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先跪着吧(1/2)

加入书签

  见皇后始终不开口,定武眉头是越皱越紧,心头对兰妃善解人意喜欢,又有些苦恼,何必要多此一举呢,如今僵持在此处,当然,对皇后,他心里自然还是有些不悦,倒说不上怨愤,但对她在今日这场合,如此不顾全自己脸面,心头有些沉闷。

  若是其他人,他可以雷霆对之,但对皇后,他不行,不止是皇后身份,更是因为当年送老六上路一事,他无法释怀,尤其是太子死后,他很难面对皇后,毕竟是人,对其他人可以无视,但对结走来妻,他总不可能无视,很多时候,他宁愿逃避,不见。

  兰妃并不惊,她不止了解陛下,也同样了解皇后,皇后不出声,就任她跪着,她并不意外,她从来没有小视过这位地位与威严,即使她多年不声。

  所以她再次开口了,她话本来就未完,之所以跪在这里一阵不开口,只是让陛下看到她艰难处境,让陛下对她心中多一份愧意与怜惜,毕竟她是为了陛下在被皇后责罚。

  当然不可能长久僵持下去,所以她又道:“姐姐,妹妹知道,姐姐今日之罚,乃是出于妹妹当日与明王妃之间些许误会……”

  此言一出,几乎满殿皆惊,所有人心中倒吸一口凉气,这兰妃太狠了,居然要将事闹大……

  这不止是针对皇后要报一箭之仇,这是剑柄对准了老六!

  就连定武也是刹那眸光一抬,眼中陡然威严数分!

  看来林素音这个名字,在他心头分量不轻,或者说,但凡与林老贼有关系名字,都会刹那激起他嗜血恨意。

  老宫女眼中也是陡然一厉,低下头,再次死死盯着兰妃,这一次,她甚至难以掩饰眸中火光,清晰可见,带着杀意。

  这目光太凌厉,兰妃一惊,看了一眼老宫女,却未再理会,这人身份她知道,她不可能分心去与她一般见识,只是可怜兮兮看着皇后,只见皇后一直静默zhaishuyuan眸子,也终于焦距汇集,一刹那间兰妃不由身躯一颤,这一刹那,她在皇后眼中看到了与那老宫女一样意味。

  她知道那是血光,是杀意,是,这一刹那她心底恐惧了,从来只是忌惮皇后她,这一刻她心里颤抖了一瞬,人名,树影,一朝皇后多年,即便兰妃敢与她争宠,但当真要分生死,她心中又怎会有底气能赢?

  但却只是片刻,皇后眸光又静默zhaishuyuan下来,她心中一松,才继续开口道:“还请姐姐一定相信,那日妹妹与明王妃初见,故不由多看了两眼,话语了几句,绝对不存丝毫为难之心,是却不想,那日见明王妃言行举止皆有异常之处,妹妹心忧乃是其在民间已久,而且家中长辈又……”

  说到这里,她一顿,似意识到了什么,连忙略过,但意思众人听清楚,不就是说,家中长辈都是国贼,又哪里来好家教,这一点满殿之人,肯定无人敢在定武面前反驳。

  兰妃继续道:“妹妹眼见于此,故而便多言了几句,语气或许太过严厉了些。”说到这儿,她抬头看向皇后,语调提高,并且有指天誓意思:“但请姐姐明察,妹妹真只是出于天家仪态,才少言了几句,绝没有冒犯姐姐之意,妹妹深知明王妃乃是居住姐姐宫中,自有姐姐亲身教导,妹妹岂敢擅自逾越分毫,不过妹妹也知罪,妹妹才疏学浅,不敢跟姐姐相比,不想妹妹宫中却有一宫人因见明王妃对妹妹说了几句有些,有些……不赞同,故而竟敢大胆冒犯明王妃,还请姐姐大量,千万恕罪,妹妹深知教导约束宫人不利,该当重罚,本应立刻便去姐姐宫中请罪,听候落,可却不想妹妹在宫里从未见过血腥杀伐,当日亲眼看着明王妃手下护卫宗师就在妹妹面前仗剑斩杀那宫人于当场可怕场面,一时惊吓过度,晕厥了过去。延误了去向姐姐请罪,今日妹妹便向姐姐请罪,妹妹真知道错了,今后定当严格教导约束宫中之人,请姐姐万万开恩,妹妹定引以为戒,绝不敢再犯!”

  说到这儿,兰妃冲着皇后叩,低伏不起。

  满殿中人眸光定在她身上,皆是心神激荡,没有人能提前下想到,皇后与兰妃这酝酿已久争斗,竟会在今天爆开。

  更未想到,这兰妃居然当真敢赤膊上阵,这哪里只是报刚才那一耳光,众人绝对相信,这位恐怕准备已久,早就有心要与皇后彻底一战,不是你死就是活了。

  没人不清楚,皇后真正底气,不是后位,而是老六。

  有没有老留,她或许后位都不会动,但若没有老六,她便只是身居后位而已,就如从前,兰妃依然独尊后宫,皇后沉默zhaishuyuan不语。

  兰妃叩,皇后依然没有回应,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