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后知后觉(1/2)

加入书签

  竹叶门,在京掌事黄深,一大早便已衣装整齐,此刻正立于院中,负手于后,略微仰头望着刚刚方明天际沉思,一阵寒风吹过,他衣炔猎猎作响,初初一看,当是一派世外高人潇洒之态。

  只是若细细一观,却又会现,他那略扬起头颅之上,正是两道眉峰紧缩,神色严肃,瞳孔中似有愁结闪动。

  似乎,这新年,他过并不算如意。

  独自站了一会,身后突有声响传来,还未等他回头,便闻一道苍老声响传来:“师弟!”

  闻声,黄深立刻转身望去,却只见一头脸之上还缠着纱布,只余一双满是阴沉眸光眼睛在外,此刻正一步步,略显蹒跚朝他走来。

  见状,黄深连忙快走几步,身形闪动,便迎了上去问道:“师兄伤势未愈,正当多做静养,怎便出来了?”

  “无妨!”提起伤势,那有伤老者眸光之中,便更是阴厉了,一抬手便道:“就凭区区一凡俗蝼蚁,也配与老夫同归于尽,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老夫没事,一点小伤,无阻挂齿!”

  黄深听着这话,再看着他满脸纱布,想着那纱布底下,早已面目全非模样,不由嘴角狠狠一抽,安慰道:“师兄说是,若非那贼子阴谋暗算,岂能与师兄相提并论,便是被炸灰飞烟灭,也不过是螳臂当车罢了,师兄放心,师弟已经着人加紧查探那贼子底细,胆敢暗算师兄,便是死了,咱们也必让他在黄泉之下后悔……”

  听他们对话,原来此有伤之人,竟是当日对杜鹃出手那最后炸伤宗师。

  也端是他厉害,那么剧烈爆炸,当时这位正当其冲,如今看这位居然还活在世上,虽然伤成如此模样,却也当真是了不得了。

  不过这位虽然活了下来,却恐怕不会自以为荣,反而认为是奇耻大辱,尤其是事后更因伤重,被国朝兵士五花大绑拿下,街行闹市,关入大牢中,身为宗师,何曾受过如此欺辱,当真是恨不能屠天杀地,方才能一解恨意。

  而且,这也就罢了,出来之后,却又有黄庭府那边派了一师者来问候,却是当着他面笑吟吟送给他药材“当归”。话语中,更是字里行间,对他极尽冷嘲热讽之羞辱,当真是令他羞愤欲绝,恨意满天!

  每每想到,一个宗师栽在一众蝼蚁手中笑话定将道门传遍fanwai,而他就是主角,他就恨欲狂,,此生无他愿,只愿报仇雪恨,洗刷这份耻辱。

  可明王府,他虽恨狂,却别说是如今伤重他,就算是完好他,也只能是有心无力,但他总得做点什么,先出一口气也好。

  这就是他不顾伤重需修养,此刻也来找黄深目,目光炯炯望着黄深:“老夫听说,黄庭府竟然准备在今日上清山之年宴上,各家同门面前,对竹叶门难,可确有其事?”

  “师兄也听说了?”黄深一顿,随之脸上也是愁容一闪,摇头苦笑道:“虽是传言,按理所黄庭府不至于如此不识大体,但如今黄庭府在京主事,却是秦泰之那老匹夫,此人行事素来混账,怕是当真能够做出来啊!”

  “还真是欺人太甚!”老者俗家姓赵,人称赵师,此刻找宗师眼中杀意丝毫不掩饰,盯着黄深直接问道:“若当真如此,师弟准备如何应对?”

  黄深苦笑,摇摇头:“师弟也正自头疼,待会诸多同道皆在场,若是猜不错,黄庭府必会寻衅,令其门中弟子,向竹叶门弟子以演武之名挑战,为诸位同道助兴。”

  “好!”赵师闻言大喝一声:“竹叶门还怕了他黄庭府不成,师弟,今日你同去,老夫道要看看,今日竹叶门将他们打爬不起来时候,他们还敢对老夫不敬?”

  “额!”黄深当场头大,连连摆手摇头,劝道:“师兄有伤在身……”

  “嗯?”赵师眼神顿时一变,死死盯着黄深:“老夫已经说了,伤势无碍,师弟莫非也认为老夫会真被一蝼蚁暗算到卧床不起地步?”

  糟糕!

  黄深心知,这位师兄怕是魔障了,说不得便是一阵赔礼:“师兄说到哪里去了,别人不知道,师弟还不知师兄本事吗?想当年,师兄纵横天下……”

  好一阵安抚,才算将老者那随时爆炸眸光给安抚下来,这才再次劝导:“师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