一步!

  “踏踏踏……”

  很滑稽,伴随着他一步,突然前方便是一阵风起!

  墨白抬!

  那宗师们身后无数已经回过神来,慑慑抖弟子抬,全部看向了当场,再度震撼非常!

  一步!

  墨白一步,数十宗师竟然齐齐退步!

  “你,你们……”墨白不言,弟子不言,却有人言。

  那正抱着掌教那一位,眼睁睁看着同门竟然齐齐退去,将他与掌教暴露在了前面,顿时怒shubaojie火暴涨,急怒shubaojie瞪着诸位!

  没人回应!

  既无脸回应,也不敢面对他目光!

  常坤睁眼,却没看向他们,他眼底只剩下彻底悲哀,他望向了墨白!

  墨白继续向前,一步步走到他面前,静静看着他,手中剑扬起。

  “你,你,你……”那抱着掌教宗师脸色通红,盯着墨白,眼中愤怒shubaojie而又复杂,但很明显,他最终也没敢说一句完整话。

  “道有因果,你可认?”墨白声音不高。

  常坤一声惨笑,挣扎而起,颤颤巍巍摆脱身后宗师搀扶,直视墨白,用尽最后生命潜力,咳着血:“你还没赢!”

  墨白淡漠抬,手中剑抬起,临至其咽喉。

  常坤没躲,也躲不了了,却还是笑道:“杀了本座,竹叶门也还在,还有宗师四十,弟子上千……”

  墨白任他咳血续言,却目光瞟视一眼,看向他身后,常坤陡然身谢僵,最后一口血气也只能退下。

  他不用回头,便知,最后一位陪着自己宗师也退后了。

  他目光低垂,看向那先前冲向墨白被斩杀宗师,然后抬望天,双膝一软,朝着墨白跪下,头却依然望天:“败了……竹叶门,没了!”

  “掌教!”他身后终于还是有宗师忍不住了,眼含热泪踏前一步,口中辈呼!

  常坤却没有回头,只是抬手,阻止他过来。

  他缓缓冲着墨白艰难跪拜,三个大礼过后,他已奄奄一息,却挣扎着,用眼底最后光芒道:“殿下,罪在常坤,求殿下开恩,竹叶门众子弟是无辜,求殿下放他们一条生路!”

  “掌教!”

  众长老还是不得不动容了。

  然而,墨白声音却依然那么冰冷:“百姓艰难,却仍对尔等敬奉有加!尔等却空图容享,一不建功于国,二不护持百姓,反而祸乱江山,为害众生!留之……又有何用?”

  “不!”常坤豁然抬,声音却已微弱:“有用,有用,殿下开恩,他们能为殿下所用,能……赎……罪……”

  话未说完,他口中却是一口心头血喷溅,洒落墨白鞋底!

  看着他最后一口气,墨白不语。

  常坤嘴角用力吸着气,还想说话,但很显然已经做不到了,最后只得再是惨笑一声,用尽全身力气,扬起头,将自己喉头狠狠朝着墨白依然指着他剑尖一顶……

  ……

  天色已然将明!

  常坤级,便在脚边!

  身前是一位位神色复杂宗师境,悲哀无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