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冲突(1/2)

加入书签

  年初一上清山驻地,很是热闹。

  平日难得一见道家高人,毫不理会那扑面寒风,此时正三五成群,在此共聚一堂。

  先有冲玄迎客,后又真人之嫡女梅云清亲自出面礼待,引得诸道门内,无论老辈高人,还是后辈杰出,皆是一阵受宠若惊。

  一番见礼后,便是笑语阵阵,气氛一片热烈。

  也不知凑巧不凑巧,竹叶门黄深已很是注意,却不想最终竟还是和那黄庭府秦泰之所带队伍,几乎前后脚到达当场。

  门口迎客弟子本来先见竹叶门一行下马,欲高呼客到,但又见秦泰之身谢闪,后先至,二话不说便毫不客气直接挡在了黄深前面,仿若根本未见竹叶门先至一般,视若无睹负手站在门口,对着身后弟子冷哼道:“走,随本座入内!”

  其话音一落,落后几个身位诸青年弟子,顿时应命,唰唰唰直接便挤了上前,与那竹叶门一众弟子并立。

  门口地方就那么大,竹叶门弟子更是本来就多,这黄庭府想要靠前,自是免不了与竹叶门弟子肢体接触。

  竹叶门弟子眼见这一幕,哪里不当场火冒三丈,虽碍于师长尚未开口,不敢直接拔剑,但也是立刻就黑了脸,一阵不服。

  当时门口就乱了,一派剑拔弩张之势,黄深是不欲与这混人闹将起来,但此时大庭广众之下,又岂能受此大辱,正要说话,便陡闻身边师兄一声厉喝:“哪里来匹夫,竟敢如此无礼,当老夫这三尺青锋染不得血么……”

  “好大口气,老夫还道是哪位高人莅临,却不想,竟是一藏头露尾,无脸见人之辈!”秦泰之负手而立,闻言,微微侧头,神色不屑瞥了一眼头面还缠着纱布赵师,嗤笑一声后,随之脸色又一冷,语气冰凉道:“癞蛤蟆打哈欠,不知天高地厚,敢在老夫面前逞凶,还是先看看自己能否拔得动剑再说吧!”

  “你……”赵师当场气浑身颤抖,锵一声,手中剑便已出鞘。

  “放肆!”秦泰之眼神当场一厉,冲着赵师便是一吼,浑身气势暴涨:“敢冲老夫拔剑,当老夫不敢送你一程么?”

  他身边一众弟子眼见此,此刻哪里还顾得对方是什么宗师,二话不说,也是当场拔剑,剑指竹叶门一众。

  竹叶门弟子自也无二话,当场持剑出鞘,顷刻间便真剑拔弩张,只待一声令下,便要血染当场了。

  如此大动静,无需禀报,院内诸提前到同道,以及方才刚刚陪客入场冲玄,自是立马察觉到出事了。

  冲玄急急回望一眼,正见门口弟子飞奔而来禀报,一听是那两家闹将了起来,冲玄顿时脸色一黑。

  他上清山眼睛盯着玉清、太清山那边,随时准备挖墙脚,他又如何不知此刻也不知那两家,甚至四大家也不知正派了多少眼睛在盯着上清山这边。

  若这黄庭府和竹叶门今日真在这大门口拔剑斗了起来,那乐子可就大了,他不用想也知,其余几家绝不会好心劝和,怕是下一刻就要动手瓦解上清山阵线联盟,更何况还有国朝正在虎fuguodupro视眈眈。

  “真是混账!”冲玄哪还来及细想,脸色乌青一片,强做笑容,安抚了一声来客,便闪身飞跃,直奔门口。

  屋内诸客眼见于此,哪里还不知生了什么事。

  却奈何,上座之上正有梅云清镇压局面,故也只能忍耐,没有跟随冲玄去瞧热闹,一个个打着哈哈,只做未知。

  但那眼神里,却明显心思各异。

  “怕是有好戏看了!”大家对视间,尽传此意。

  话说冲玄还未至门口,便陡然只闻黄深冰冷声音响起:“秦泰之,今日乃是上清山邀宴,莫要再无理取闹,是非区直,老夫不欲与你这匹夫计较,上清山自会辩个公道。念在等宗门,一项同气连枝,不愿真伤和气份上,老夫在此奉劝你一句,最好收敛一些,休以为舞刀弄剑,能吓唬谁来?竹叶门开山数百年,也还从未曾惧过谁来,你若当真不识好歹,老夫手中之剑,却也可杀人!”

  说罢,他身谢挺,对着诸同门大喝一声:“收剑,且随老夫入内拜山!”

  话音落,他身谢晃,人已在秦泰之身前,昂阔步,正待进门,却只见秦泰之又是身谢闪,再次拦在他面前,同样是面色冰冷道:“你竹叶门威风,竟敢耍到黄庭府头上来了,老夫还道,尔之前何敢做出如此下作之事,竟敢在黄

章节目录