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究竟怎么回事(1/2)

加入书签

  “娘娘,安华,安华惭愧,不敢当娘娘赞誉,还请娘娘收回成命!”安华还是不敢收。

  “你这丫头!”皇后笑笑,将钗子递给老宫女,示意让她交给安华,便道:“走吧!”

  皇后有命,那安华不收也得收,老宫女将钗子塞到安华手里,安华双手捧着钗子,欲哭无泪,脑袋懵!

  然而,突然又只听到已经起轿皇后传来声音:“你那刺绣本宫也着实喜爱紧,可既是献予陛下之物,本宫便不敢讨要了,却不知等你手上伤好之后,能否也能来本宫这里,为本宫也刺上一副,让本宫也见识一下皇家娇女心灵手巧……”

  安华耳边犹如天雷一震,整个人仿佛受了难以想象惊吓,眼睁睁望着皇后离去后,双目一翻白,直接吓晕了。

  ………………

  “此事当真?你确定竹叶门已灭?”匆匆赶回御书房中定武帝,此刻是当真无心再理会后宫那些事了,进得门来,不待内侍上茶,甚至不待君臣坐下,便双眸精光直射盯着张邦立,直接开口急声再次确认道。

  张邦立岂能不知此事给陛下震动有多大,也顾不上行礼,直接便冲着定武重重点头:“确定,绝不会有误,就是天亮之前生事,据目前得到最新消息,就在天亮之后,明王府人马已经上山,接管整个竹叶门!”

  “明王府接管……常坤呢?那些宗师长老呢?竹叶门现在什么情况?”定武帝重复念叨了一句张邦立话,似乎在确认这句话所代表意思,随即呼吸顿了一下,急忙抬头追问道。

  问起常坤,张邦立也是深吸了一口气,眼中止不住惊色,看得出他到现在也还没平静,口道:“常坤已在明王剑下伏诛!”

  他话音一落,便清晰察觉到定武盯着他那双眼眸深处,刹那光芒大放,灿若星辰,定武死盯着张邦立,一动不动!

  张邦立再次深吸一口气:“确定,他已死,不止是掌教常坤,还有胡天伦等三位掌权高层,两位宗师元老也在昨夜死在了明王手上,余者数十位宗师皆被明王所伤!”

  听到这里,定武帝狠狠一握拳头,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畅快,狠狠一拳捶在桌面上,眼中冷酷万千道:“乱臣贼子,朕一再给你们机会,你们却不知珍惜,欲行谋逆之举,今日结局,就是你们胆敢与朕作对下场!!”

  张邦立听着定武这压抑许久一口恶气重重吐出声音,心中也是为陛下高兴,这竹叶门掌教常坤,多年来对国朝是阳奉阴违,更是曾在内战之时,伙同上清山,悄然助力林氏叛军,此事早已令陛下光火,曾几次想要召其掌教常坤入殿,摆出鸿门宴敲打一番,却不想这常坤竟敢称病不来,陛下对此人算是早已死心,但却苦于牵一而动全身,故而只得暗中图谋,但奈何国势艰难,道人们一个个并不敬畏国朝,国朝想要渗透竹叶门,难度太大,这才一忍再忍,等待时机。

  如今,这常坤死了,也算是让陛下心中终于舒畅了些。

  常坤已死,长老伏诛,那明王府掌控了竹叶山怕是当真了,心里有了底,他才缓了缓心智,慢慢坐了下来,开始追问细节:“具体怎么回事,老六不是在明珠吗?他怎么会一夜之间千里奔袭竹叶门,还有他带了多少人马,都是什么人,竹叶门宗师数十,弟子数百上千,更有常坤这等绝顶高手坐镇,老六究竟如何做到?”

  问到这里,定武又盯着张邦立,眉头一皱,明显有不满:“如此大事,既是昨夜便已生,你却到此时才来报予朕知,张邦立,你最近究竟在干什么?是不是哪天,敌人杀到朕寝宫来了,还要朕去通知你来救驾不成?”

  张邦立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额头冷汗说流就流!

  定武这话语气并不重,可很明显,这种责斥已经不是张邦立能承受。

  不过张邦立却是诚心领受这重责,确实不怪定武帝不信任他,最近一段时间,他工作效率确是太过低下,每每都是事之后,他还没得到消息,这确是渎职了。

  到底还是近臣,见张邦立这样,定武又摆了摆手,所以说任人唯亲,对嫡系太过宽容,既可以算定武优点,让他有一些可以为他卖命手下,但也同样是他缺点,如张邦立这般几次三番工作效率跟不上,实际上并非申斥两句,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