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方药有效,医者无德(1/2)

加入书签

  那老宫女更是盯着墨白,眼里一瞬间便是疑惑大起,当初殿下带回来时,可以说是查了个底儿掉。

  而今日,他又是得遇名医,又是识文断字,这究竟为何?

  倒不可能想到明王已非原身这么荒谬事,而是搞不懂这明王如此说话,到底是想干什么?

  “民间之时,儿臣便已识字!”墨白没办法,只能继续顶下去。

  倒还好,皇后似乎对其中究竟并未注意,反而声音里隐隐含有怒shubaojie意:“这么说,你之前说不识字,是在故意欺瞒本宫?一直以来为你请先生教学,你无丝毫尊重,也是故意做给本宫看?”

  凤威凝聚,皇后只是静坐上方,却让整个大殿所有人呼吸都不敢再放肆。

  凝重气氛刹那间便弥漫整个宫殿,墨白着实心头无语,却能咋滴,只能一把跪下:“请母后恕罪!”

  他连解释都不知该如何解释,只能含糊其事。

  皇后盯着他跪下身影,凝眸半响,最终声音低沉对一边老宫女道:“去,就为皇儿,取来药方,本宫倒要看看皇儿究竟是真早已通文采,却硬是欺瞒了本宫两年之久,让本宫日夜为之焦心!”

  “娘娘息怒shubaojie!”老宫女见皇后越怒shubaojie起,顿时躬身安抚。

  “去!”然,皇后却当真是怒shubaojie了,一声清叱!

  “是!老奴这就去,这就去!”老宫女再不敢多嘴,连忙躬身而退。

  但走前却是盯了一眼那跪地墨白,心中默zhaishuyuan道:“这明王怎能做这种事,娘娘本就担忧其总念着那民间养母,而与自己不亲。如今闻得他连如此大事都故意欺瞒,以示亲母不满,娘娘岂能不大怒shubaojie?”

  墨白跪在地上,却是心下无奈啊,他只是想给皇后治病啊。

  却不想最后竟让皇后怒shubaojie极,但无奈他只能垂头,错过了今日,她不知生死,未必还有机会为皇后诊治。

  便让她不喜吧,墨白心头微微定下,其实他也并不多么在乎这些,毕竟没有什么所谓,明日过后,是生是死,也不知道。

  即便有生路,短时间之内,他恐怕也只能做个死人,不会露面了,完成目便好。

  “皇儿,你对母后有怨?”皇后气息半响才平复,缓缓又开口道。

  墨白跪着垂头,应付着道:“母后,儿臣不孝,之前只是性子顽劣,并非有意激怒shubaojie母后。今日儿臣便要离开,却心下不安,母后腿疾难受,儿臣这一去不知何日才能归来,想及此,便是愧疚至极,故无论母后如何责罚,儿臣都定要为母后诊只番,若当真能除了母后这病忧,儿臣便心满意足!”

  这一番话,当真说极为漂亮。

  所以说啊,这墨白其实本就是聪慧之人,无需观全貌,却能随机应变,说谎,也是医者必备本事之一。

  墨白心思其实纯净,只因虽说谎,却从无坏心。

  曾无数次骗父母不疼,骗师傅还能撑住,骗病人没有大碍……

  皇后脸色几乎肉眼可变得缓和下来,哪个母亲听到儿子至诚孝心,能不感动?

  明知要受罚,却依然要为她诊病。

  无论是不是真有这本事,也足以令皇后觉得养了这个儿子,值了!

  但,到底是母亲,却不会对他欺瞒一事这么快放过,依然沉声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