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这人生,如此操蛋(1/2)

加入书签

  只论投胎这活儿手艺话,遍fanwai访世间,恐怕还真没多少人敢和墨白比肩。

  纵然“明王”这单凭称呼,便可想到,定是贵不可言身份,也真不能给墨白多少震撼。

  甚至根本就不能在心底激起多大涟漪。

  不是他淡泊名利,而是就看家世话,墨白前世虽名不敢称王,但真论起来,却还真未必比不上一个皇室庶子!

  何况,还是一个在乱世中,已经风雨飘摇皇室庶子!

  不过啊,光会投胎这手艺,很明显是不够啊。

  就像“明王”他也很会投胎了,算是贵不可言。

  可却在洞房花烛夜,走上人生巅峰当口,却突然就被人给揍死了,还死很惨……

  但墨白也不能笑话他,毕竟论悲惨,他同样也未必就比明王幸之……

  ……

  高楼大厦直冲云巅,钢铁洪流飞奔驰!

  山珍海味,绫罗绸缎,应有尽有。

  这和平盛世,歌舞升平,生在权贵之家,便真可谓注定了一世雍容!

  可是,命格虽好,墨白却无福消受。

  先天体弱,生来病绝!

  不及享一日人间乐事,便开始在痛苦中煎熬,未能下地,便在家人怀抱里,千山万水遍fanwai访名医。

  最终,却束手无策,甚至连病因都无法查探出,就眼看着过不了周岁!

  而唯一希望,却令至亲洒泪不忍。

  但,最终却也没有办法,不得不抱着绝望中最后一点亮光,将他送到了恩师身边。

  从此,他别了这繁花似锦红尘盛世……

  一日日,一年年,山流水转,年华经纶!

  寒冬酷暑时节,墨白安坐居于名山古刹,习练医经武技,吞吐日月之精华,以求保命。

  春花秋月,泥土芬芳,便随师父行走于山林荒野,采摘稀有之珍药,调体度命!

  冬去春来,眨眼三十载!

  那权威惊世,那富贵如云,竟似乎与命格贵不可言他,再没有了什么关系。

  从少年到青年,他清苦而平和,虽病痛一次比一次难熬,但他却从未想过要放弃。

  尽管师父从来没有对他说过一句“你会好!”

  师父只是对他说“命数天定,虽强求不得,但人不可不争!”

  这句话,他认同,并且真做到了极致。

  在没有希望岁月中,他一次次度过那难以忍受病痛折磨,最终于不可能之间,竟争得了三十光阴!

  其实,就算没有这句话,他也没有想过放弃。

  就算像他这般活着,死,或者是一种幸福。

  但他也并非没有留恋,虽常年不在父母家人身边,但他每当身体稍稍硬朗,回家之时,家人眼里那深沉怜爱以及欢喜……

  他割舍不了,多陪一天总是好。

  数十年间,虽然确实凄苦,但他其实并不悲观。相反,他一生,极少会有怨天尤人时候,反而,还很乐观。

  这或许是从小居于钟灵景秀之地,所养出来淡然之气,也可能是曾随师父赴名山时,一位高僧曾对他说过一句话影响。

  “今生苦渡,是为前世还债,也为来生积福!”也许真是环境所致,墨白确需要一些支撑,他愿意相信这句话。

  信仰,有时候真能够给人强大力量,至此,他不但活着,还活极为充实。

  数十载光阴之中,他与天奔命,闲来之时,也学一生本领,其中又尤以医术为甚,这源于他自己病痛,也源于他为来生积福信念。

  说来可叹,生命之火在风中摇曳,却尚处幼龄,便已拿脉开方,替世人度恶疾。

  至他二十之龄,师父便已无需出山,直到仙逝,均再未出手。

  而这十数年间,他真可谓活人无数,积得深厚福报!

  这一生,也不算虚度了。

  但说实话,在闭眼之前,他心里还是有点遗憾。

  他纵使看淡了生死,但从小到大,却也并非没有想过繁华!

  他也时常思考,甚至会有冲动,若身体条件稍好一些,他也很想行走于繁华闹市之间,看看这人世繁华。

  最好还能有一段令人心动旷世情缘,在这人间轰轰烈烈走上一遭……

  那样该多好啊!

  但,他终究至死也未能入红尘。

  “今生苦渡,是为前世还债,也为来生积福!”

  这句话,是他一辈子很重要信仰支撑,也是他闭眼之前,虽然平静,但依然向往。

  ……………………

  ……

  光影缓缓淡去,墨白静静躺在床上呆,好一会之后,他眸光才再次清澈。

  前尘俗世,不管愿不愿意,都已远去。

  还好,他本就淡然。

  微微侧目,眼睛里开始灵光波动,他偏头,望向了门口。

  似乎在静静感受着门外动静。

  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